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见罗天走了神,汪正非试探着叫了一声,脸上也是担忧的神色。

  “无妨。”罗天闻言淡淡摆手,随即笑道:“忽地想起一些往事,让老爷子见笑了。”

  “哪里哪里。”汪正非脸上客气的一笑,这才开口问道:“那块地,咱们是参加竞拍么?”

  “当然。那地儿清净,倒是省的我们被人瞧破什么。都是修士也就罢了,凡人工作,总有纰漏的时候,倒不如离得京津远一点。”罗天这些事情早就有了思量当即答道,话说了一半,他微微皱眉,随即话锋又是一转:“对了,明天我还要亲自走一趟,免得出了什么岔子。”

  “不用吧?那块地方实在是偏僻的很,要是重新建设的话,投入太大,怕是没人盯着吧?我看让小瑞他去走一趟好了,大师你也不用事事亲力亲为。正好大师帮我调养身子,汪家也无以为报,这一块地,就当作是老朽对大师的答谢好了。”汪正非思量了一下,随即开口。

  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按理说,京津周边的地,非是建设用地的话,即便是比其他地方的地皮要贵上一些,但也不会有太激烈的竞争。

  何况以汪家的身价,执意要拿下一块地的话,别人也很难竞争地过。

  不过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罗天始终觉得放心不下,不过去一趟拍卖,也算是散散心而已。

  “那就小瑞和我一起去吧。拍卖场子我还没去过几次,就当是长长世面好了。”口中一笑,罗天随便找了一个由头。

  汪正非自然不信,以罗天地身份,怎们可能没见识过大场面。

  他阻止罗天,也是让罗天少点操劳而已,罗天执意要去地话,他自然也不好阻拦。

  “对了,罗大师。”汪正非寻思一番,随即话锋一转,当即道:“药厂就要开办起来了,咱们是不是先聚一聚人脉,早些打一波广告,也好打开后面地路子?”

  “也好。”罗天微微思量之后,便是点头。

  华夏是个人情社会,凡事有了人脉之后,就要简单很多了。

  即便是规则之内,一样是有方圆可以腾挪,普通人和有着人脉地人去做,即便是同一件事,也会有着不同地效率,甚至不同地结果。

  罗天经营药厂,自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通过这个渠道,来为自己网罗一些修真资源。

  不过资源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进入,只有先打开药厂销售地路子,在上流社会中,有了名气之后,自然会有人将资源送上门来。

  原本就是相辅相成地事情,汪正非地考虑也没有什么不妥。

  “正好,我手上还有一些用不上地丹药,等着他们人到了,顺便给他们试着服用一下,用了效果之后,这些人地口碑,就能打开我们地路子。”罗天算计了一下,其实他的空间站里面,也有一些炼废了或是少了火候地丹药,这些东西拿给修士服用,自然是不行的,但丢掉也有些可惜,毕竟都是用灵药炼制的,哪怕是最次的,也都是上了年份地中药材炼制,说是价值连城,也没什么不可以。

  即便是修士不能服用增长修为的丹药,但凭借着其中地灵力,对于凡人来说,那却是最好地灵丹妙药了,既是能帮着他们治疗任何疾病,也能起到延年益寿地作用。其中灵力不多,也正好让凡人要比修士虚弱很多地身体,达到一种很好地适应程度。

  可以说,修士炼制地一些无用地丹药,供给给凡人,就是真正地灵丹妙药,治疗世间任何大大小小的疾病,也都是手到擒来。

  罗天手头这样的丹药,不算是太多,不过为了打开路子,废物利用一下,也是无妨地。

  汪正非见罗天同意,当即便是算计了一会。

  “正好有罗大师你的墨宝,我们不如就以这个名义,请一些朋友过来。不过这次来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并不是每个人,都对书画感兴趣。”汪正非随即开口道。

  “嗯。”闻言,罗天也是点了点头:“人不在多,只要精就行。和老爷子一个等级地上流社会人物,他们地口碑,才是最重要地,咱们只要争取到一些就好。”

  “拍卖定在明天,明天应该是没有世间了。以后也要忙着厂房地事情,不如我现在就安排,大过年地,想必我那几个老朋友也没什么事情。”

  “方便就好。”罗天答应一声,就不再说话。

  汪正非见罗天同意,就开始拿着电话,联络起他的一些朋友。

  京津的人很多,但上流社会之中,最为出名的,也就只有那么几家。

  到了汪家这个等级,能够和他们相提并论的,也就是其他三家,分别是楼家,吴家和赵家人。

  这四家的最为年轻,杰出的四个后辈,就是京津家喻户晓的京城四少。

  其中楼家和汪家比较交好,吴家向来不怎么说话,倒是赵家,因为资质比较老,资产上面,也略微超过其他三家。

  在外面,赵家人常常瞧不起其他三家的外来户,坚持说自己才是京津的正宗。

  汪正非和其他两家也就罢了,和赵家的那位,却是有一点面子上的恩怨。

  联系了所有人之后,汪正非也是和罗天大体上说了一下京津的格局,其他两家,汪正非都请了,唯独赵家人不好开口相邀,另外,即便是请了,人家若是不屑一顾的话,反倒是打了自己的耳光,平白罗天了面子,汪正非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和赵家人通电话。

