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如梅感觉自己手更是痛了几分,忙点头:“是,七姐儿还是清白的姑娘,姐儿还有什么就一并问吧,伯母一定快快回答。”冷如梅受不了,再痛下去她要疯了。

  木晓晴看到娘亲的异样,冲过来指着木七骂道:“木七你这贱人,快松开我娘亲的手。”

  木七对木晓晴是完全不理睬,眼睛看着冷如梅,嘴上很是温柔的说道:“六姐没看到我正在和伯母好好说话吗?伯母你是想我松开,还是我们继续说下去?”

  冷如梅哪里听不出木七的威胁,出声呵斥自己女儿:“晴儿你退后,娘要和七姐儿好好说话。”

  木晓晴浑然不知冷如梅的痛楚,只对她为木七撇清的行为很不满:“娘……”

  木晓晴屡试屡爽的撒娇这次对冷如梅并不管用,只见冷如梅狠狠的说道:“退后。”

  木晓晴哪里被人这样凶过,委屈得眼泪在眼圈打转,可是再也不敢造次,退回了老太太身边。

  木七很满意冷如梅的表现,手上减了一分力,继续问道:“是谁如此陷害我?”木七自然知道真凶就是冷如梅母女,可是她没任何证据证明是她们做的,冷如梅身后还有一个冷家,还有两个女儿嫁得不错,在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面前,木七如果贸然行动,只会被反咬一口。

  不过不能定她罪,不代表奈何不了她们,木七决定先拿一个冷如梅的走狗开刀,以后的人生还长,她有的是时间慢慢折磨她们。

  冷如梅犹豫了两秒:“是,是胡海做的。”

  木七听了冷笑:“伯母你是把我当傻子耍吗?胡海一个下等仆人,我的存在碍不到他半分,他害我作甚?伯母你好好想想,如果想不出来,就站到你想出来为止。”木七要么不出手,出手她就要斩掉对方一个有分量的人物。

  手腕上的痛让冷如梅很清楚,如果要保住自己的手,她只能舍弃一个人了:“是冷绍财,他是主谋,他是我堂弟,他看不惯你压在晴儿上头,所以动了歪心要除掉七姐儿。七姐儿我该说的都说了,我可以回去了吗?”冷如梅推冷绍财出来,这会是手痛心也痛,她的心腹啊,她的左右手啊,就这样折了。

  木七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笑容很美,勾魂摄魄,可是看在冷如梅的眼里,只感觉瘆人,瘆得人头皮发麻,她发誓,这次回去之后,她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木七这贱妮子。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伯母如果回答得好,我们马上回去。”木七因为手上用力,身上的力气急促消耗,头已经开始发晕了,她不断的靠掐着左手的手心,让疼痛帮自己醒神。“请伯母回答我,大伯是不是霸占了我爹的房子和安定候府所有的产业,如今我长大了,大伯是不是该把安定侯府的一切交还给我?”

  话落,冷如梅还没出声,倒引起了老太太的愤怒,不断的用拐杖敲击着地面:“造孽啊,天要亡我木氏,木七你个不肖子孙,为何不去死!”

  木七斜眼看了眼老太太,她确定如果老太太此刻不是气得腿发抖,走不动,一定会上前用拐杖把她敲死。一个想她死之人,即使她是年过半百的老太太,也勾不起木七心底一点点的心软。

  手上用力,用尽了全身力气,她就要让老太太亲眼看着,她这个不肖子孙,如何夺回她爹的一切!

  冷如梅一个养尊处优的妇人,哪里受得了这种痛楚,张嘴就答:“是,是我家老爷霸占了安定候的宅子,还有名下所有的产业,你让我回去,回去我叫老爷把这些东西都还给你。”冷如梅受不了,她真的受不了了,痛得她身体直哆嗦,好想晕过去,可是痛楚又让她脑子更清晰的感知疼痛。

  冷如梅话落,木七的身后传来一声惊呼:“老太太,老太太,快来人啊,老太太晕过去了。”

  木七听着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要不是老太太如此偏心,今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真正的木七也不会死,她也不会穿到这个地方来。

  说这一切是命,不如说是老太太一手造的孽,老人无辜,木七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又何罪之有,生生被这些人面兽心的东西夺去了性命。

  世道轮回,都是因果报应。

  木七把冷如梅的手松开,冷如梅如获大赦,快快的往后退,看着木七的眼神是又怒又惧。她很想离木七这恶魔远点,可是身子不争气,刚走两步就晕了过去。

  木七冷冷的看着冷如梅倒地的身体,就如在看一具尸体般,冷如梅,你以为今日这样就算结束了吗?这才刚刚开始,以后还有得你晕的。

  向围观的百姓道了谢,木七迈着僵硬的步子,越过门口的众人,要知道她现在很晕,但她一定不能在人前倒下,只要她一倒下,她今日做的所有就都白费了。不仅白费了,她很是确定,只要她晕过去,这些人一定会把她活剐了。

  不得不说人的精神力量无限大,要是放平时木七这样的身体,早倒下晕个十天半个月了,可是这会她还很清醒着,不仅清醒,脑子还能把所有要做的事都有条理的梳理一遍。

  木七僵硬的走着,忽然听到身边“咚”的一声响:“小姐赎罪,老奴来迟了。”木七听到声响吓了一跳,侧身看去就见一个青衣棉袍的中年男子跪在边上,男子身材高大,一看就是习武之人,一张沧桑的脸,此刻满是悲痛。

  木七凝眉想了一会,才记起眼前男人的身份:“木桑,你怎么在这里?”木桑是安定侯的手下,以前也是侯府的管家,后来被冷如梅撵去济州的庄子,离都城有三百里地,按理他这会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木桑见小姐头发都结成了一条条的冰晶,双手惨不忍睹,一个坚强的汉子忍不住失声嚎哭:“小姐,老奴对不起你,对不起将军,对不起夫人,是老奴没有照顾好小姐!”

  木七听着哭声感觉头痛,她现在浑身上下都要结成冰块了,哪里还有力气安慰人。“别哭了,我的脚冻伤了,先回去再说。”

  木桑听小姐这么说,才忆起小姐是从河里爬起来的,只怕都冻坏了:“小姐,老奴抱你回去吧,这样快点,巧玉这会应该已经把水烧好了。”木桑不愧是兵将出身,情绪收得很快,这会一反应过来,就要抱木七回院子。

  木七此刻真的是全身的都麻木了,有人帮忙不用走自然也乐意,点点头,由着木桑把自己抱起,几个飞跃就回到了离院。

  给读者的话:

  大家好,我是木小狸,携新文前来报道,此文绝对的女强,喜欢的收一个!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