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儿!”阿米尔汗几乎要被踹晕了,向左在废墟喊了一嗓子,爬了起来,他现在后背火辣辣的疼,脑海天旋地转,两眼直冒金星,耳朵也嗡嗡作响,虽然听不见,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两兄弟现在的状态,连忙喊了一嗓子。

  “呼!”听到这声音,段无涯还处在狂暴,周楚云率先反应了过来,一把搂住段无涯,让他不要再踹脚下的阿米尔汗,阿米尔汗情愿被踹的头破血流,都是为了他们兄弟。

  “妈的,居然还没死,这是给我燃烧弹和火箭弹一起,算炸不死他,也要烧的他连灰都不剩!”帝之手的小头目都准备庆功了,还没来得及击掌庆贺,居然看到向左从从废墟里爬了出来,而且,不顾一切的又折回了原位置!

  尼玛,这当我们是蠢猪吗?还是看不起我们?连续三次,都折回原位置,这一次再度折回,不但这个小队长愤怒了,连所有的枪手都愤怒了,这特么纯粹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

  这特么难还能容忍,百人的枪炮对付一个半伤残,居然还被侮辱,这要是说出去,他们以后别出门了,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你以为你的小聪明我们没识破?我们等着你呢,一时间,所有火箭筒和冲锋枪都对准了向左的位置,纷纷扣动扳机,愤怒的火焰喷射而出,火箭弹和燃烧弹滑行的轨迹照亮了整间旅馆。

  “轰隆隆!”这一串炮弹几乎集合了所有的活力,统一射了过来,向左咬紧牙关,攒足全身力气往另外一个方位蹿了出去。

  “噗!”

  近距离,大规模的集轰炸,别说是向左这样的血肉之躯,算是铜墙铁壁也会被炸成废墟,向左纵然用近乎飞一样的速度冲了出去,可依旧没有逃开这一次致命的轰炸,身体被高高的抛起来,然后扔进了废墟里面。

  同时,在外面的雪地坦克和重机枪的人在刚才第一发炮弹攻击击穿承重墙的时候,他们已经觉察到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可是又不能脱离自己的坚守岗位,不抹杀向左,他们谁都交不了差。

  通过对讲机在嘶吼,让他们的人注意射程,但是外面这些冲进去的人,已经杀红了眼,他们知道外面有自己人,也知道自己人的位置大概在什么地方,可是这个时候,谁特么管他们的死活,尤其帝之手的组织成员,听起来是为了组织齐心协力,实际各自为战,守后面通道的人和主攻的这拨人之间压根不熟悉,甚至连见面打招呼的交情都没有,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会在乎这帮人都生死,无数的火箭弹和燃烧人是对准这个方向去的,只要能弄死向左,死了谁都没关系。

  在如此之高的利益诱惑驱使下,他们才不会管谁是谁呢,纵然知道里面是自己人,炮弹也照射不误。

  “轰隆!”

  雪地坦克的的人甚至来不及反应,被燃烧弹击,烧的片甲不留,包括两架重机枪也被炸飞,雪地,瞬间融化成雪水,然后再次被冻住,甚至有几个人的尸体也都被封印在了冰块里面,看着十分怪异吓人,这好在是晚,要是白天的话,路人一定会被吓的魂飞魄散。

  “哥!”

  “队长!”

  此时的段无涯和周楚云别说是阿米尔汗死死拉着了,算是有十头牛也拉不住,撒开脚步直接冲了过来,安全不顾即将射来的枪林弹雨。

  “银狐!”

  看到这一幕,阿米尔汗心底也是一阵抽搐,刚刚才打算以后交好向左,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意愿,向左被炮弹给炸飞了。

  都是行家里手,向左的身手自然不用怀疑,可也不是铜头铁臂,遇这么大规模的轰炸,还能有好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旅馆内的情况,单说班布尔善。

  对于传狙击手影子,他志在必得,不只是为了这次说任务,更是为了他的名声。

  虽然刚才的一阵大风刮的附近地形都失去了原貌,可是狙击手有一样本事,是必须具备的,那是对地形的识别度,即便是外貌特征在一定程度发生了变化,但是它的坐标是不会变的,尤其还是这种小区域,他一定能找的出来。

  尤其他还是一个出名的狙击手,当然,地域环境有时候也不一定能做得到地貌判别,可在沙漠里是例外,放眼几百公里,黄沙一片,一阵龙卷风袭过,算是沙丘都能给你移开几十公里。

  班布尔善此时都体力和精力都是极其充沛的,他的是服用了药物的基因类战士,天气因素完全影响不了他的发挥,方寸之间,他很快翻了过来。

  虽然是冰天雪地,但是血液始终还是能发出一丝气味的,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今天不杀你了,当真是对不起我自己!”班布尔善嘴里嘀咕着,用一对战术匕首迅速翻着积雪,反正老楚现在动不了,位置是固定的,他只需要找到,一定能够手到擒来。

  五分钟后,班布尔善终于在浮雪下面看到了血迹。

  “看你能躲到哪里去!”班布尔善见到血迹之后,犹如猎狗见到了野兔一样,两眼开始放光,以最快的速度顺着血迹挖了下去。

  本不长的距离,自然很快被挖到了,原来老楚枪之后,从雪丘一直滚落下来,滚到了一处低洼的陷里面,虽然不深,但是也有一米,现在老楚的体质,算是他醒过来也未必能爬得去。

  班布尔善终于把老楚从雪坑里面给挖了出来,看着一动不动的老楚,习惯性的试探了一下鼻孔的气息,气息若有若无,已经在死亡的边缘,这,他都觉得十分震惊,之前体力透支,挨了一枪,人居然还没死,生命力真是坚强,既然如此,那送你最后一程。

  此时此刻,班布尔善没有拔枪,扬起手里的战术匕首对着老楚的咽喉刺了下去。

  

章节目录

极品特种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世家农民.C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家农民.CS并收藏极品特种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