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钟离文昊回到王府,连看也不看两大车赏赐的东西,直接吩咐人送去安定侯府。风瑾不仅是睿王府的管家,也是钟离文昊最得力的助手,这会看到钟离文昊完整的回来,一颗心总算落回肚子里。

  “王爷,上次刺杀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是一伙流匪所为。”

  流匪,钟离文昊挑眉,都城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东吴国的皇城,聚集着禁卫军,锦衣卫,御林军,这样的地方也会有流匪,真把他当孩童了。

  不仅钟离文昊不相信,连风瑾也不相信,可是所有的线索调查到这里,也就全都断了。“老奴已经继续派人往下查了,相信很快会有眉目了。”

  钟离文昊摇摇头:“把人叫回来,对方这次是早有准备,再查下去也是一些小鱼小虾,横竖想本王死的人就那么几个,本王等着也就是了。”

  决明听说王爷回府,这会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只一眼,他就知道钟离文昊身上有外伤。“王爷伤在何处?”

  钟离文昊把衣服扒开,露出里面被木七包扎好的伤口,毫无意外此刻伤口又出血了。决明小心翼翼的把纱布揭开,都见不着木七高超的缝合术,就见钟离文昊的伤口已经崩裂,皮肉外翻很是狰狞。

  决明皱眉看着钟离文昊的伤口,又看到皮肉上的细线,问道:“王爷,你这伤口是何人帮处理的?”

  钟离文昊看着决明的表情,以为是木七在伤口上使坏,脸色徒寒:“可有不妥?”

  决明摇摇头,眼神精亮:“小人之前一直有用线缝合外伤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有论证,这会亲眼所见,倒是比想象中好上许多。王爷可否告诉小人是何人帮缝合的伤口,小人想和高人见上一面。”

  决明是一个对医学狂热之人,这会满心满脑就是想讨教木七的外伤缝合术。

  钟离文昊听到决明这么说,脸上浮着笑意,没想到这小东西还有点真本事,连决明也赞赏有加。想到木七,钟离文昊眼前又浮现那冰凉的眼眸,出声叫道:“风流。”

  风流今日没完成任务,这会一直在房顶吹风,自我惩罚,听到主子唤自己,无奈的摸摸鼻尖,终究还是来了。

  “木小姐后来怎么样了?”钟离文昊这会就是一个矛盾体,利用木七的时候就光想着她的坏名声,这会利用过了,又想知道她好不好?

  风流自知躲不过,只能把木七不坐马车,一路走回侯府,他跟在身后护送,一一说了出来。

  钟离文昊想到木七的倔强,这次他们的怨算是积下了。不知道怎么,钟离文昊眼前就出现木七走在街上,被人指指点点,孤单落寞的背影,他的心中升起一股酸涩。也不顾决明在帮自己处理伤口,忽然就坐了起来。

  吓得决明手上的匕首哐当落地,决明拍着胸口直喘气,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匕首就插入了王爷的心口。决明缓了好一会,才能发出声音:“王爷,你再这么着,小人就要被你吓死了。你现在的伤口已经感染,不可以随便动弹,不然伤口化脓,感染心肺,就是神仙下凡也没救了。”

  钟离文昊刚才坐起来也是一时冲动,这会那股劲过去了,理智也回来了。就算他现在去见了木七又有什么用?他不会和木七道歉,就算现在让他从新选择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利用木七。

  钟离文昊想通了,又躺回了床上。

  同一时间,侯府这边,睿王府送的两大车东西也到了,木桑派人来离院通报。

  巧玉今日是陪着小姐一路走回来的,小姐的屈辱和难过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听到睿王府送了两车东西过来,巧玉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小姐,以为小姐她在难过,直接吩咐道:“把东西退回去,我们小姐不要睿王府的东西。”

  木七缓缓的说道:“慢着,收了,都收进库房里,以后睿王府还送礼来,照收。”事情都已经发展成这样了,木七并不觉得接受补偿,是一件很没骨气的事情,没有人嫌银子多,木七也不例外。

  她拦不了睿王府给她送礼,同样的钟离文昊也勉强不了她原谅。横竖她已经被利用了,就当这是被雇佣的费用好了,只是以后钟离文昊有关的活,她再也不会接了。

  没一会,户妈妈笑吟吟的拿着一张礼单过来,递给木七:“小姐你看,睿王府送的东西贵重得很,除了古董金银,还有不少补药。”户妈妈不知道木七被睿王的爱宠撕咬一事,只以为睿王府给侯府送的是年礼。

  木七拿过礼单一看,还真是贵重,光千年老山参就有好几盒,碗口粗的夜明珠也有十颗,珍珠古董更是列的密密麻麻。木七不知,这些东西是皇上补偿钟离文昊的,自然贵重得很,只是钟离文昊直接又把这些东西转送给了木七。

  钟离文昊没有承皇上的恩情,木七也不认钟离文昊的好,白白得了两大车的好物。

  接下来几日,除了忠勇将军府给侯府送来了年礼,再也无事发生,木七乐得清静,不是忙着练功,就是扎在毒药堆里。

  大年三十这天,天气仿佛也感染了都城里的喜庆,连着下了几天的雪,终于晴了。木七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院子中间,看着巧玉和春花、秋月,忙前忙后的贴对联,挂灯笼。

  从来没有好好过过一个节气的木七,这会面上也染上了喜色,不时的指点三个奴婢,歪了还是高了,一时嘻嘻哈哈的笑声不绝于耳。

  木桑在前院忙活,听着笑声,一张老脸,笑得连褶子都舒展开了,十几年了,府里终于有了生气。

  “狗奴才让开,我要去见祖母。”木桑的笑容没维持多久,就被门口的声音打断了。

  走过去一看,就见冷如梅的儿子木春哥在门口叫嚷,被侍卫拦着,这会正对着侍卫拳打脚踢。木桑沉着脸呵斥道:“一个小小的从六品行走的儿子,也敢在侯府门前嚷嚷,把人扔出去。”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