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狼……”即使被钟离文昊下了迷药,木七还是睡得很不安稳,这会更是眉头紧蹙,额头冒汗。

  钟离文昊不忍木七被梦魇折磨,温声的把她叫醒:“木七,木七,你醒醒。”

  木七猛的睁开眼睛,头从钟离文昊怀里抬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她刚才做了一个恶梦,梦到十几只狼在对她围攻,有的在咬她的手,有的在咬她的脚,更有一只跳起想要咬她的头。她努力的想要跑开,可是双脚怎么也动弹不得,就在狼牙碰到她脑门的时候,她忽然被吓醒了。

  钟离文昊看到木七这个样子,递给她一个水壶:“做噩梦了?喝点水醒醒神。”

  木七听了钟离文昊的声音才觉醒过来,那是一个梦,抬眼看着面前的火堆,才发现这会已经天黑了。木七感受到身下会发热的人肉坐垫,还有头顶钟离文昊的声音,她不用猜也知道自己一定是睡人家怀里了。

  木七有些尴尬的挪开身子,坐到钟离文昊旁边的地上,面上有些不自然的接过钟离文昊手上的水壶,猛得灌了两大口,平息着自己心中的异样。待放下水壶,木七也恢复了正常,在野外本就应该互相帮助,木七这样理解着钟离文昊的行为,心里也就释然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多久?”木七刚说完就低头看到自己一身新的衣衫,这心里久久都平静不下来。如果说抱着取暖这是野外生存的互助,这帮换衣服应该不属于这个范畴,想到自己又一次被看了个精光,木七即使再开放也有些不淡定了。

  她要是古代的贞洁烈女,不知道要逼着钟离文昊娶多少回了。不过转念一想,她这个现代人,一次又次的遇到这样的事情,难道真的可以都不放在心上吗?君不见,木七的脸早红了。

  钟离文昊自然也瞧到了木七的不自然,可是他能说什么,他总不能睁眼说瞎话吧,木七柔软处的伤他可是亲眼看了才涂的。“戌时了,你睡了三四个时辰,饿了那里有干粮。”钟离文昊指着不远处的包袱,他不想说刚才他尝试着想把干粮煮成稀饭,可是每次都把竹筒烧穿了。

  他平时出门,身边都带着暗卫,这些吃食一般都是暗卫帮忙料理好了,他吃过好几次用竹筒做容器烧成的饭食,可是就是这一个看着简单的活计到了他手上,却像是和他作对般,没次成的。

  木七抬眼望去,就见他们此刻已经回到了树林中,不解的问道:“在溪流边不好吗?”木七可没忘记她初到这山里遇到的黑熊。

  “溪边傍晚很多野兽喝水,这里比那里安全。”钟离文昊说着又往火堆里添了一些柴火。

  木七听了也就起身去拿干粮,他们的干粮就是一些硬饼和米面,木七这会饿狠了吃这些东西很伤胃,正想看看附近有什么东西能做容器,就见不远处有几个烧穿洞了的竹筒。

  木七摇摇头走过去,把完好的竹子捡起,心想这有富贵命的人就是不同,什么都不会却不用担心饿死。

  木七拿着竹筒和饼走了回来,有些犯难的看着缠着厚厚纱布的双手。钟离文昊见了不声不响的把饼拿过去,撕成碎丁扔进竹筒里,待撕完了又默不作声的把竹筒还给木七,眼睛却是注意着木七的动作。

  木七拿起水壶把水倒进竹筒,才寻了一处炭足火少的地方,把竹筒放进去烤。等待的过程有些无聊,两个不是太熟的人,一时也没什么好聊的,木七不时望望脚,看看火,就是不敢看钟离文昊。

  直到钟离文昊出声道:“水开了。”

  木七才“哦”了一声,想要把竹筒拿出来,却被钟离文昊抢先一步拿了出来。木七礼貌的说着谢谢,却是让两人更是疏离。

  钟离文昊有些无奈,这救了一命,感情怎就不增反退了呢?

  木七沉默的吃着水泡饼,可是吃了一半才发现自己这样好像有点自私了,把竹筒递到钟离文昊面前,本是意思的一问:“你吃吗?”

  却见钟离文昊毫不犹豫的把竹筒接过去,大口的喝着,木七有些诧异的瞪大眼,这有洁癖的睿王难道真的是饿狠没原则了?

  这问题钟离文昊也没法解释,只是看着木七吃得那样香,总感觉比硬邦邦的饼美味,至于口水什么的,钟离文昊表示不是早吃过了吗。

  钟离文昊在吃东西,木七习惯性的转头看着四周,忽见本来好好的山林,这会居然升起白雾,白雾正在不断的往他们这边蔓延。木七用手扯了一下钟离文昊:“有瘴气,我们快跑。”

  钟离文昊把竹筒一摔也抬头看去,正见白雾不断的拢过来,空气中隐隐有一种腐臭味。钟离文昊利落把包袱往身上一挂,转身抱起木七就飞出了几丈远。只是他们的速度快,瘴气的速度更快,只见满山的白雾,对他们展开了包围的趋势,木七闻着腐臭味,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憋气,不要呼吸、”钟离文昊面色凝重的吩咐木七。他早就听闻这青城山最危险的不是野兽,而是这无处不在的瘴气。

  钟离文昊使着轻功在林子里乱转,可折腾了一会发现这满山都是瘴气,他们根本无处可逃。

  木七用袖子掩着口鼻说道:“往高处走。”

  钟离文昊这一时也不知道哪里最高,抱着木七就出了树林,来到溪流边,木七指着她昨夜待过的平台说道:“上那里,那里狼不多。”这不多只是相对钟离文昊的能力来言。

  钟离文昊顺着木七手指的方向飞身直上,狼的嗅觉很是灵敏,它们被困在平台上,这会闻到人的气息,又躁动的嗥叫起来。

  “抱紧我。”钟离文昊声落,人就落到了平台,抬脚就把一只狼揣进下了悬崖,狼的嗥叫更像是悲鸣,一会就到了谷底。

  十几只狼如果在空旷地带,钟离文昊像这样一边抱着木七,一边砍杀,会很有难度,可是这会他们在不足丈余的平台,狼的攻击就成了自杀,只见一只狼刚跃起,就扑空掉落了悬崖,钟离文昊前后用了不到一刻钟,就把这些狼给摆平了。

  平台上狼没了,钟离文昊把木七放了下来,可是刚抬眼钟离文昊又看到了碍眼的白骨,扬剑就想把白骨扫落悬崖,可是被木七止住了:“不可以,这会是我们占了人家的地。”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