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魏水灵选了一首难度比较高的《高山流水》进行比试,而李明晚自知弹琴比不过魏水灵,取巧的选择跳舞,这会已经换了一件绿纱舞衣正准备起跳。

  只见魏水灵的芊芊十指在琴上重重一放,“锵锵锵”几声有力的前奏响起,一下子把人引入了曲中。李明晚跟着曲子翩翩起舞,绿色的纱衣,时收时放,身子跟着节奏,跳跃旋转,看着还真的很像那么一回事。

  只是看着李明晚的表情,不像是在享受舞曲带来的欢快感,而是像痛苦的忍耐着什么。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看出了端倪,对着李明晚指指点点,而魏水灵的琴声却一直在往高处走,眼看着十指越来越快。

  李明晚也在努力追着魏水灵的节奏,可是她发现随着她转动越快,身上的纱衣摩擦越大,她就会感觉身上痒得更是厉害。终于在她完成一个旋转的时候,再也受不住了,撩起袖子就猛抓猛抓,浑然顾不上此刻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容氏也顾不得太多了,冲了过去,把披风披在李明晚的身上。皇上冷声问道:“这是发生何事?”

  容氏跪地请罪道:“臣妇也不知,小女此刻身上长满了疹子,骚痒难耐。”

  容氏的话落,刚才和李明晚坐得近的妇人一个个面带惧色,就生怕李明晚身上带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会传染给自己。

  好好的宴会被搅,皇上也面带不满:“带下去,传御医诊治。”

  此刻李府,李尚书正一人在书房饮酒,身子对着皇宫的方向,一心盼着自己女儿能争气,博得头筹,然后正好皇上心喜,一高兴也就把自己的官复原职了。李尚书自从被降了职,平时除了上朝,几乎闭门不出府,就是怕遇到同僚被笑话,就连今日宫宴他也推说身体有病没有参加。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李明晚的身上,这会忐忑着就在等待一个结果。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李尚书忽然感觉有些心思不宁,把杯子放回桌子的时候,一不小心放了个空,只见杯子“啪”的一声摔成了碎片。李尚书愣了一会,最后捶胸顿足,痛呼道:“天要亡我,天要亡我。”

  再说木七看到李明晚被扶出去,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觉得魏水灵一首曲子没有弹完觉得有些可惜,以魏水灵的实力,木七相信她一定能拿第一的。

  表演还在继续,木七对其他的人表演表现得有些兴致缺缺,总觉得这些人弹的曲子不是没有魂,就是没有魏水灵的好听。就连书画,也觉得过于千篇一律,木七看着看着都有点困了。

  正在她准备眯会的时候,就听到太监叫到自己的名字,木七无奈的起身,刚好看到钟离云溪挑衅的望着自己。木七并没有多大反应,来到比试的台子上,她们的比试是画画。

  只见左手边的钟离云溪,已经叫太监铺开了一张一米来长的画卷,桌上笔墨俱全。而在右手边的木七面前连桌子也没准备有,只是一口没有盖子的大木箱子,木箱子里面发着亮光,可以看到上面铺着一块透明的冰块,她的脚边除了一摊细沙再无它物。

  众人这样左右一比对,更是觉得木七在胡来,用沙子作画,她还真把东吴国贵女的才艺比试,当成了小孩玩泥沙?

  管氏在心里也在为木七捏一把汗,在皇上面前比试可是多么神圣的一件事,木七这样胡搞,万一惹怒了皇上可是有性命之忧的。

  “比试开始,一炷香为限,画优者胜。”太监话落,钟离云溪并不急,而是冷冷的看着木七面前的东西,这个女人这点本事也想跟她抢男人,下辈子吧。

  钟离云溪看了一会木七,见她蹲在地上,拿纸在冰块上比划,更是忍不住摇摇头,这个女人刚才一定是被自己逼疯了,冰上有水不能放纸,这点常识也不懂,她确定她真的会作画?

  钟离云溪也没耽搁太久,拿起笔刷刷几笔,一座山的轮廓就出来了。众人看着钟离云溪的功底,更是觉得这比赛没悬念了,也不想望着木七浪费时间,眼睛都盯着钟离云溪的手看。淑贵妃可是请了名师教云溪郡主作画的,众人都想能学着点,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

  钟离文昊转注的望着木七,他这会真的相信这个女人是乱来的,只见她比比划划的,不时拿张纸,扔把沙子试探着。钟离文昊也忍不住摇头,这女人不会就坚持到底好了,得罪个静妃,总比得罪皇上好,这下子她玩大了。

  木七这会低着头,注意力都放在箱子上,根本没空去注意那些或关心、或嘲讽的视线。她在研究着怎么在理论可行的东西上,作出效果最好的沙画。

  木七前世没有什么消遣,也没有固定的时间去学什么东西,她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被雇主安排去保护一个老爷子。老爷子平时就喜欢搞些另类的东西,木七在保护的半年里,跟他学了不少,这沙画就是其中之一。

  古代没有能透光的玻璃,木七只能找了冰块代替,冰块上有水,纸张放上去一下就湿了,沙子撒上去摊不开。木七最后找了一块油纸铺了上去,发现可用,不仅可用,效果还不比毛玻璃差。

  木七盘腿坐在地上,手上抓着一把细沙在油纸上轻轻一撒,接着只见她的纤手,一涂一抹,原本的一片散沙,就出现了一条江河的模样。

  底下的人看不仔细,高台上皇上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随着木七动作越来越快,油纸上的图型渐渐显露,此刻木七的手就像有着魔力,一抹一点都能把原本不起眼的沙影变成一道道景致。

  皇上看着看着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木七身边仔细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木七并没有因为皇上的到来而显得慌乱,她知道沙画的魅力,就在于作画的过程,一手双还是灵巧的游动着,看得皇上都忍不住啧啧称奇。

  皇上的举动,吸引了原本不看好木七的人,这会全都往这边看过来,一些在底下的忍不住站了起来,一时木七成了全场的焦点。这倒让钟离云溪有些慌神了,眼睛忍不住想看木七在搞什么名堂,可是抬头的结果,就是好好的一幅画,画得磕磕碰碰。

  稍许木七的画终于作好了,皇上看着画里一条穿山而过的江流,两边都是重峦叠嶂的高山,问道:“你这画叫什么名字?”

  木七答道:“回皇上,这画叫‘江山’,臣女用此拙作祝愿东吴国江山永存,皇上万寿无疆。”木七赶巧拍了下马屁。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