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周末,尤小柏买了一些菜,回家跟妈妈一起吃晚饭。

  虽然尤妈妈势力了一些,平时除非要钱,否则,很少联系她。除了关心她挣多少钱以外,不关心她的任何事情……虽然有那么多虽然,但是,这是她的妈妈!生她养她的妈妈!就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尤小柏是个很善良而顾家的人,她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妈妈受委屈而不管。

  还好,最近家里比较平和。自从她升值进总经理办公室之后,拿到一笔安家费,补贴了家用,工资又涨了一倍,日子立刻好过多了。

  尤小柏的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

  “小柏,跟妈妈说实话,你是谈男朋友了吧?”

  尤小柏在厨房里做饭,尤妈妈站在厨房门口,一脸你别想瞒我的模样。

  “哪有啊,妈妈!”尤小柏一口否认,头脑中却是莫名地闪过了赵有为的身影,俏脸不由红了一下。

  真是的,怎么会想到他!

  “谈就谈嘛,还隐瞒!跟妈妈有什么不能说的?”尤妈妈哪里还能看不懂女儿的心思?

  “那天在出租屋看到那个谁谁谁……赵有为!我看小伙子不错!对你好像也挺有意思的。家里也挺有钱吧?”

  尤妈妈突然提到赵有为,把心里“有鬼”的尤小柏吓了一跳。

  “妈!你说什么呢!人家家里有钱没钱,跟我有什么关系!人家是我们公司的股东,跟我只是认识而已!”

  “那么年轻就是公司股东啦?你们公司嘉业集团是全国百强吧?公司价值上百亿啊!这么说,他是亿万富豪啊!哎呀,没看出来啊!小赵竟然那么低调!”尤妈妈笑得一脸褶子都挤在一起了。

  咣!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响,房门被踹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一身酒气,满脸胡子,邋里邋遢的。

  “哎呀,小强你这是怎么了?又喝这么多!”尤妈妈赶紧上去扶男子的胳膊。

  尤小强猛地一甩胳膊,尤妈妈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去去去!你管得着我吗?”语气很蛮横。

  尤小柏皱了皱眉头,完全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不过,尤小强抬头看到尤小柏,却是脸上一喜:

  “哎呦,这不是妹妹吗?回来看哥哥来啦?”

  “尤小强你以后少喝点酒!不求你养家,你最起码也要把自己管好了!天天吃喝嫖赌,像个过日子的样子吗?”尤小柏语气冰冷。

  “呵呵,妹妹教训的对,我以前是做的不对。哥哥我错了,决定以后痛改前非……但是,妹妹你要再帮哥哥最后一次啊!哥哥我没文凭,没有工作经历,找不到好的工作,准备做个小买卖,妹妹就在资助我一次吧!给我个本钱,我去好好经营。”尤小强腆着脸说道。

  “又没钱啦?我昨天不是刚给了你二十万……”尤小柏还没开口,尤妈妈先吃了一惊。不过,话说到一半,意识到什么,赶紧闭嘴,扭头有些忐忑地看了尤小柏一眼。

  尤小柏一愣,疑心道:“二十万?妈你哪儿来的二十万?”

  家里的情况,尤小柏太了解了。父亲早逝,只有她和妈妈以及哥哥三个人生活,按说哥哥三十而立,应该是家里的顶梁柱才对。

  偏偏哥哥从小混社会,不务正业,不挣钱也就算了,还整天吃喝嫖赌,家里的房子都输出去了。

  妈妈也是喜欢打麻将……哥哥喜欢赌博,就是因为从小跟着妈妈去棋牌室耳濡目染。有这样两个人,家底早就败光了,一分存款都没有。

  尤小柏工作之后,每个月工资只勉强留下生活费,其余全都补贴家用。

  二十万,对于他们家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

  “没,没有!是我之前的一些存款……”尤妈妈有些尴尬地笑笑。

  “存款?怎么可能!你要是有存款,前些日子至于被房东从家里赶出去吗?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不说,以后这个家我也不回了!”尤小柏生气了。

  妈妈越是这样,她就越是知道有问题。

  “哎呀,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你男朋友给的!”尤小强早就不耐烦了。

  “什,什么?我男朋友?我哪里来的男朋友?”尤小柏愣住了。

  “哎呦,还不承认啊?怎么着,交了个有钱男朋友,怕咱们家里人沾光?妹妹,不是我说你,这事儿你办得可不地道了!都是一家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尤小强说道。

  “我哪有交男朋友?还有,那二十万是怎么回事?”尤小柏心中一股不妙的念头,扭头质问妈妈。

  “小强别乱说……”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尤小强根本就不顾妈妈的提醒,眼睛一瞪,“不就是那个赵有为嘛!怎么,他不是你男朋友?或者说,你不是正牌?那有什么关系!有钱人,只要你傍上他就行了,争取早点生个孩子,名分什么的不重要!你看人家出手多大方,妈一开口,人家就给了二十万……”

  “什么?妈!你果真找为哥要钱了?”尤小柏本来听得又羞又恼,听到这里猛地抬头。

  “哎呦!哎呦!为哥……听听叫得多亲热!你都多少年没叫我哥了!还敢说没关系?”

