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突变

  “各位,别……别再喝了!”杨思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担心叶凌风一个人单挑那四个老奸巨猾的酒场老手,也是因为再这样喝下去的话,那四个人很快也要倒了,那还怎么谈贷款的事情?

  “小杨!你别管,今儿我们和小叶同志喝高兴了,这酒,必须喝个够本!”

  “是啊!小叶来,哥哥跟你再划两把,输了自罚三杯!”

  “没问题!喝!”

  叶凌风被围在中间,那四个银行高层则是一人提着一瓶烈酒围着他,杨思语和李秘书即使是想阻止,也是插足不进去了。

  “这个家伙……他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杨总,再这么喝下去,叶凌风该不会出事儿吧?”

  “管他的!谁叫他自作主张的!”

  杨思语跺脚,心情焦急,连带着似乎胃也更疼了,却也是无奈到了极点。

  终于,又是两轮过去,那四个人全钻桌子底下去了,而叶凌风则是长出了一口气,坐下,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叶凌风!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轻重!?我让你来作陪,是为了让你蹭酒喝的吗?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杨思语看着倒了一地的那四个银行高层,对叶凌风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桌子上的空酒瓶子提起来往他脑门上砸。

  叶凌风打了个酒嗝,看了眼杨思语,道:“就算是不喝酒,他们也不会跟你谈事儿。”

  “那也总比现在强!你叫我怎么收场!?”

  “叫人把他们送楼上房间睡觉不就行了。”

  “你……”杨思语气结,到底谁才是老板?这家伙的口气,哪里像是个当司机的!

  “杨总,反正今天也谈不成了,你身体也不舒服,我看干脆就先这样吧?”李秘书试探着问道。

  杨思语叹气,无计可施了,但还是很是不甘心地瞪了眼叶凌风:“你一身酒气,自己打车回去!李秘书,开车送我。”

  “是。”

  “车钥匙给我,我到车里坐会儿,你处理好手尾就赶紧过来。”杨思语言罢,没有心思再理会叶凌风,径直离开。

  “你不要紧吧?”杨思语一走,李秘书看叶凌风的眼神变得柔和了几分。虽然说叶凌风的确是把今晚的酒局给搅和了,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说,要不是叶凌风独当一面的话,杨思语现在肯定是要遭罪,从这一点上来看,叶凌风也算是立功了。

  “没事儿,你走你的,我自个儿回去。”

  叶凌风摆摆手,站了起来往外头。虽然说刚才的确是喝了不少酒,现在难免有些上头,但却还不是他的极限,自个找车回去没问题。

  至于杨思语,显然是对他今晚破坏了跟那几个银行高层的谈判心里有气,扔下他先回家,也算是人之常情了。

  走出饭店,吹了吹夜风,精神也随之清醒了不少,就在此时,裤兜里的电话声响了。

  “哪位?”来电的是个某个电话,叶凌风接通随口问道。

  “叶凌风吗?我是大牛。”

  “哦?大牛兄弟,找我有事儿?”

  “我们几个在闹市啤酒摊吃烤串,有兴趣一块儿来喝点么?”

  “又喝?”叶凌风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

  “嗯?你为什么要说又呢?”大牛颇为愕然。

  “呵呵,没事儿,你们具体在什么位置,我现在打车过去。”

  “行!我们在城隍庙夜市这边,福记烧烤店。”

  “知道了,一会儿就到。”

  收起手机,叶凌风打车前往。

  白天才给了大牛电话,他现在就打电话过来,这让叶凌风有点意外,不过也反感。那大牛虽然是个莽汉,但却也爽快,是叶凌风有兴趣结交的那一类朋友。

  不一会儿,叶凌风到了夜市,找到了福记烧烤店,便见大牛和那南郊村五杰都在,脚边是两箱啤酒,桌子上则是摆着大大小小的烧烤盘子,还没开吃,显然是在等自己。

  白天虽然双方动了手,但却也化敌为友了,叶凌风走过去打了招呼,而后在大牛身边坐下。

  “你刚喝酒了?还能来?”大牛闻到叶凌风一身的酒气,算是明白叶凌风刚才那一句‘又喝’的意思了。

  “呵呵!保守估计,干倒你们几个是没问题的。”叶凌风嘴角微扬,笑道。

  “哟!兄弟,好大的口气啊!要说打架我们打不过你,但是喝酒,嘿!兄弟几个还真没服过谁呢!”

  “那还废什么话?走起吧!”叶凌风直接拎起一瓶啤酒,大拇指一挑,瓶盖飞了,而后一引脖子,仰头就往嘴里灌。

  “这……”

  喝酒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叶凌风一上来反客为主,这一手非常潇洒,把本来还牛逼哄哄的南郊村五杰给着实震了一下。

  “靠!哥几个,来啊!”小毛一拍桌子,几瓶酒拎起来分给身边人,用牙齿咬开了,随即便咕噜咕噜地吹起喇叭来。

  “来!”

