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七的话听得钟离文昊别扭得很,这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他一个皇孙要站个地,怎么就是白骨的。不过不满归不满,钟离文昊还是顺了木七的意,没有把白骨挑下去。嫌弃的用剑把白骨挑到一边,用剑鞘把树叶和干树枝扒拉过来。

  木七见了钟离文昊的举动,实在看不过眼,走上前蹲下去就想把树叶捧过来。钟离文昊伸手扯住木七:“你去那边坐着,本王自己来。”钟离文昊嫌弃的挑挑白骨,他都不想碰的东西,那会给木七动。

  钟离文昊要逞能,木七也乐得清闲,正待站起来,就见树叶中有一个散着暗光的东西。木七疑惑的伸手过去捡,她昨天到这里的时候也没见着,心想可能是狼把白骨的衣裳撕碎了的缘故,这东西应该是放在白骨口袋里的东西。

  木七把散着暗光的东西捡起,只感觉这东西凉凉的,方方的像是玉牌之类的东西,上面隐隐看得到花纹,可是天色太暗了看不真切。

  木七把玉牌递给钟离文昊:“你看,这是这人身上的东西。”

  钟离文昊淡淡的斜了一眼,并没有接,而是转身把从尸骨上拨过来的树叶点燃,才漫不经心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钟离文昊有洁癖,活人的东西都不想动,更别说在死人身上的,他这么一问,无非是接下木七的话。

  火光亮起,木七把玉牌放在面前看得很认真,有光亮了才发现这玉牌很通透,上面有一个很复杂的图案,乍一看像一束花,细看又觉得像什么张牙舞爪的怪物,不过中间那弯弯的眼睛木七倒是看懂了。

  也就是看懂了,木七更是觉得怪异,这眼睛雕刻的地方,眼白处正好是玉牌上的黑色杂质,眼白黑色,眼珠空洞,看着感觉很不舒服。

  木七把玉牌递给钟离文昊:“你看看上面雕刻着什么东西,奇怪得很。”

  钟离文昊原本不想接,可是又觉得被木七说奇怪的东西,一定有古怪,也就伸手接了过来。就一眼钟离文昊也能猜出一个大概:“看着像是某个族群的图腾,不是东吴国的东西。”

  “南疆国。”木七脱口而去,要说这天玄大陆最神秘的地方就是南疆国,那里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很正常。

  钟离文昊把玉牌拿在手上,也不急着答木七,而是转身挑着尸骨的衣裳,像是在寻找什么。木七也好奇的跟了过来,不时举着火把照照。

  可是让两人失望的是,钟离文昊把尸骨的衣裳全都挑烂了,也没发现第二样的东西。木七不甘心的把火把举过去一瞧,忽然惊叫道:“他的骨头,他的骨头全是洞。”木七昨日发现这尸骨的时候来不及细瞧,这会看着骨头上密密麻麻的洞眼,只感觉头皮发麻,身子忍不住往后退了一大步。

  和木七的举动相反,钟离文昊蹲了下来,用剑把尸骨挑起细看,还真的如木七所说,这些骨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洞眼,而且大小完全一致,根本不像是后来被东西钻咬的。钟离文昊又挑了几块肋骨,和大腿骨做对比,才站了起来,坐回木七身边。

  “怕了吗?”钟离文昊难得温柔的问道。

  木七摇摇头:“没有,只是感觉怪恶心的。”

  钟离文昊掏出一块帕子把玉牌包起来,才放心的揣在身上,不是他珍惜玉牌,实在是嫌脏。木七也理解了,把边上的水壶拿起,问道:“要洗手吗?”

  钟离文昊点点头,把修长的十指伸了出来,示意木七倒水。木七看着钟离文昊洗手,才发现这人讲究到变态,每一根手指都要细心擦洗过,连指甲也不放过,木七耐心的倒着水,不由的提醒道:“没水了。”

  钟离文昊这才收回手,眼睛看了下包袱,木七认命的把一块干净的帕子拿出来,递给钟离文昊。钟离文昊接过帕子,这会倒也不细致了,胡乱的把水擦干,才缓缓的开口:“没水再打就是了,这人死之前中了蛊,这身上的细孔就是蛊虫钻的。本王猜蛊虫应该是把这人的内脏吃完了,又把骨头钻空。”钟离文昊说着指指尸骨的腿部,继续说道:“蛊虫只在这人的上半身活动。你猜得没错,这人应该是南疆国的,至于这玉牌上是什么图腾,本王要怕派人查过才知晓。本王先把这玉牌拿着,你没意见吧?”

  木七绯腹,你都把玉牌揣兜里了,我还能去抢不成。不过也不是木七不敢抢,而是她对这玉牌压根没什么兴趣,距离太远就是它功能再大她也用不上。“王爷你尽管拿去就是了,反正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木七说的自然,一点也没有不舍,只是她不知这玉牌还真的是好东西。

  钟离文昊听着木七对自己的称谓,忍不住问道:“不叫本王名字了?”

  木七讪讪的笑道:“口误,口误而已。”习惯真是一个要命的东西,木七二十几年的现代思想,很是不习惯这王爷王爷的尊称,偶尔脾气一上来,特别容易犯冲。

  钟离文昊冷笑:“本王看你叫得顺得很。”

  山里不时有风吹过,吹得树叶簌簌作响,木七一直在辩着风向,忽然感觉风往他们的风向吹来,隐隐的腐臭伴着空气传来。“不好,瘴气漫过来了。”木七在这平台待过一夜,并没有发现有瘴气,还以为这是安全的,没想到瘴气又蔓了过来。

  钟离文昊也被整得有些躁了,这不眠不休的折腾,还浪费了不少的内力,这会他也有些疲了。抱起木七就飞上了上面的平台,平台上的狼群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已经散了。身后的腐臭越来越近,钟离文昊抱着木七只能钻进密林里,两人不知道在密林里又飞了多久,空气中早就没有了腐臭的味道。

  只是林子里很黑,除了依稀看到林木的影子,其他的什么也看不清,木七感觉到钟离文昊的气息有些喘了,出声道:“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木七声落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往下坠,忍不住出声叫道:“钟离文昊我叫你放,不是叫你把我扔下去。”

  木七的叫喊得不到钟离文昊的任何回应,她这时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坏了……

  给读者的话:

  又有打赏,又有月票,小狸心情美翻了,么么哒!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