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

  “没有道理啊!难道我们找漏了?”

  王主任光秃秃的脑门上满是汗水。

  “王主任,他们会不会不在贵宾包间?这里应该还有普通包间,以及大厅吧?”部长助理提醒道。

  “不可能!”

  王主任想也不想,直接摆手否定。

  “助理先生,您不了解我们九州的国情,那个姓赵的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他跟九州龙组的人在一起,出来吃饭,怎么可能不在贵宾包间?我们九州人,都是最爱面子的。”

  说到这里,他稍微顿了一下。

  “不过,我们去看一眼,也没关系!”

  找不到人,王主任只能把普通包间又找了一遍。

  一群人浩浩荡荡,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果然,普通包间里也没有。

  王主任一副早知道如此的表情。

  “我怀疑,李忠飞是不是在骗咱们。或者,干脆姓赵的在骗李忠飞,他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李忠飞就当真了。其实,他们根本就不在这里。”

  王主任一副料事如神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走着。

  渐渐到了晚饭时间,大厅里人很多。

  三坡野生鱼庄生意火爆,已经满座。

  王主任一边擦着汗,一边用手挠着胸前的痛痒处,放眼望去,热气蒸腾,热闹无比。

  “看到了吧,我都说了,不可能有的。”

  “在那里!”

  王主任正说着,一个罗马保镖突然开口,打断了他。

  “嘎?”

  王主任顺着看过去,立刻长大了嘴巴,合不拢了。

  果然,赵有为和军师等人就在那里,大厅很普通一个小角落里。几个人围着一张大桌子,正吃得不亦乐乎。

  他们中甚至有人光着膀子,围着一口大锅,大杯喝着酒,吵吵嚷嚷,跟大厅里的气氛十分契合,哪有一点“大人物”高贵的样子?

  也多亏这些保镖都受过专业训练,对辨识人的能力远超常人,而且,坦克靠着一根柱子坐着,他旁边是矮人,两人都光着膀子,特征明显……否则的话,真容易给忽略过去。

  “真在这里?这个姓赵的,不按常理出牌啊!他们怎么能在这里吃饭呢?堂堂龙组成员,连个雅间也不用,有损形象啊!”

  王主任吞了一口唾沫。半天才反应过来。

  “王先生,我们可以过去了吗?”

  埃里克的部长助理显然对于这种耽误时间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意。

  “好的!好的!”

  王主任赶紧点点头,率先过去。

  虽然心里对赵有为一万个不满,但是,脸上却是挤出笑容:

  “赵先生原来在这里啊!也不找个包间,真是接地气啊!”

  接地气,这绝对是个褒义词啊!

  不过,赵有为并不领情,而是随意地摆摆手:

  “吃东西,又不是看场面。在大厅里,更便宜一些。”

  王主任满脑袋黑线。

  你们龙组,会缺钱?

  而且,看你们点的这一桌子菜,一眼就能看出来自亚马逊的野生鱼,桌上摆着的,不是茅台就是法国进口红酒……这是省钱的样子吗?

  不过,人家这么说,他也不能当面反驳。

  “赵先生真是节俭,节俭!呵呵!”王主任只能附和地笑笑。

  刚要开口提正事儿,刚才那个服务员小跑着过来了。

  “原来你们在这儿!你们不能走!”

  过来一把揪住了王主任的胳膊。

  “你要干什么?”王主任脸一沉,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

  今天在这个餐厅里,他可是吃了好几次憋了。

  “干什么?你还没买单呢!我怕你跑了!而且,刚才你在贵宾区,挨个包间推开门闯进去,我们的贵宾都大为不满,我们饭店的名誉都被你给毁了,你不能走!”那个服务员却是根本不怕他,揪着他的胳膊不放手。

  “什么?你们名誉被毁了?你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们这个什么狗屁饭店关门?小姑娘,不要给你们老板招灾!我不管你们老板是谁,他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情,肯定首先开除你,你信不信?”王主任语气发冷。

  胳膊猛地一甩,把服务员的手甩开了,顺势一巴掌准备抽过去。

  但是,他的胳膊刚刚举起来,就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是坦克出手了。

  坦克坐在旁边,比普通人站着还高,胳膊一探,就把王主任的小胳膊抓住,像是抓着一个三岁小孩一样轻松。

  “这位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王主任干笑一声,扭头问道。

  坦克没有说话,赵有为翻个白眼,开口了:

  “什么意思?王主任,我还想问问你是什么意思呢!无缘无故,闯进我的饭店来闹事,打扰我的客人就餐,殴打我的服务员,你这是想干什么?”