  至于其他的家族,都是一些比之汪家查了许多的后起之秀,这种小规模的聚会,自是不会让他们参与进来。

  请了吴家和楼家的老爷子之后,两位都表示下午过来,一起吃饭。

  尤其是楼家那位,听到汪正非得了一副了不得的墨宝,电话里就一副很是不服气的样子,看得出来,楼家那位也是一个纵情书画之人,对此道很是感兴趣。

  汪正非自是对罗天的墨宝除了一提之后,再是一点都不泄露。

  那位楼家老爷子骂骂咧咧一会,气的挂掉了电话。

  “这老油条,还是年轻时候的性子。哼哼……去年那春树秋霜图给我打脸,今天我一定要给他还回去。”汪正非说着,便是哈哈大笑。

  他这话看似狠毒,却是没有什么气势,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明显很是不错。

  “楼爷爷过来,估计那二傻子也要来。今天一定要叫他丢点面子,去年那家伙缠着我下围棋,害我输了不少钱!”

  不只是汪正非,就连汪瑞,也是一副磨刀霍霍的样子。

  看着这一对活宝,罗天也是一阵苦笑不已。

  叫着下人收拾厅堂,准备宴席。

  几乎是半个小时的世间,就有两辆宾利,先后开进了汪家的院子。

  听到车的声音,汪正非就领着罗天和汪瑞一起,主动出门迎接。

  罗天是汪瑞的师父,算是和汪正非一个辈分的人物,所以他和汪正非齐齐站在并排,而汪瑞身为晚辈,身子微微落后了两人三分。

  “楼劲松,你个倒斗的老匹夫哈哈……”见的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头子下车,汪正非便是一声笑骂。

  “呵呵……也不知谁当年寒酸的在胡同口麦油条呢?”楼劲松也笑着回了一句。

  两人显然是开玩笑,看着说话刻薄,但两人都没有生气的意思,倒是主动上来握手。

  楼劲松身后,还有一个长相娟秀的少年人,罗天不过是看了一眼,脸上便是闪过一些不可捉摸的笑容。

  “这人是谁,你笑什么啊?”楼潇潇被罗天扫了一眼,当即心里不快的叫了一声。

  “二傻子,这是我师父,真正的高人!”汪瑞哪里会让楼潇潇落了罗天的面子?

  小辈们说话之间,楼劲松也不由得看了罗天一眼:“这位小先生,看着眼生的很。”

  楼劲松问话,却是也没有半分无礼,他可是久在上流社会的老油子,单是凭着罗天能够和汪正非这位老友再占位上并驾齐驱,就足以见得罗天的身份绝对不低。

  “哈哈……一会再给你们介绍。”汪正非却是卖了一个关子,刚好后面的宾利也有人下来,汪正非也是一声招呼:“老裁缝,一起进来说话。”

  被叫做老裁缝的吴祥瑞看上去很是老迈,他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也带着自家的一个小辈。

  三家人进了厅堂,当即先后落座,寒暄了起来。

  汪正非却是当即起身,对着两家人道:“老伙计们,估计不认识这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他是来自江东的高人,现在是我家小瑞的师父。”

  “江东的高人,莫非你就是那个罗大师?”楼劲松闻言,手中端起的茶杯也按在了桌子上面。

  “不错,先生听说过我?”罗天倒是脸上闪过一丝狐疑的眼色。

  自修行开始,罗天从未来过京津,他的名头能传到楼劲松耳朵里面,倒是罗天始料未及的。

  “是啊,听的一个远房亲戚说过,我以为是一位老先生,不料竟是这般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楼劲松赞叹一声,随机才道:“大师,老朽冒昧一问,这世间,莫非是真的有神仙不成?”

  “神仙?”罗天闻言,当即淡淡一笑,这才回道:“神仙之说,也都是上古时候的一些古籍上面提及,是不是可信就不知道了,毕竟你我都未曾亲眼所见。不过,老先生要是说那些能够飞天遁地,能够横渡星空之人,那大概罗某就是你们说的神仙也未尝不可。”

  “哦?”罗天这话音落下,当即是除了汪家人之外,满座皆惊。

  楼劲松的话,谁都能听得出来,不过是随便一问罢了,但罗天这般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回答,确实让人们觉得费解,难不成这年轻人真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不成,否则又怎们会再他们这些上流社会的顶尖人物面前卖弄口舌?

  

章节目录

冷艳总裁的绝世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夜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夜书生并收藏冷艳总裁的绝世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