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玉听到动静,赶忙迎出来,眼睛红红的,肿得像个核桃一样,一看就知道哭了好久。“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话音刚落,脸颊的泪水也跟着滚落下来。

  木七虽然性格孤冷,可是也不代表没有感情,有人真心对她好,她还是会感动的。上前摸了一下巧玉的头,说道:“你再哭下去,你家小姐可真要死了,我现在冻得全身都没有知觉了,你去给我备一桶温水,还有一碗姜汤,要快。”

  巧玉听小姐这么一说,哪里还有心情哭,快速的应道:“奴婢马上去准备。”

  木七回到温暖的室内,身上的冰开始融化,不时有水滴落,一会功夫地上便积了一小滩水。“木桑。”木七刚想进里间,忽然忆起有些事还没处理完,又回头叫住木桑。

  木桑一直候在门外,听到小姐叫,急忙闪了进来:“老奴在,小姐有何吩咐?”

  “你去把冷绍财捉了,先关起来。”木七可没有忘记这条冷如梅的走狗,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木七表情凝重的问道:“木桑,这侯府还有多少我爹留下来的人?”要办大事,她必须要有自己的人,侯府被木明崇掌管了十几年,谁知道现在的侍卫是敌是友。

  木桑听了小姐的话,沧桑的脸掩饰不住的激动,一双浑浊的眸子,闪着精光:“小姐莫非是想……”木桑没有把话说全,他盼了十几年,这会悟到小姐的意思,但不敢说出口,就生怕会再失望。

  以前他没少跟小姐说这些,要她摆出安定侯府大小姐的架势,只有小姐强大了,才不会被人欺负。可是小姐都是笑笑,并不放在心上,今日他赶到候府大门的时候,看着台上不卑不亢的小姐是泪流满面,小姐这才像一个将门之后,堂堂安定候府大小姐岂容得旁人任意揉捏。

  木七很喜欢木桑的聪明:“就是你想的那样。”

  木桑听了大喜,急忙跪在地上:“小姐只要你有这份心,老奴一定帮你办得妥妥的,你好好休息,老奴这就去找人。”

  军人终究是军人,虽然十几年没上战场杀敌了,可是还是保留着那份血性。木桑只感觉全身血液沸腾,这种感觉不亚于当初和将军在战场杀敌。

  事情吩咐完,巧玉也把水弄好了,木七把身上的披风解开,摸了一下黑亮的毛发,今日要不是有这披风,怕是她也撑不了这么久吧。她日遇上这披风的主人,一定要好好道谢才行。

  白色的里衣现在冰块已经消融,又变回了湿哒哒的样子,可是木七感觉不到冷,这很糟糕。待把鞋袜退去,木七看到自己的脚已经发黑了,脚趾头肿得像馒头大小,这是严重冻伤的表现。

  木七一阵后怕,想起前世和战友一起去一处极寒之地执行任务,因为对方势力很强,他们只能埋伏在外围等待时机。那时是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一个昼夜一动不动的躺在雪地里,冰当床雪当被的,那种寒冷可想而知。最后任务虽然完成了,可是有两个战友的脚却冻伤坏死了,从大腿根部以下全部截肢。

  木七亲眼看过那被切下来的双腿,肿得像成人的腰那么粗,已经变成了紫黑色。她现在的小腿也肿得像大腿粗了,如果再过半个时辰,木七自己都不敢想象是什么后果。

  冻伤严重,只能一点点去暖和,木七吩咐巧玉准备的是温水,她人泡进去,根本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倒是精神松懈下来了,身子一直打寒颤,上下牙齿敲得“咯咯”直响。

  “巧玉,给我再备一桶热水来,最好还给我切一碗辣椒。”

  巧玉虽然不知道小姐要辣椒作甚,可是还是利索的切了一大碗红彤彤的指天椒端过来。

  “倒进去,再给我加点热水,一直保持温温的。”古代没有那么齐全的驱寒设备,木七只能用最残忍的法子,快速的恢复体温。

  巧玉手顿了一下,这辣椒有多辣她是知道的,她现在两只碰过辣椒的手,还火辣辣的痛,小姐这么细嫩的皮肤要泡辣椒澡,这得多难受啊。“小姐,这辣椒辣得很,万万使不得,奴婢还是出去给你请大夫吧。”

  “你觉得你现在出去请大夫,让冷如梅她们知道我生病了,她们不会故意使坏?倒进去,我心里有数,痛点又死不了人。”不管是前世的小七,还是今生的木七,她都很惜命。

  就在木七主仆想尽办法驱寒的时候,梅院里也一团乱。

  “我的手,我的手,痛死了,快,快传大夫。”冷如梅没晕多久,就被手腕上的伤痛醒。

  木晓晴伺候在左右,听到自己娘亲呼天喊地的叫痛,心里是又急又无计可施:“娘,哪里痛?晴儿帮你揉揉,大夫刚来过了,说是,说是娘你的手没事,抹点膏药过两天就好了。”

  对于冷如梅的伤,木晓晴也很是不解,明明她的手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表现得也是很痛的样子。可是大夫检查硬是没有发现任何伤口,就连大夫看完,也是一副意有所指的样子,说白了,人家也是觉得自己娘亲在装手痛。

  木七用巧劲把冷如梅手腕捏碎也是这么一个理,这古代行医,讲究一个望闻问切,冷如梅的手伤要过两天才显出来,这望根本望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两天就算她痛得死去活来也找不出病因。

  身体是自己的,冷如梅哪里相信自己手没事的鬼话,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手废了的恐怖样,脾气很是暴躁。“庸医,找,给我找都城里最好的大夫来。”

  冷如梅朝着奴婢们发了一通脾气,才转头拉着自己女儿的手,哭得满脸都是泪:“晴儿,娘没装,娘的手是真痛,娘快要痛死了。”委屈难耐的模样,好不可怜。

  木晓晴好不心疼:“娘不哭,不哭,晴儿帮你揉揉,揉揉就不痛了。”

  木晓晴一边说,一边伸手帮冷如梅揉受伤的手腕,可是她手刚碰到冷如梅的手腕,冷如梅就发出一阵杀猪似的嚎叫:“痛,痛,痛死了。”

  木晓晴只得把手收了回来,一脸怨恨:“娘,我去找木七那贱人算账,打死那小贱人给娘报仇。”木晚晴说着就往门口走。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