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些蛮夷,龙翼可是不怎么害怕的。

  招式大开大合,一路狂追猛打。

  沙旺也算是一名降头师。不过,面对同阶的近战,那些本事根本就使不出来。

  用了两次毒,都被龙翼给躲过了。

  身为龙组长老会的精英,龙翼战斗经验丰富,不是那么容易中招的。

  如果偷袭的话,沙旺倒是有成功的机会,现在正面对战,他完全是被虐打。

  嘭!

  龙翼一巴掌拍在沙旺的胸口。

  哇!

  沙旺一口鲜血喷出。

  龙翼很谨慎,闪身躲避……一名降头师,喷出的鲜血也不是那么好沾惹的,不能大意。

  不过,龙翼小看了沙旺。

  看到龙翼躲避,沙旺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他手中的木杖一挥。

  嘭!

  那口喷出的鲜血仿佛瞬间爆炸开一样,化作一团血雾,向着龙翼笼罩过去。

  根本就避无可避。

  龙翼脸色凝重,胳膊一挥,上衣挥过,将这团血雾全都罩住。

  不过,下一刻,他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一声惨叫,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样,猛地甩开,把那件衣服扔掉。

  只见,他的手上一片血红……那是一个个红色的小虫子。

  这些虫子只有针尖大小,密密麻麻,顺着衣服爬到了龙翼的手上。

  刚才沙旺喷出的那一口鲜血中,竟然满是小虫子,看上去令人头皮发麻。

  “滚!”

  龙翼俯身,一巴掌拍进土里,想要将手上的小虫子震掉。

  但是,他这是徒劳的。那些小虫子爬在手上,就仿佛长在上面一样。

  沙旺单手放在嘴边,口中念念有词,仿若咒语一般。

  那些小虫子听到这种声音,迅速变得疯狂起来,开始往肉里钻。

  “啊!”

  龙翼发出痛苦的吼声。

  他的手,皮肤瞬间就被那些小虫子吞吃干净了,露出里面的血肉组织,还有淋漓的鲜血……当然,没有血滴下来。

  因为,血珠子都被小虫子给吃掉了。

  “降头术!”

  龙王眉毛一挑。

  哗!

  手一推,轮椅横移过去,一掌向着沙旺拍了过去。

  沙旺见状,一只手掌拍出,在自己胸口猛地用力一拍,一张口,一道鲜血向着龙王喷去。

  他想要故技重施。

  龙王可不是龙翼能比的。

  他早有准备,身体微微一避的过程中,胳膊往前一探,围绕着那道鲜血,划出一道弧线。

  太极手法!

  那道鲜血立刻跟着龙王的手势改变方向,但是,被内力隔离,始终隔开一点空间,没有触碰到龙王的手掌。

  然后,就见龙王手一甩。

  啪叽!

  那道鲜血直接落在地上,鲜血殷红,滋滋作响。

  能看到一个个针尖一样大小的虫子在里面蠕动着,然后,很快归于平静。

  显然,这种虫子虽然可怕,但生命力并不是特别强。一旦被沙旺喷出来,离开人体之后,不能迅速进入另外一个寄生体中,就会死亡。

  但是,一旦让它们进入,就非常麻烦了。

  龙王出手如电,胳膊一探,抓向沙旺的喉咙。

  沙旺吓了一跳,身形爆退的同时,手中木杖砸下来。

  龙王冷哼一声,不闪不避,胳膊轻轻一震,将木杖格开,大手掌一把,掐住了沙旺的脖子,将他控制住。

  与此同时,龙组战士剿杀其它泰西国高手的战斗也已经收尾。

  地上,一具具尸体横陈。

  除了沙旺之外,只剩下两个活口,都被打断了四肢,躺在地上。

  “啊——”

  龙翼嘶声惨叫着,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的额头,汗水直冒,脸都扭曲了,左手使劲儿抓着受伤的右手。

  “解药!”

  龙王抓着沙旺,目光凌厉。

  “没……没有!”沙旺张大了嘴巴。

  被龙王抓住之后,他就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内力侵入到身体中,体内的内力全都被冲散了,全身酸软,一动都动不了。

  沙旺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他知道自己跟龙王之间有差距,他也没想过自己能打败龙王……哪怕龙王重伤之后,境界跌落,也不是他能够比的。

  沙旺很有自知之明。

  但是,他跟龙王之间的差距竟然这么大,大到他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这就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了。

  真不愧是龙王啊!

  这时候,沙旺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咔嚓!

  咔嚓!

  他“没有”两字刚出手,龙王就动手了,直接把他的双臂全都敲断。

  “解药!”龙王只有两个字。

  “没有……”

  沙旺疼得浑身大汗都冒出来了。

  咔嚓!

  咔嚓!

