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钟离子然扶着钟离文昊回了院子,刚一推门就见满院子的血腥味,风流带着几个手下正在抬尸体。看到钟离子然扶着钟离文昊进来,赶忙说道:“慧通大师已经在房里等着了,属下扶王爷进去。”风流说着也不待钟离子然反应,赶忙揽过钟离文昊扶了进去。

  慧通大师盘腿坐到一边,看到风流扶着钟离文昊进来,望着风流说道:“你去外头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

  钟离文昊艰难的站直了身子,对着慧通大师躬身行礼:“师傅。”

  慧通大师也没有去扶钟离文昊,也没急着疗伤,只是把耷拉的眼皮抬了起来,在钟离文昊身上望了一圈:“余毒未清,内息耗尽,又仓促服药,在老衲看来王爷你这是不想要命了。”慧通大师说话一直都语调平平,可是这会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生气了。

  钟离文昊苦笑,他也知道距离上次解毒不过半月,这些日子又没能好生调养,状态极差,的确承受不了药毒的霸道。可是他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他可以利用的时间不多了,一旦这药停了,他就没有病体的掩护,到时候做什么都在皇上的眼皮底下,如果他这时不安排好,皇权的争斗起,他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还请师父帮徒儿疗伤。”钟离文昊并不想多解释,他走的这条路有多艰难,慧通大师比他知道的还要清楚。

  慧通大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不是为师不想帮你,是你这样折腾身体,为师也无能为力。”

  钟离文昊听了一怔,他听过太多人诊断他的身体后发出这样的叹息,可是他一点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的身体的秘密他自己知晓。可是这会慧通大师这一声叹息,让钟离文昊隐隐有些担忧,忍不住问自己,死,他怕么?

  钟离文昊想着,脑海里浮现着木七的俏脸,忍不住想她现在在干什么,自己走了,她是更高兴,还是动怒了?钟离文昊想着忽然感觉自己有了眷恋的东西,很强烈的想要活着。“师傅你帮帮徒儿,徒儿有太多未了的事。”

  慧通大师摇摇头:“不是为师不帮你,是你太不珍惜了,为师千叮万嘱你身上的毒伤身,那补药万万不能断,可是为师从你的面色上看,你起码已经有五日没吃补药了。”

  钟离文昊听了慧通大师的话,才想起,自己从进了森林,因为担心木七,就什么都顾不上了,连水都没有喝,那有功夫吃药。到后来找到木七,又去了小老头的山洞,走的时候他更是把身上的补药全都给了小老头,这样算算起码有十日未吃药了。

  钟离文昊自然知道那药对自己身体的重要性,可是他当时就是怀着侥幸心理,想着反正他也不会再吃太久,这少服几日应该也没问题,那想到听慧通大师的口气,问题这样严重。

  慧通大师见钟离文昊没有回答,已经基本确定了猜测:“你身上的毒积到现在已经越发的难清,必须每日服用补药来保护身体,毒素才无法侵入你的心脉,你如此糟蹋自己,白白枉费了为师的一片苦心。”

  钟离文昊怔怔的坐到地上,慧通大师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即使他儿时病得最重的时候,慧通大师也是唯一能带给他希望的人,可是这会慧通大师都说出这样的话了,钟离文昊想着,自己的身体现在该是有多糟糕。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钟离文昊不知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着微微颤抖,死和等死完全是两个概念,他不怕死,却不想等死。

  慧通大师缓缓的站了起来,把一颗药丸递给钟离文昊:“吃了它,你随为师来吧。”

  钟离文昊一口拿过药丸吞下,也站了起来跟着慧通大师出了厢房。刚出到院子,就看到皇上快步走了进来,一见钟离文昊更是一脸关切,上前拉着钟离文昊的手:“文昊,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朕带了御医过来?”

  钟离文昊这会没心情和皇上周旋,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道:“皇爷爷孙儿无碍,师傅正要带孙儿去药池疗伤。”钟离文昊说着,指着院子旁边一垒的尸体说道:“皇爷爷刚才有人进孙儿院子想要行刺,这些人都被孙儿的暗卫拿下了,孙儿如今身体不适,恳请皇爷爷帮孙儿查明真相。”

  钟离文昊原本想小打小闹的玩玩,打杀几个人警告他的王叔们也就是了,真告到皇上面前去,他的王叔们被责罚是一定的,可是他的处境也不会太好,同时和三位王叔为敌,这有点疯狂。

  可是现如今钟离文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显然不可能回去帮助木七。如果不在都城给定王找点麻烦事,钟离文昊真担心他会发现青城那边的异常。钟离文昊默默的在心里想,木七,本王能帮助你的只有这么多了,但愿你那边能顺利。

  皇上心急想要探钟离文昊,进院子的时候并未注意到院子里的血腥味,待望见角落里的尸体的时候。顿时龙颜大怒:“查,责刑部彻查此事。”皇上是真的怒了,不仅是因为这些人刺杀他最宝贝的孙子,更是因为他身在护国寺,刺杀就发生了,谁知道这是不是针对他的刺杀?

  “文昊你放心,此事皇爷爷一定测查到底,严惩凶手,给你一个交代。”皇上震怒之后,也不忘拍着钟离文昊的肩膀温声的安抚他,一副爷孙情深的画面。

  钟离文昊在心底冷笑,但愿你知道幕后的黑手的时候,还能记得这句话,而不是重重拿起,轻轻发下,这样很伤害感情。“谢谢皇爷爷。”

  三位王爷站在皇上身后,听得心一颤一颤的,他们只是派人查探一下消息而已,怎么就成了刺杀?而且这会一堆尸体在这里,一些人的衣服,还明显的有些眼熟,王爷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恨自己大意,还是怨钟离文昊的院子有埋伏了。这些都是以后才考虑的问题,如今最紧要的是想着怎么脱罪?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