  其他四个人也被激起了血性,纷纷一撸袖子站了起来,支着一条腿踏在椅子上,倒提酒瓶猛喝,还真颇有几分豪气干云的味道。

  “呵呵。”大牛粲然一笑,也被挑起了兴致,喝。

  砰砰砰!

  几个人一瓶啤酒下肚,直接把酒瓶子重重往桌子上一顿,嗷嗷直叫,很是痛快。

  “哥们行啊!再来?”小毛挑衅道,对叶凌风倒也是觉得更加顺眼了。

  “没问题。不过,光这么喝没意思,划两拳?”

  “啊哈哈!这个可以有,来!”

  男人和男人交朋友,很多时候不需要问身份背景,不需要本事手段,只要性情相投,哪怕前一秒钟还是生死冤家,下一秒钟,便可以是把酒言欢的兄弟。

  大牛和南郊村五杰自然是不知道叶凌风的底细,而叶凌风也没有去想过他们和自己的境界相差多远,只要聊得来喝得爽,那就够了。

  而就在叶凌风在夜市跟大牛几个人斗酒的时候,杨思语和李秘书,正在返回杨家的路上。

  从白天开始,杨思语就有些肠胃疼痛,忙了一个白天,刚才完全是强撑着来主持这一场酒局的。

  而虽然酒桌上菜肴丰富,但她却是一口都没有吃过,更是饿得胃部开始抽痛了起来。再加上,事情发展不如预期,她心里为了明天的拍卖会而烦躁,就感觉更加难受了。

  “杨总,要不我送你上医院去吧?你的脸色有点吓人……”李秘书开着车,看了眼后视镜里的杨思语,说道。

  杨思语靠坐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也在忍受着疼痛,听了李秘书的话,摇摇头:“不用,直接回家吧,家里有药。”

  “杨总……你别怪我多嘴,其实叶凌风也是想帮你。”李秘书鼓起勇气说了一句。

  杨思语睁开眼睛,微微皱眉,轻叹了一口气,道:“今晚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谈不下贷款,明天的拍卖会,我们就没有依仗,他帮我?帮不了我找到五亿的资金,有什么用?”

  “这……”李秘书知道杨思语正在焦虑明天的拍卖会,不敢贸然再说什么了。

  “他没事儿吧?”

  沉默了一会儿,杨思语又闷声问了一句。

  “看着还挺正常的,自己走出去打车走了,他可真是够能喝的。”

  杨思语撇撇嘴,哼道:“酒桶一个,明知道我现在缺钱,还一口气喝掉了我几千块钱的好酒,我这是找了个司机,还是找了个讨债的?”

  “噗嗤!”

  李秘书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但急忙捂嘴忍住。不过她也听出来了,既然杨思语说得出这种话,就证明她对叶凌风并没有什么怨气,这也算是好事儿了。

  “啊!”

  左侧突然一辆车子车身一拐,猛然朝着杨思语所在的车子撞了过来。

  李秘书吓了一跳,急忙一打方向盘躲闪开,而那辆车子居然又加速逼了过来。

  李秘书急忙踩下刹车,惊魂未定:“杨总,你没事儿吧?我这就下去交涉一下,这不是要人命吗?”

  “小李,别下车!锁门!”

  杨思语急声惊呼,提醒李秘书,但却已经来不及了。从那辆车子跳下来了几个男人,拉开了车门,不由分说就把手伸向了杨思语。

  “啊!你们要干什么!?别乱来啊!”

  “你们是什么人?别碰我!救命啊!”

  李秘书和杨思语都是大为惊恐,尤其是杨思语,拼命挣扎,但却是根本架不住那几个大男人的力气,很快就被拽出了车子。李秘书想阻止,其中一个大汉直接亮出了刀子,顿时吓得她脸色惨白,不敢再动了。

  “救命……唔!”

  杨思语被塞住了嘴,叫唤不出来了,很快就被拖进了对方的车子里,车子发动,朝着浓浓夜色开去。

  “杨总……怎么办,怎么办!?”

  李秘书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六神无主,手忙脚乱地找出手机,第一个反应就是报警,但却犹豫了一下,转而拨打叶凌风的电话。

  “如果是绑架的话,要是报警,那杨总就危险了啊!叶凌风!那个叶凌风很有本事,也许他能救杨总!”

  “叶凌风,你快接电话啊!喂……叶凌风吗!?不好啦!”

  终于,电话接通,另一端传来了叶凌风有些惫懒的声音。

  ……

  

章节目录

兵王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红烧鲤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烧鲤鱼并收藏兵王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