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其实心里大概也就明白了,有些人不希望看到血刃太出风头,借着这次任务失败,直接使出全力打压,为的就是让向左没有出头的机会。

  “你的编制问题我之前没给你说,还是挂在血刃,享有在血刃的一切待遇和权利,但是同时也随时准备国家的召唤,另外来兰城不是你大队长的意思,是我的意思!”老者继续说道。

  向左一听楞了一下,老爷子让我来兰城干嘛?不过用不着思考,他马上就知道了。

  “好男儿应为国出力,征战四方,这一点你做到了,并且做的很好,我老人家很满意,但是同时也该传宗接代,孝敬先祖,让老向家后继有人,你这小子在这件事上我觉得未必能按时完成任务,所为我替你张罗了一下,诺,你看看!”老者说着从兜里摸出一本红本本递给了向左。

  向左一看,红本上明显写这三个大字“结婚证”,向左脑袋就“嗡”一下,爷爷啊爷爷啊,你老人家这还叫张罗一下?简直就是包办了,我都不知道对方是丑是胖,是高是矮,万一弄一个兰桂芳那样的我还不得吐死,再说了我东征西站这么些年,都没怎么见过漂亮妹子,好不容易回来了,你的让我补补眼瘾不是!

  老者一看向左一脸苦瓜相,就知道向左不太乐意,开口说道:“别担心,人家姑娘长得不错,标准的美女,这一点我还是相信我的眼光,配上你是绰绰有余,另外你也别想着拒绝,这里有一定的原因,暂时不能告诉你,等时机成熟了,有人会告诉你,我已经跟人家约好了下周五晚上你们见一面,毕竟以后要在一起生活,先熟悉熟悉!你要主动一点,给你下达一个政治任务,我两年之内要见重孙。”

  我去!这是什么鬼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的跟上世纪五十年代一样,家长说结婚就结了,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还两年内见重孙,能不能在无理一点儿!向左总觉得太亏了。

  “别研究了,这结婚证绝对是真的。”老者看向左始终没打开结婚证,盯着红本翻来覆去的看。

  不用说向左都知道这是真的,对于常人来说,领结婚证必须是双方带着户口本去民政局,搞完什么体检才会给领证,但是对于老头子而言,轻飘飘的一句话,他的花花世界就完全被圈禁了。

  大爷的,反正证都领了,打开看看里面是个什么鬼,结婚照上的这个女人居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看看长相,比他在兰城大学见得那些花花草草的强多了,顿时有些走神。

  废话,本来做了最坏打算,迎接一头恐龙的,突然仙女从天而降,这感官上完全消化不了啊。

  “嘿嘿,眼根都瞅直了,怎么样,满意吧,我老人家的眼光好着呢!”老者看向左被深深的吸引了,多少有些得意。

  “切,我是在气恼我这照片呢,看我相貌堂堂,威武不凡,居然被拍成了这样,我要知道谁拍的我非抽他一顿不可!”向左假装恨恨的道。

  “好了,别装模作样了,赶紧滚蛋,我老人家看到你心烦!”老者看向左开始找理由扯淡了,赶紧把向左赶下了车子。

  “首长,我不知道向左是您的孙子,没照顾好!”郭厅长看向左下车了赶紧检讨。

  “小郭啊,我以前的教导你都忘记了?不管是谁,都不能特殊对待,向左这小子现在当了校警我觉得也挺好,由着他去好了,你以后遇到什么大案要案随时可以抽调他,别让这小子荒废了,培养这么多年也不容易!”老者说起向左的时候,脸上总是一副慈祥的表情。

  打鼓听声,说话听音,郭厅长哪能不理解老首长的意思,不让特殊提拔,特殊照顾那是原则性的问题,一定要遵从,可是暗中该照顾还得照看着点,不要让向左在陇原省有什么闪失。

  “那是,小向还是要多锻炼,基层很能锻炼人!”郭厅长心里这么想,嘴上赶紧回应着。

  且说向左被赶下车,还在翻看结婚证,和他同框的那个漂亮女人是林夕,之前他回兰城在道路塌方的地方救过,难不成这是冥冥中注定的,嗯,这个注定的好,咱喜欢。

  与此同时,林家老宅的书房内,林夕也嘟着嘴在发脾气:“爷爷,您怎么能这样啊,我都不知道他什么人品,甚至都不知道出身背景,什么都一无所知,您就把我推出去了?”

  “爷爷怎么会这么不负责任呢,给你打包票,那小子绝对没问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天路基塌方,救你的人就是那小子,这说明什么问题,他人品不坏,至于出生背景,就我们林家这点权势,哼,十个林家捆在一起快马加鞭追三十年都追不上。”老者坐在书桌后面,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当然,你爷爷我一辈子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纵然他们有滔天权势,爷爷也不畏惧,不奉迎,只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是早就被订下来,其中的缘由时机成熟时我会告诉你,这件事情你没有反驳的余地!你们见面的时间也定好了,下周五晚上,记得别迟到。”

  一向疼爱自己孙女的林老第一次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话,他是严肃认真的,孙女虽然一直很乖巧,但是很有主意,这件事情如果不严厉一点恐怕她很难听进去。

  “可是爷爷……”林夕眼眶都有点红了,这几年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从未考虑过自身问题,这冷不丁强塞给一个老公,就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也难以接受,委屈的都快哭了。

  “我希望我能在两年内见着可爱的重孙!”林老这话一出,林夕差点两眼一黑栽了过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且说吴洋看吴局一干人出了审讯室门口的时候,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120,他实在撑不住了。

  救护车响着警报声冲进城东分局大院的时候,一脸痛苦的吴洋也被他的一干心腹关切的询问着:“吴队,您怎么了?”

  “我胃病又犯了……”

  

章节目录

极品特种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世家农民.C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家农民.CS并收藏极品特种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