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却忽然听闻,睿王爷带着爱宠小白在鸿福楼出现,小白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追咬安定侯府的大小姐。

  听到这消息,两拨人马,有喜有怒,风瑾松开了拳头,嘴角上扬,他就知道他家王爷不会坐以待毙。风瑾看着三位王爷铁青的面色,一脸奉承的讪笑:“劳烦三位王爷稍候,小的这就去请王爷回府。”

  瑞王狠狠的盯了一眼风瑾,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定王、惠王接着跟上,五百锦衣卫紧随其后。

  再说木七,坐着马车一路来到鸿福楼,东吴国人有吃朝食的习惯,这会虽说还早,可是鸿福楼里也坐了不少的食客。

  巧玉望着鸿福楼的大门,疑惑的问道:“小姐,我们这么早起来就是要吃早点?”巧玉是睡梦中被敲晕的,虽然她对忽然出现在马上有些不解,可是经过木七解释她是在睡迷糊的时候被拉起来的,自然很多事情记不住。巧玉摸着头,一脸憨笑,还在怪自己贪睡,木七别开脸不去看这个可怜的孩子,手刀多痛,她可是知道的。

  不仅巧玉疑惑,木七也疑惑,她不信钟离文昊要自己来这里,是要请自己吃早餐?这个人如果能这么好心,她愿意把心掏出来给人看。

  木七这会是都城里的名人,一进到鸿福楼,就有不少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木七装作看不见,要了一间雅间,和巧玉直接上了二楼,不管钟离文昊有何目的,既然来了,她就打算先把肚子填饱。木七是一个乐观派,并不会因为未知的事情,忧思过重,寝食难安。

  她一直认为,问题是用来解决的,而保持身体的最好的状态,是解决问题的最基础的条件。

  木七心态很好,可是她完全低估了钟离文昊的恶劣。只见巧玉连雅间的门都没来得及推开,一条白色的身影就蹿到了木七的面前,对她又撕又咬。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木七反应很快,可是终究没有有准备的畜生快。她一脚把白色的东西踹飞的时候,连带着衣裙也被扯下了一大块。

  白色的东西,躺在远处的地上,发出呜呜的呻吟,木七顺着声音看去,就见白色的东西,不是别物,正是钟离文昊的爱宠小白。

  想到自己两次救这个男人的命,结果不是被无视就是被利用。有权有势真是好,可以想利用谁就利用谁,木七没有任何一次,像这样渴望自己变强大。

  楼上的动静不小,大厅的很多食客纷纷站到桌椅上,伸长脖颈看热闹。“这不是安定侯府的大小姐么?怎么惹到睿王爷的小白了?”

  “什么叫惹到?明明是这大小姐名声太坏,连畜生都看不过去。”

  “要我看也是,想想安定侯多好一个人,大小姐出生,忽然人就没了,这大小姐就命硬克爹娘,以后谁娶谁倒霉。”

  百姓的议论声不大,却足够木七听得清清楚楚,是啊,她名声真坏,坏到钟离文昊想要做戏,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她木七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供所有人谈论,利用的笑话。

  钟离文昊就站在三楼的拐角处,听到人们的议论声,他在怀疑自己利用木七,是否真的过分了?可是戏已经开始,要收回已经不可能了:“小白,咬。”

  小白听到主人的呼唤,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木七,一副想上前,又怕挨揍的模样。磨蹭了好一会,终于扑了上去,它只是一只野兽,不懂人类的世界,它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要自己去咬一个喜欢的人。

  木七不是包子,自然也不会站在那乖乖挨打,小白刚扑上来,就被木七一脚踹了出去。木七冷冷的看着钟离文昊,这个男人她记住了,以后就算他死在自己面前,她也会上去补上两脚。

  小白虽小,可是毕竟是一只老虎,被木七连着踢了两次,身体里的兽性完全被激发了出来。对着木七一通狠抓猛咬,木七虽说身手灵敏,可是被空间限制着,完全舒展不开,很快身上就挂了彩,巧玉早已经被人控制在一旁,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木七被老虎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一把。

  这样的情况木七早已经预料,连自己救过两次的人,都如此待自己,她又如何敢奢望,这些素未平生的人帮自己解围。老虎的战斗力很强,一只没成年的小白虎却是减半,木七终于把老虎打得奄奄一息,而自己的衣衫也被撕咬得狼狈不堪。

  三位王爷来到鸿福楼,刚好看到木七和虎斗的尾声。木七走过去冷冷的扫了一眼,押着巧玉的人,那人正是驾车的车夫,看到这架势,自然也不会再做刁难,伸手帮巧玉解开穴道。巧玉一恢复自由,便抱着木七嘤嘤啼哭,小姐太苦了,为何老天一直要折磨她。

  木七也不说话,只是冷着脸,拉着巧玉在众人的注视下,出了鸿福楼,甚至经过三位王爷的时候,也没有行礼,冷傲的走了出去。

  惠王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木七身上,这个女人,有趣得很。

  钟离文昊看着木七远去的身影,想着她看自己那冷寒的眼神,他的心中一痛,仿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身体里抽离。

  木七拉着巧玉出到门口,就有一辆马车等在了他前头,驾车的是钟离文昊的暗卫风流,木七认识。“木小姐请上马车,小的送你回去。”

  木七冷冷的避开他:“不用。”以后有关钟离文昊的人,她通通都不要接触。

  风流看着木七狼狈的样子,一脸为难:“木小姐你看你现在这样子,走路回去也不方便,还是我送你吧。”风流此刻对木七生出了几分同情,但更多的是不亲自送木七回去,任务完不成会被王爷责罚。

  “听不懂人话啊,滚。”木七心里一腔怒火,想到自己好心救人,却沦落如此下场,想到自己一个优秀的雇佣兵,穿越到这个破地方,被欺被辱。

  木七吸了一下鼻子,抬头望天,据说想哭的时候,这样看看就不会流泪了。木七不想哭,在这个冷漠的古代,她不想软弱给任何人看。

  给读者的话:

  七夕没有人给小狸送花,小狸只能闷头写文,再加一更,没有情人爱,可以爱你们也是不错滴!只是木七这会有点惨,唉,我思过去,你没人爱,肿么也整得木七这么可怜!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