  “你配当我的哥吗?这么多年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哪一点配得上哥哥这两个字了!”尤小柏被刺激到,眼睛发红,“不行!你们不能找为哥要钱!你们有什么资格找为哥要钱?钱呢?尤小强,你赶紧给我拿回来!”

  “没有了!才二十万,我还债换了十几万,剩下几万块,这两天手气有些不好,根本就不够输的……”尤小强梗着脖子。

  “什么?你给输了?尤小强!那可是二十万啊!你竟然给输了!那不是我们的钱,那是为哥的钱!你输了,你让我拿什么还?”尤小柏几乎要疯了。

  “还什么还!尤小柏,你怎么这么下贱啊!他睡你难道是白睡的啊!天下哪有这好事儿?你好歹也是大学毕业,大公司的白领……据我所知,你之前应该还没谈过男朋友吧?像你这样的雏儿,真要是给了他,要他二十万都是少的……”

  “尤小强你住口!”尤小柏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哥哥,“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你把你妹妹看成什么了!”

  “什么看成什么了!女人跟男人,不就那么回事儿吗?他睡你,你花他的钱,天经地义!你赶紧的再找姓赵的多要点钱是正经。我也听出来了,人家根本就没有要娶你的意思,就是玩玩你!要是就要这二十万你也太亏了,现在包你这样的女人,花几百万也是正常的……”

  “你给我闭嘴!尤小强!你个畜生!”尤小柏真被气疯了。

  “小强,你这么说你妹妹是有点太过分了。”尤妈妈说到这里,语气一转,“不过,小柏,你哥的话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女人嘛,不管怎么着多要点钱亏不了。哪怕将来他不要你了……”

  尤妈妈说到这里顿住了,女儿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神让她感到陌生和害怕。

  猛地起身,尤小柏拿起包向外走去。

  “哎,别走啊!家里一分钱没有了,你那儿有多少钱,好歹给留点啊!”

  尤小强上前一把将包抢在手里,径自拉开了,底朝上东西全倒出来。钱包打开,看到里面几千块钱,立刻乐了。

  “嚯!这得好几千吧?妹妹你真是傍上大款了啊!哥的钱包里从来没超过二百块钱!”

  “我的钱都是我自己挣的,我拿的心安理得!你的钱,哪怕只有几块,那也是我给你的,你一个大男人,不感到害臊啊?”尤小柏的语气不含丝毫感情。

  “呵呵,自家人,有什么害臊的?”尤小强一边说着,已经把钱放进自己口袋里,钱包扔在桌上。

  “尤小强,你拿的是我仅剩的所有的钱!昨天刚发的工资,我给了妈三分之二补贴家用,我就留了这么多,是我下个月的生活费,你要是拿走,我下个月就得饿死!”尤小柏的眼睛是红的。

  “有姓赵的,能让你饿死?好了!好了!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我先走了!”拿到钱,尤小强一分钟也不愿意在家里待,晃悠着出门找乐呵去了。

  尤妈妈干笑两声,走了过来,“小柏,你哥也不容易,你要多体谅他……”

  “你们都不容易!只有我养着整个家很容易,对吧?”尤小柏猛地回头,恨恨说道。

  拿起包,三两下把被倒出来的东西收进去,头也不回地去了。

  到了大街上,眼泪控制不住地流出来。

  原以为有了这份工作,以后不说活得体面,最起码可以有自己的尊严。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赵有为。她看得出来,不光麦助理,就连总经理,跟赵有为之间关系也很暧昧。

  尤小柏没那么多妄想,她只想跟赵有为做个朋友,不要让对方把自己看扁了,已经很好了。

  可是,就连这小小的愿望,也因为妈妈和哥哥的贪财,似乎要变得遥不可及了。

  命运啊,为什么这么不公!要给自己一个这样的家庭!

  

章节目录

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奥巴牛总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巴牛总统并收藏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