谢菲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又很长的梦。

  她梦到自己又变成了小孩子,有个大人一直牵着自己。

  谢菲很开心,时而菜花,时而追逐蝴蝶。

  当让谢菲很沮丧的是,她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她可以很确定,那个大人是个男人。谢菲想要叫他“爸爸”,但她有发现,那个男人身上完全没有父亲的气息。

  但他,还一直守护着年幼的自己。

  ……

  谢菲幽幽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床上,关于昨天的事,她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罗天?你怎么在这里?”

  谢菲脸色微红,吃惊的看着正在床边睡觉的罗天。

  罗天睁开眼睛,笑了笑,说道:“你醒过来了?”

  “我……,我们昨天睡一起了吗?”谢菲脸红的像苹果一样。

  “额!”

  罗天眨了眨眼睛,这个话,他听着怎么味道越来越怪。

  “咚,咚,咚”。

  这时,房间门被人敲响。

  罗天和谢菲同时喊道:“进来!”

  楚娇推开房门,发现罗天和谢菲躺在同一张床上,都是用睡觉的姿态,不过让楚娇放心一点的是,两人都穿着衣服。

  “老师,哥哥,该吃早饭了!”楚娇低声说道。

  罗天笑了笑,挥手道:“马上来!”

  说着,他便起身了。

  谢菲也想要起身,但她神色突然一僵,然后红着连对罗天说道:“你先出去!”

  罗天努努嘴,心中暗道,明明穿着衣服!

  不过,睡觉刚醒的女人是惹不得的,罗天深谙这个道理。

  伸着懒腰,出了卧室门,罗天用楚娇临时买到的牙刷等洗簌用品,洗刷了一边。

  几分钟后,当谢菲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罗天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赶出来了。

  因为这个女人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换了一套衣服,又补了个淡妆。

  “吃饭吧!”

  谢菲坐下来,安静的说道。

  林小离愣了愣,忙问道:“老师,你好了?”

  谢菲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问道:“我有什么问题吗?”

  林小离和楚娇不名所以,两人对视一眼,连忙摇头,说道:“没事,没事,老师好着呢!”

  她们两个是知道谢菲昨晚受了很大精神创伤的,但既然谢菲已经忘记昨天的事了,那么她们自然不会去提及。

  罗天笑了笑,这一切当然是昨晚他的功劳。

  不过也因为昨晚劳累过度,他在后半夜已经睡着了。

  “对了,菲菲,那个骗了你的人渣叫什么?”罗天吃了一口包子,好奇的问道。

  菲菲?

  林小离和楚娇更加错愕了。

  “你确定他们昨晚什么都没干吗?”林小离凑到楚娇耳边,焦急的问道。

  楚娇红着脸摇头。

  谢菲却像是对这个称呼非常自然一样,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叫刘善明,我大学同学!”

  “嗯,知道了!”

  罗天点了点头。

  很快,几人吃完了早餐。

  林小离和楚娇要回去上课,而谢菲也要回去教书。

  罗天和月月也很干脆的上了桑塔纳离开,不过临走时,林小离要了月月的联系方式,而月月居然直接给了她基地的联系方式。

  这下,罗天更雀帝月月是要收林小离为徒弟的念头了。

  离开了燕京大学,破旧的桑塔纳行驶在京都的豪华大道。

  不时引来无数价值百来万的豪车鄙视的目光。

  罗天一脸无所谓。

  “现在去哪里?”月月冷淡问道,车外那些鄙视的目光,她同样视若无物。因为在她看来,这个世界的废物只分两种,值得杀和不值得杀的废物。

  而外面那些,显然是不值得杀的废物。

  “你送我去后街一趟,然后你去罗家,王倩倩已经来了京都,今天就要开始给我爷爷炼药,麻烦你帮我看着!”

  关于今天的行程安排,昨夜罗天已经跟叶语彤在电话里商量过。

  月月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车头一转,也不用罗天指路,直接开进了京都最有名的一个区域,“后街”!

  后街有个说法,叫古京都,意思是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按照京都古时候的样子存在的。

  在这里,没有机动车,没有霓虹灯。

  有的只是遛鸟,下象棋的闲人,开店做生意的,也只是买满古玩字画瓷器之类。

  而后街最有名气的建筑,不是什么高楼大厦,而是一座仿古的茶楼。

  在这里,有店小二,没有服务员。

  在这里,玩手机会被人鄙视,听茶楼高台上的说书先生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还有下三滥的荤段子才是高雅。

  “爷,您几位?”

  一位穿着古装的店小二见到一位气宇轩昂的客人走进来,立刻笑开了花。

  “马一坤在吗?”罗天淡淡的问道。

  店小二一愣,“您找马爷?”