  “嘎?你的饭店?这家野生鱼庄,是你开的?”王主任愣住了。

  “当然了!我小屁民一个,难道,开个饭店还不行?”赵有为反问一句。

  “当然行!”王主任点点头,又赶紧摇头,“不!您哪是小屁民啊!赵先生真谦虚!我不知道这儿是您的饭店,既然是您的饭店,那就算了,都是误会!兄弟,你可以放开我了。是这样的,赵先生,我们这次来……”

  王主任把这件事情一语带过,急急忙忙地就要提正事儿,赵有为赶紧伸手打断了他:

  “等等!等等!我没听错吧?什么叫算了?这事儿算不算,难道,要你说了算的?”

  坦克抓着他的手,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啊?”

  王主任愣住了,有些不解。

  他觉得,自从进入这家鱼庄起,受委屈的都是他啊!

  按照他原先的想法,事后肯定要查出这家鱼庄的主人是谁,然后,让他知道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既然知道是赵有为,他就此作罢,已经很给面子了啊!

  怎么,看样子,赵有为还不乐意?

  “那,你还想怎么样?”王主任咽了口唾沫,那只还能活动的手伸出,挠了挠胸前,那里又痛又痒,非常厉害。

  “当然是赔偿了!我辛辛苦苦开这家鱼庄,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业绩。被你这一闹,对我的声誉影响多不好啊!以后,我的生意都没法做了!”赵有为说道。

  “赔,赔偿?”王主任的脸色有些难看。

  看对方这样子,似乎胃口不小啊!

  而且,钱还是小事。关键是面子问题。

  这赔了钱,面子也就丢了。

  不过,现在的情形,看样子不赔偿,对方是不肯罢休的。

  越来越多人围观,还有外宾在身后看着,王主任心里一阵焦躁,只能点点头。

  “好吧,赔偿!应该的!的确是我打扰了贵店的生意。不知道赵先生想要什么赔偿?”

  “这样吧,今天来吃饭的所有人,你都给结账得了!”赵有为随口说道。

  “好吧!”王主任点了点头。

  心里疼了一下。不过,也能接受。

  这一家鱼庄,看着规模一般,这一中午的营业额,一百万能打住吧?

  “大气!”

  赵有为伸出大拇指,赞叹一声,伸手朝旁边那个服务员招呼一声:

  “小张,快去把账单拿来,先让王主任刷了卡。”

  “是,老板!”那个服务员小张高高兴兴地去了。

  “现在,这位兄弟可以松手了吧?”王主任朝坦克笑笑。

  “哼!”坦克冷哼一声,松开手。

  王主任揉了揉手腕……火辣辣的疼,被这一抓,都肿了。

  腹诽一句,这个大块头,真是太粗鲁了。

  “王主任,账单!您看看对不对?”

  服务员小张高高兴兴地拿账单过来。

  “不用看了!直接刷卡吧!”

  王主任把银行卡递过去。

  看什么看?他又不知道各桌客人都点了什么,哪里知道对不对?看了也白看。

  “王主任真是大气!”

  服务员笑眯眯地夸赞一句,崇拜的眼神,看得王主任非常享受。

  “这算不了什么……”

  随意地挥挥手。

  不过,就在小张刚要收起账单的时候,王主任不经意间随意扫了一眼,立刻浑身一颤。

  “等一下!”

  一双胖手伸出去,几乎是抢一样,把账单抢了过来。

  “五……五百多万?在座这些人吃的饭,花费了五百多万?”

  他的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是啊!才五百多万!我们小饭店的消费,不能跟王主任常去的地方比。”赵有为一边吃着一碗“粉丝”,一边说道。

  王主任的眼皮子剧烈地抖动着。

  谁说才五百多万了?好像是嫌五百多万少一样!这是太多了好不好?

  “这……您这一桌,就将近两百万?”

  王主任咽了口唾沫,看了看赵有为他们那一桌菜。

  赵有为正呼噜噜地吃着“粉丝”,看也不看他,用筷子招呼着大家:

  “快点吃!这鱼翅凉了就不好吃了!”

  噗!

  王主任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鱼翅,要这么大碗吗?

  更贵的估计是那些酒,全都是法国年份名酒。茅台是最便宜的,在坦克和矮人身后摆了一堆空瓶子,估计是两人喝不惯红酒。

  “王主任,您的卡里不会是钱不够吧?那可就令人尴尬了!”

  

章节目录

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奥巴牛总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巴牛总统并收藏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