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冷如梅顾不上手上的痛楚,半弓着身子,用力把木晚晴拉回来:“晴儿你糊涂,你娘都在她手上吃了暗亏,你这过去不是送上门找死吗?”冷如梅现在对木七的手段还是后怕,她总觉得今日的木七和以前不一样了。

  木晓晴很不以为然:“娘亲,木七那贱人刚才不过是仗着人多,这会在候府里,大门关上,要弄死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冷如梅看着一直被自己呵护着长大的小女儿,忍不住摇头,晴儿这样直突突的性子,以后嫁人了,如何斗得过婆母小妾?冷如梅想着,一脸的忧虑,不管如何一定要保住安定侯府这个靠山,这样晴儿才能嫁得好,以后嫁人了也才能不被欺负。

  “今日事情闹得这么大,如果木七又忽然死了,你说这件事情传到圣上耳朵里,我们还有活路吗?晴儿,听娘一句劝,这木七现在还动不得,你快找人叫你爹赶紧回来。”老太太压不住木七,冷如梅现在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了自己丈夫木明崇的身上。

  再说这木明崇也不是什么好人,游手好闲,懒惰无比,整天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这从六品的官职也是这些纨绔子弟帮谋的。已经两天没回来了,这会不知又到那浪荡去了。

  睿王府

  睿王钟离文昊是已故大皇子的儿子,当今圣上的长孙,父母早亡,偏生又体弱多病,甚得皇上的宠爱,十岁封王,单从封号一个睿字,便可以看出皇上对这皇长孙是多么的重视。

  甚至还有很多人传言说,要不是这睿王体弱,被太医诊断没有几年好活,这太子之位一定非他莫属。

  再说这钟离文昊回到王府,便吩咐风影把府里的伤药取来,这会正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挑选能用得上的。

  “这风寒药多拿点,不然那丫头病死了,拿什么还本王的人情?”钟离文昊说着从一堆药中抽出一个黑色的陶瓶递给风影。

  犹豫了一会觉得不够,又从里面找出一个罐子:“这外伤药也带点,她那手,啧啧,不用点好药只怕要废了,还有冻伤药,一并带点。”钟离文昊看着风影手上的几样东西,满意的点点头:“好了,就这些了,不知道那丫头看到本王送的薄礼会不会感动得想哭。”

  风影听了,嘴角直抽抽,爷,你确定这些是薄礼?

  神医白慕的药,可是千金难求,市面上还是有价无药,你这一出手就是几大样,你这么大方,白慕神医他知道吗?

  想归想,当然这些话风影只能烂在肚子里,认命的给木七送药,谁叫人家现在是爷的新玩具呢?

  想到玩具,风影又想到前些日子爷的爱宠,一头黑色的狼,爷宠这狼的时候,可是真的宠。不仅单单给它辟了一个院子,把里面的建筑全拆了,还叫人每天猎一些活物放进去逗黑狼。

  平时还不时的把黑狼带出去溜,就在都城的人们都接受爷的这头凶猛的宠物的时候,爷居然下令把黑狼给宰了,而且烤着吃的时候,吃得很是欢快。这不是爷第一次这样对待自己的爱宠,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爷现在对木小姐这么感兴趣,难道她是爷的新宠?

  想到这个可能,风影只感觉毛骨悚然,这木小姐好歹也是人,烤了吃怎么都觉得残忍?原来还觉得木小姐不值得爷对她如此之好,这会想想风影只觉得木小姐好可怜。

  “难道小黑死后本王太寂寞了,总觉得养病的日子无趣得很,木七,唉,本王将就点,就你了。”风影刚走不远,就听到自家爷在身后喃喃,当把话听完,他踏着树枝上的脚一抖,差点没从树上摔下来,果然。

  安定侯府离院

  木七用辣椒泡澡,终于起了效果,身子渐渐的有了一些暖意,手脚也不抖了,精神恢复了过来,才发现巧玉走路的时候很怪异:“巧玉你的腿怎么了?”

  巧玉一直忙前忙后的帮小姐加水,这会也完全顾不上自身的疼痛,这会听小姐问起,把脚收了回来,讪笑道:“没什么,就是刮破了点皮?小姐还要加水吗?奴婢再去提。”巧玉有意想要错开话题。

  木七不理,看着她的大腿部问道:“磨破的?木桑是你去找回来的?”木七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巧玉很忐忑,以为小姐是怪她多事,急忙跪下来:“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昨天小姐被管家带走,奴婢去求夫人没用,所以只能去济州找木管家。”

  木七看着跪在地上的巧玉,心底升起一丝怜惜,想到原主的怯弱,何德何能有这样忠心护主的奴婢。“起来吧,我不是怪你,都城离济州三百里,来回六百里,你一个弱女子居然骑马走了这么远的路,累坏了吧?放心,以后你家小姐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木七只要一想到眼前这个只比她大一岁的孩子,居然一个人冒着危险忍着痛楚去给自己搬救兵,她这心就软成一片片。前世的她是孤独的,都说雇佣兵是杀手,一个杀手就应该是冷酷无情的。

  她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她不知道有家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可是这会在古代,面对这个娇弱的孩子,她的眼睛有一种酸涩的感觉,心底被一种暖暖的东西填满。原来有家人的感觉是这样的,是的,家人,一个人能为了自己把生命豁出去,这不是家人是什么?

  当然这也有一定的古代尊卑观念作祟,但木七认为更多的是一个人的心意,巧玉原本就是一个奴婢,她也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侯府大小姐,想必平时也没少受欺负。她死了,巧玉在哪都还是一样做奴婢,可是巧玉却不想她死,千难万险的去搬救兵,就冲她对自己的这份情,木七都觉得必须以后把她当亲人待。

  巧玉一个人骑马去济州,可是毕竟是个孩子,这会被小姐的话一暖,顿时也就觉得想哭了:“小姐,奴婢不想你死,奴婢要一辈子伺候小姐,伺候姑爷,伺候小少爷。”

  木七听了巧玉的话,忍不住笑了,古代是什么制度,三妻四妾啊,她这个一夫一妻制思想根深蒂固的人,可接受不了与人共享男人。她认为每天面对那些糟心的人和事,还不如一个人过着舒坦。

  何况她现在是安定侯府的大小姐,应该凭侯府的家业也够她一辈子衣食无忧了。木七心底这样打着主意,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的发展还真由不得她控制,这个以后再述。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