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厉害,在九沙前辈您面前也得服输!他下的蛊,九沙前辈您一出手……就给解掉了!感谢前辈,我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独臂男人喘着气,有些虚弱,但是,不忘感谢和拍马屁。

  长脸老者听得十分受用,微微一笑:“这也不算什么!只是可惜了你的断臂,如果早点的话,老夫倒是能想办法给你接上。可惜时间太长,已经坏死!”

  独臂男人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一条手臂,叹了一口气:“这次能捡回一条命,我已经很知足了!感谢前辈花费了那么多珍贵药材来为我祛蛊!”

  “这是D先生的吩咐,我自然尽心尽力。”长脸老者九沙提到D先生,也是一脸恭敬。

  “D先生对我恩重如山,可惜我辜负了D先生的信任,竟然没能拿回咒器,丢了D先生的人!”独臂男人非常惭愧。

  “事有成败!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次D先生让我来协助你,咱们一起出手,拿回咒器是毋庸置疑的。我正好也正面掂量掂量灵玉那丫头的分量……二十余岁,竟然就敢下山!呵呵,不知道她龙岩一脉是自信还是自大!”九沙一笑。

  “有劳九沙前辈!有前辈相助,当然没有失败的道理!”

  独臂男人一喜。抬头,眼中有阴冷的光芒闪过。

  失去一条手臂,再加上这些天备受折磨,他对赵有为和灵玉的恨意已经无法形容,现在满心都是报复的念头。

  ……

  灯光明亮,虽然已经晚上九点,但是,尤小柏依旧在埋头工作。

  一份份文件在她的面前堆积着,手指在键盘键游走……虽然累,她觉得很充实。

  这样的生活,尤小柏很喜欢。

  看看时间,轻轻伸了一个懒腰。尤小柏打个哈欠,捂了捂嘴。

  有点困了,可她并没有回去休息的打算。这份工作来之不易,是因为为哥的关系破格把她提拔上来的,尤小柏要努力工作,心里在暗暗较着劲,绝对不能给为哥丢人。

  起身去冲了一杯咖啡。还没来得及喝,电话响了。

  看了看上面跳动的号码,尤小柏眉头皱了起来,好心情被完全破坏掉。

  尤小强!

  她甚至已经将这个人的电话删掉了,但是,来电的号码她是认识的。

  本来想挂掉,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接听。因为她知道哥哥惫懒的性格,如果自己不接,对方肯定会换了电话接着打。

  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尤小柏的电话不能关机。

  “你又怎么了?”尤小柏的声音很冷。

  “妹妹!妹妹!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赶紧给我打过来两万块钱,至少要两万,才能救我一命!要不然这些人要杀我啊!他们可是来真格的!”尤小强的声音紧张而惶恐,带着毫无尊严的祈求。

  尤小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俏脸沉了下来。

  如果是几年前,她还真可能被骗了,说不定会慌乱一下。可是,这样的事情经历的太多之后,她已经有免疫力了。

  哥哥那儿根本就是个无底洞,给多少钱都救不了他,他的情况也不会有任何的好转……

  “两万块?我前天在家,钱包里的钱不都让你拿走了吗?我身上还有多少钱,难道你不知道?你让我去哪儿给你弄两万块钱?”尤小柏声音带着哭腔,委屈极了。

  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啊!别人都是花家里的钱,她要负责养家,这也就算了。偏偏有这样一个哥哥,动不动张口就是两万……真把她当提款机了?

  “你怎么会没有两万块?在咱们家,从小就属你最有本事了。你上的是名牌大学,现在在嘉业集团工作……嘉业集团啊!市里的龙头企业!你们公司多的是有钱人,你的同事个个都是月入几万吧?你向他们借两万块钱,很难吗?还有你的那个上司,咱妈张张口人家就给了二十万,如果你张口,几十万不都行?他现在在不在你身边?你陪他睡觉,不能作践自己啊!”尤小强声音焦急,越说越快。

  “尤小强!你是畜生!”尤小柏再也听不下去了,大骂一声。

  “怎么着,强哥?你这电话不好使啊!拿来,我跟咱妹子说。”电话那头,有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

  “豹哥,我行的!您相信我!我妹妹一定会把钱打过来……”尤小强讨好的声音。

  “你拿来吧!”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粗暴的抢过去。

  尤小柏能够想象出对面都是什么人,真想把电话直接挂掉。但是,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悬着,却怎么也点不下去。

  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她哥哥啊!