  龙王毫不犹豫,干脆利索地出手,将他的双腿也都断掉。

  “解药!”

  还是两个字。

  说出的同时,一道内力灌入。

  沙旺只感觉一道热流从身体中窜进去,筋脉中立刻犹如千万只蚂蚁噬咬一般。

  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喊出声,但是,却是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

  沙沙沙!

  有细碎的声音响。沙旺的身上,一只只细小的虫子爬了出来。

  这些小虫子,都是针尖大小,远远看上去,像是一片红色的血流出来一样,向着龙王的手“流”了过去。

  “雕虫小技!”

  龙王轻哼一声,手掌一震。

  沙!

  那些小虫子全都被震落地面,没有一只能爬上他的手掌。

  “什么降头术!只是我九州蛊术的分支而已。老夫跟九州蛊师打过多少交道,你小小降头术,敢在老夫面前班门弄斧?”

  龙王的语气中带着蔑视。

  内力鼓荡,沙旺浑身的皮肉都犹如被风吹的布片一样,迅速地抖动着。

  偏偏沙旺张大了嘴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的身体,开始变得发红,鲜血充溢。

  沙旺是一名降头师,如果落入敌人手中,他不想活的话,本来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自杀。

  但是,龙王掐着他的脖子,他竟然连死都做不到。只能承受着这巨大的痛苦。

  “啊——”

  龙翼的叫声越来越凄惨。

  肉眼都能够看到,他的一条手臂在迅速变红。从手掌,向小臂,再向手臂上方……

  眨眼间的功夫,他的大半条手臂都变成了赤红色,仿佛充血一样。

  他的一只手掌,血肉都被那些小虫子们吃去了大半,露出了森森白骨,看上去恐怖无比。

  “快!龙王!救我!”

  龙翼瞪大了眼睛,大叫着。

  龙组战士完全没有了刚刚完胜的喜悦,看着这恐怖的一幕,脸上都带着焦急。

  龙翼,是长老会长老啊!

  这次行动,龙王之下,龙翼就是第一高手了。

  当然,龙武还没赶到!

  没想到,这降头术这么可怕。

  龙王的手,稍微松了松,一道内力注入,护住沙旺的心脏和声带,让他能够说出话来。

  “没……不不不!龙……龙王,请您听我说……说完!我是真……真没有解药!”

  如果现在能哭出出来的话,沙旺绝对早就哭了。

  同时真没有解药啊!

  其实刚才第二次龙王问的时候,他就想说,他真没有解药。

  可惜的是,龙王误会了……两条腿白白被断掉了。

  “我这降头术,母虫是师父培养的,我只有子虫……这不是毒药,根本就没有解药。”

  沙旺脸上的表情,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唯有声音带着哭腔。

  这种痛苦,不是亲自尝试过,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啊!

  “降头术的虫子,是可以主人控制的吧?你把它们唤回去不就行了?”龙王沉声道。

  “本来……是行的!但是,我这子虫品质不一般。师父为了增强我的实力,给我的子虫,是他老人家的母虫培养出来的。否则的话,以龙组这位高手的实力,怎么可能抵挡不住?”

  “这种子虫,我还没有驾驭熟练,平时我能控制,一旦见了血,本性发作,我控制不了啊!”

  “尤其,这位龙组的高手,是习武者,鲜血不同于普通人,子虫尤其喜欢。子虫已经尝到甜头,它们不饱引,是不会回来的!”

  沙旺声音干涩,老老实实地解释着。

  龙王心一沉。

  这是他最担心的情况。

  他知道,沙旺没有撒谎。

  因为他对泰西的降头师有所了解。

  降头术,听起来很恐怖,其实,也是对虫子的控制。

  最早,是从九州南疆巫蛊一脉,传承过去的。

  南亚东南亚一带地理气候独特,尤其是一些热带雨林中,各种毒物品种很多,跟九州南疆一带完全不同。

  因而,渐渐发展出自己独特的形式来,形成了降头师这个职业。

  不过,热带雨林中培养出的毒虫,往往野性难以驯服。

  降头师驱使它们杀人,经常会出现不受控制的情况。

  如同沙旺说的这种情况,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一旦放出去,它们尝到好处之后,不吃饱是不会回来的。

  甚至有一些毒虫,会反噬主人,把主人吃掉……降头师一脉,大部分都是死在自己豢养的毒虫口下。

  因为他们阴狠毒辣,很少有人敢招惹他们,死在别人手里的,反倒是极少了。

  “学艺不精!你们降头师,从我九州偷学蛊术,很多驱使手法不对,最终害人害己!”

  龙王冷哼一声,翻手,拿出一柄长刀,准备将龙翼的手臂斩下来。

  

章节目录

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奥巴牛总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巴牛总统并收藏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