  罗天微微颔首,随后掏出十张红钞票,递给店小二。

  店小二接到了钱,脸上笑的更加开心,说动啊:“爷,您四楼请,马爷正在四楼天子一号房听昆曲呢!”

  “哟呵,马一坤也开始装雅人了啊?”

  罗天玩味似的笑了笑。

  店小二只得讪笑一声,这种话,他哪敢接口,万一被人传到马爷耳中,他丢工作不说,指不定还要打断两条腿。

  罗天踏上木制的楼梯,一路上到四楼雅间。

  房间内,依依传来唱曲人的声音。

  “好!”

  很快,房间内也传来鼓掌的声音,听声音,好像起码有十来个人,然后是一个声音粗犷的男子说了一声“赏!”

  随即,有个店小二用尖细的声音说道:“马爷,赏芳龄花现金五万块!”

  罗天听到这里,嘴角轻轻翘起。

  “嘭!”

  罗天一脚踹开房门。

  包厢内,顿时安静了下。

  罗天在房间内扫了一眼,十几个短衣衬衫打扮的男子,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个光头中年男子。

  而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有个小戏台,上面有三个画着昆曲脸谱的人。

  大家愣愣的看着罗天。

  知道有个身材矮小,但目光精悍的人突然站出来,大怒道::“他特么的知不知道这里谁在听戏,谁让你闯进来的!”

  底下的人立刻反应过来,顿时磨拳霍霍,想要给大佬撑场面。

  但很快,让人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马一坤直接站起来,一巴掌扇到那个叫嚣要打罗天的人的脸上。

  “平时要你们凶,跟个太监一样,现在老子朋友来了,你们一个个就像条狗一样,想咬人啊?”马一坤大骂道。

  罗天笑了笑,说道:“你知道我是谁?”

  马一坤浑身一颤,然后在众人更加惊讶的目光中,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罗天冷笑一声,“你倒是把古人的仪式全学活了,连下跪都这么利索!”

  马一坤连忙磕头求饶道:“爷,您听我说,我手底下人不知道您是……”

  “停!”

  罗天可不想现在暴露自己的身份。

  原本他还想,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用武力让马一坤把刘善明交出来,但既然马一坤还记得自己,那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毕竟,罗天也不是个暴躁狂。

  “我来找你要个人!”罗天直接说道。

  马一坤立刻说道:“要谁您直接说,台上那个怎么样?”

  罗天撇了眼戏台,看到那个穿着戏服的人喉咙上明显有个喉结,心中顿时有些恶心。

  “老子要找的人名叫刘善明!”罗天厌恶着说道。

  “刘善明?刘善明是谁?”

  马一坤先是一愣,随即他连忙看着自己的手下。

  一名头脑比较灵光的手下立刻说道:“爷,就是那个经常在你场子里,斗蛐蛐的那个,昨天还拿了个小比赛冠军!”

  马一坤恍然大悟的说道:“吗的,是那小子,给老子抓过来!”

  说着额,也不用马一坤再仔细吩咐了,他的两个手下已经出了房间,风风火火的要去抓人。

  房间内的气氛突然有些压抑,但这股压抑去来自罗天一人。

  “爷,您过来坐?”马一坤陪笑着说道。

  罗天也不好佛了他的面子,点了点头,随意的坐在一张椅子上,然后对马一坤说道:“站起来吧,动不动就下跪像什么样!”

  马一坤立刻小刀:“没事,我天生的软骨病,见到像爷这样的人,就动不动哆嗦。”

  说着,马一坤又朝戏台那边打了个响指,叫嚷道:“都特么瞎啊,我大哥在这呢,拿出吃奶的力气来,唱最好听的!”

  “停,我不爱听戏!”

  罗天并不是不喜欢昆曲,而是一想到戏台上那个居然是马一坤的“姘头”,他心里就一阵恶心。

  “那行,爷,我们不听戏!”

  马一坤连忙赔笑道。

  罗天玩味似的看会马一坤,说道:“你怎么还认识我?”

  马一坤扫了眼他那些手下,手底下的小弟们很识趣的纷纷离开,但让罗天意外的是,戏台上的那个戏子居然留了下来。

  “爷,不瞒您说,您回来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京都了!”马一坤低声说道,随后又道:“当然现在只是在圈子里传!”

  罗天心中一震,昨夜他才在京都大酒店闹了一下,按理说,应该传不了这么快啊,难倒有人故意传播消息?

  

章节目录

冷艳总裁的绝世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夜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夜书生并收藏冷艳总裁的绝世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