  “喂,妹子啊!干啥呢?”这是所谓豹哥的声音,流里流气,带着调戏的语气。

  尤小柏不说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从小到大,她都是好学生,大学期间自己打工,接触的也都是正规企业。

  尤小柏的手在抖。她不愿意承认,但是,她心里明白……她,在害怕!

  “咦?妹子怎么不说话?这个点,不会是在陪野男人睡觉,嘴巴被什么活儿给堵上了吧?”

  “哈哈哈……”

  豹哥赤果果的语气,引起周围一片笑声和起哄声。

  让尤小柏羞愤的是,在这笑声中,她竟然听到了哥哥附和的笑声……有人在羞辱他的妹妹,作为哥哥,竟然附和地笑……尤小柏的眼睛中,有泪珠滑落。

  对尤小强,她彻底地绝望了。

  “妹子,想开点,陪人睡觉哪有不要钱的?不要那么傻!啊!你那个野男人不是个老板吗?他肯定不缺钱,让他立刻打过两万块钱来,我就放了你哥,否则,我现在先卸他一条胳膊……”

  “啊——”

  尤小强惨叫着,显然是有人在动手打人。

  “卸吧!最好把他两条胳膊全卸下来,让他以后不能赌!什么时候你拿着两条胳膊过来,我给你钱谢谢你!”

  尤小柏怒吼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

  另一头,豹哥愣住了,扭头四处看看。

  “哎?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给咱们钱让咱们卸他的胳膊?我说尤小强,这是你亲妹妹吗?”

  “是!肯定是啊!气话!豹哥,她这是气话啊!您给我电话,我再给她打过去,一定让她把钱打过来……”尤小强也愣了一下,然后,赶紧陪着笑。

  “尼玛你就是个扑街货!合着你们兄妹逗乐子玩儿,拿着我们兄弟开玩笑呢!真是不让你见见血,你不知道豹哥我有几只眼!给我打!”

  豹哥生气了,眼睛一瞪,立刻几个小混混围上来一阵拳打脚踢,打得尤小强狼哭鬼嚎。

  “哎呀!别打了!出人命了啊!”

  “兄弟们快住手!我领着你们去拿钱!我带着你们去找我妹妹,当面拿钱!”

  “啊……”

  尤小强挨打很有经验,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护住脑袋,惨嚎声很响。

  看看打得差不多,豹哥挥了挥手,一群马仔陆续住手,还有人不解气地上前踢一脚。

  尤小强抬起头来,已经鼻青脸肿,口鼻流血,看着豹哥带着畏惧的目光。

  “当面拿钱?这次不会再拿兄弟们开玩笑了吧!”

  “不敢!不敢!我哪里敢拿豹哥开玩笑?借我几个胆也不行啊!”尤小强谄笑着。

  “要是你妹妹不给怎么办?我算是看出来了,连你妹妹都看不起你,这也难怪我们看不起你!算了!我们还是卸掉你一条胳膊得了,省得麻烦!兄弟们,操家伙!”豹哥一脚踩着尤小强的胸口,一边招呼着。

  “剁了他!”

  “听豹哥的,砍了他!”

  一群马仔咋咋呼呼。

  尤小强脸都吓白了。

  “不会的!绝对不会让兄弟们白跑一趟!如果她不给钱,我就拿她抵债!我妹妹是大学毕业,大公司的,长得漂亮,比那些坐台的妹子们强多了……兄弟们拿不到钱,就拿她快活快活!”

  “哈哈!”豹哥乐了,鄙视的眼神看着尤小强,“尤小强,那可是你亲妹妹啊!你竟然怂恿我们轮她?尼它妈还真不是东西啊!我觉得自己已经够不是人了,但是,跟你比起来还是自愧不如!”

  这些小混混们虽然是人渣,但是,对尤小强这样毁自己妹妹的做法也看不起。

  当然,看不起是看不起,有机会去上一个大学生,大企业的白领,他们也不会错过,一个个跃跃欲试。

  “呵呵,这不能怪我,你们也看到了,她在大公司上班,一个月公子就几万,我朝她借两万块钱都不借给我,还让各位大哥砍了我的胳膊……是她不仁在先的,也不能怪我不义!”尤小强干笑一声,为自己辩护着。

  说到最后,他连自己都欺骗过了,咬牙切齿,是真把尤小柏给恨上了。

  “你妹妹有你这样一个哥哥真是倒了霉了!不过……兄弟们喜欢!哈哈哈……”豹哥大笑着。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行人上了两辆面包车,在尤小强的指引下疾驰而去。

  尤小柏自然不知道这些。一个电话,把她加班的好心情都给破坏掉了。

  

章节目录

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奥巴牛总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巴牛总统并收藏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