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修怒道:“把母妃气病了,你还有脸问本王,你这个毒妇,以后王府里的事不用你管了,账册和钥匙明日交给吴侧妃。”钟离修三言两语就夺了何娇俏的掌家权,说完也不想看何娇俏的老脸,抬脚就想走。

  何娇俏没想到淑贵妃这个老女人居然装病陷害自己,听到钟离修要夺自己的掌家权,何娇俏气得浑身发抖。她是一个没有了夫君宠爱的女人,就靠着王妃的身份和掌家权维持着应有的体面。

  想到自己为这个男人生儿育女,劳心劳力的掌管中馈,他花心风流也就算了,这会因为那老女人几句话就夺了自己的掌家权,再下一步只怕就是休妻了。何娇俏想着心很冷,即使她十五年前因为钟离修为了一个野女人要休弃自己,她就已经心死了,可是这会看着这个男人的冷漠,何娇俏还是觉得心痛得很。

  “王爷你就听了母妃的一面之词就要定妾身的罪,妾身不服,妾身没有气母妃,妾身就是想给仁儿定个侧妃,难道妾身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吗?母妃根本就没有病,妾身走的时候她身子还好好的。”何娇俏冲着钟离修的背影大喊。

  钟离修听了何娇俏的话,停住了脚步,面上更是难看了几分,走了回来直面着何娇俏阴狠的说道:“你说母妃装病?”

  何娇俏虽说有些惧怕钟离修,可是她这会已经没有退路了,硬着头皮说道:“本来她就没病。”

  何娇俏话刚落,就听到啪的一声响,面上火辣辣的痛,头一阵眩晕。恍惚间听到钟离修恶狠狠的声音:“看来母妃罚你一个月思过太短了,这一年你就在这院子里待着吧。

  钟离修说完就想拂袖离去,可是衣袖被何娇俏用力扯住:“王爷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妾身?妾身怀着溪儿你吵着嚷着要休妻,你可知道妾身心里有多苦?这些年你三妻四妾,妾身也认了,妾身撑着偌大的王府,求的是什么,求得不就是王爷你给妾身应有的体面吗?可是王爷你这会做了什么,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夺妾身的掌家权,还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打掉了妾身的颜面,王爷既然如此恨妾身,不如直接把妾身打死算了,反正妾身也不想活了。”

  何娇俏想自己或许真的是疯了,十几年的怨恨被这一巴掌完全的打了出来,这会拉着钟离修的手,就往自己的脸扇。

  钟离修不知是因为何娇俏的话有些愣神了,还是因为她忽然的举动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这样愣愣的由着何娇俏拿着他的手打自己耳光。

  钟离子仁这日一直在忙,听到宫里发生的事就急急忙忙赶回来安抚自己母妃,可是一进府,就听说父王满面怒容的去了母妃的院子。钟离子仁顾不上下雨,就慌忙的往母妃的院子赶,刚进府就看到自己母妃一脸哀伤,他父王的手重重的打在母妃已经红肿的脸上。

  钟离子仁赶忙跑过去把两人分开责怪的望着钟离修:“父王,母妃就算有错你也不能这样损她的颜面。”钟离子仁一边说,一边心疼的搂着何娇俏。

  钟离修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当年他是真的想休了何娇俏,可是后来自己太子之位丢了,凤思玉也死了,自己活泼可爱的女儿也来到了这个世上。钟离修渐渐也想通透了,望着自己一双聪明可爱的儿女,钟离修在心里决定,他不爱何娇俏这个女人,但是因了这双儿女,他也该给她一生的富贵和体面。

  这样的心思一直持续了十几年,钟离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嫌弃何娇俏这个发妻,从来就不曾宿过她的屋,可是这会听她说说,又觉得自己好像做得有些过分了。仁儿说得对,就算何娇俏真的有错,自己也不应该这样损她的颜面。

  钟离修望着何娇俏红肿的脸,心里有些愧意,但是面上却是不表,对着钟离子仁淡淡的说了句:“照顾好你母妃。”就转身往外走。

  原来没有流泪的何娇俏望着钟离修的背影忽然的大声恸哭:“钟离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如此负我。”何娇俏的声音很大,几乎用尽了全力在呐喊,这股怨气憋在她的心中十几年,今日终于发泄了出来。她何娇俏不是傻不是苯,只是看透了,为了儿女在隐,在忍,在偷偷谋划。

  钟离修听着何娇俏悲痛的声音,脚步顿了一下,终是没有回头。

  何娇俏绝望的望着钟离修的背影,喷出了一口暗红色的血:“钟离修,你会后悔的。”

  钟离子仁看着何娇俏吐血,一下子慌了神,大叫道:“母妃,母妃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孩儿。”

  何娇俏有些虚弱的摇着头,摸着钟离子仁的脸说道:“母妃没事,仁儿你看到了,这就是你父王,你父王这辈子就是这么对母妃的。”

  钟离子仁搂着何娇俏说道:“母妃别怕,母妃还有孩儿,孩儿一定会好好孝顺母妃的。”

  何娇俏望着钟离修的背影,幽幽的说道:“母妃不会怕了,再也不会怕了。”要说何娇俏以前还顾忌一些夫妻情分,这会是彻底被那一巴掌打没了,那一口血积在她的胸口十几年了,这会吐了出来,只感觉整个人舒服了好多。

  何娇俏院子里发生的事,在钟离修的的威压下,终还是被压了下来,第二日也没有人来向何娇俏索账册和钥匙,何娇俏知道自己的管家权暂时保住了。不过王府的气氛终还是不一样了,敏感的下人都谨言慎行不敢惹主子生气。

  相比瑞王府的低气压,外头可是热闹多了,巳时刚到,淑贵妃就派太监送了两大车的补品、古玩,高调的进了安定侯府。刚过了不到一刻钟,忠勇将军府,就送来了两大箱的银子,还不等木桑命人把银子抬进去,魏丞相府又送来了两大的箱的宝贝。

  都成里的贵人最会见风使舵,看着淑贵妃和一文一武两大官首都往安定侯府送东西,一下子都城里但凡叫道得上名号的官员家眷都有了动静,纷纷往安定侯府送礼。一时间,木桑光是收礼就收得手软,心里感叹小姐真是神了,这个法子可是比筹钱快多了。

  却不知木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迷惑淑贵妃的一招,居然收获了这样的意外。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