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多亏了木七灵醒,早早的逃离了两个老头的战争,两个性格古怪又同样执拗的老头,脸红脖子粗的一吵就是一日。直到黑夜降临,悬崖边的饭食煮好了,木七才过去叫两个老头过来用膳。

  小老头看到木七气哼哼的,显然很不满木七逃跑的行为,倒是白慕望着木七没那么敌意了,吵了一日硬是他嘴皮子再厉害,也感觉口干舌燥了。望着木七问道:“臭丫头,有酒吗?”

  小老头指着木七怒道:“丫头你敢给酒这老头喝,老头就跟你没完。”

  “我问丫头要酒,又没问你要,你嚷什么嚷?”

  “丫头是你可以乱叫的,滚滚,看着烦人。”

  ……

  木七看着两人又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开了,站在一边等了会,最后实在忍不住大声打断:“吵够了没有,吵够了就过去吃东西。”她实在没见过这么难缠的老头,一个听着唠唠还好,这两个极品放一起,木七总算明白为什么风情耳朵塞满了树叶了,那都是给虐的。

  小老头原本和白慕骂得起劲,听了木七的话,对着木七说道:“你个臭丫头,你吼老头,你有没有良心,老头可是在帮你说话。”

  白慕神医也加入到指责木七的行列中来:“就是,臭丫头你有没有良心,老朽可是帮你制了那么多的药,你连酒都不给老朽喝。”

  木七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有耐心的人,她原本想示好来的,可是人家压根就不领情,也就不好脾气的说道:“爱吃不吃,疯子,都是疯子。”木七可没有忘记她今夜可是要下悬崖的,没闲工夫在这哄两个老头,说完也就转身走了。

  原本以为身后又会是一通骂,却不想白慕神医跑了过来梗着脖子问道:“丫头你怎么知道老朽的外号?”

  木七一愣,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又望望白慕神医那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模样,不就活脱脱一个疯子吗,哪里还需要人猜?再加上他和小老头能吵上一日行为,叫这外号绝对再恰当不过。

  当然木七也没肤浅到只是这样理解这个外号,笑笑道:“疯子好,疯疯癫癫,无拘无束。”木七猜着白慕神医应该就是图的这个意思,名闻天下的名医,必定四国皇帝都想招揽,权势富贵伸手可得,常人一般难抵诱惑。可是白慕神医居无定所,行踪飘忽,在很多人看来,他就是个疯子,当然他自己也乐意当这个疯子,疯子好,疯子不用受任何束缚。

  白慕挑挑眉,望着木七眼里也没有了那么深的敌意:“倒是个通透人,怪不得那小子能瞧得上眼。”白慕神医说完,话锋一转:“就算那小子瞧得上眼也没用,老朽马上就去云游了,你要那么多药想都不要想。”白慕说完鼻尖闻到肉香味,丢下木七大步跑了过去,他可是十日未吃肉了,早饿狠了。

  木七被白慕的话愣在原地,这钟离文昊说药没问题,可是这老头说不干了,她到底该信谁?

  原始森林里野菜不多,可是野兽却是不少,这日猎了一头野猪,炖的炖,烤的烤。或是吵了一日真的饿了,两个老头都吃得狼吞虎咽的,除了偶尔抢食倒也太平。魏十三这些日子一直言语不多,或是因为自己的背叛心存内疚,一直恹恹的。就连吃食,也用得不多,实在饿狠了才去舀几勺白粥。

  木七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却没有过去干预,只要不是一心求死就行。这夜魏十三一天也没吃东西了,看到这些人吃得欢畅,也就站了起来,拿着竹筒去大锅里舀了一大勺粥。小老头想了想,把碗里一块肥肉扔过去:“把肉给吃了,饿死在山上,可没人帮你收尸。”

  白日小老头在林子里头,魏十三无事,就会进去和小老头说说话,也不知道两人都说了什么,总之这两人关系很微妙,小老头还是一样会叫魏十三畜生,可是偶尔也会明显对他好。就像现在,看着魏十三有气无力的样子,小头把碗里的唯一的肥肉扔给他。

  魏十三伸手把肥肉接住,看了两眼,又走了过来把肥肉放回小老头碗里:“你吃吧,我不想吃肉。”

  小老头生气的把肉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骂道:“没长进的东西,那个畜生有什么好,让你这样作践自己?”

  魏十三摇摇头叹了一声气,没有言语就想走回远处的树根。白慕一手把魏十三的手腕捏住,两秒后松开,头也不抬的说道:“内毒侵心脉,蛇毒附其表,没两年好活了,不吃也好,吃了也是浪费。”

  魏十三听了一怔,木七说她中毒,小老头也说他中毒了,可是他不信,他不信如果他中毒了没有一个大夫能诊断出来。魏十三并不知道白慕老头的真实身份,只是以为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可是这个老头说的话,和木七他们说的一致,魏十三忍不住问道:“你也觉得我中毒了?”

  “也,还有谁看出你中毒了?”白慕不喜屈居人后,他刚才只是看着魏十三的面色不对,职业心起,才伸手把了把脉,要是知道早有人识出了,他才不费那闲工夫。

  魏十三用手指指木七和小老头。

  白慕白日就见识了小老头使毒的功夫,对他能识出并不觉得意外,转头问木七:“你会医术?”

  木七摇摇头:“我不会,只是会辨一些症状。”

  白慕瞪着胡子不满道:“会点三脚猫功夫就滥用,时下的年轻人一点都不谦虚。”白慕老头一直对木七要他制那么多药耿耿于怀,抓住木七的错处就要说一通。

  木七这会也想让魏十三知道定王的伪善,捧着白慕老头说道:“前辈说得是,小女以后再也不逞能了,还望白慕神医告知,魏十三中的是什么毒?”

  “白慕神医,你是白慕神医?”魏十三显然是知道白慕神医的,一听到他的名字很激动,一只断了指头的手在颤抖着。

  白慕老头平常很反感别人这样叫他,和神医相比,他更喜欢别人叫他疯子,一个疯子不用担负医者救命的医德,可以随性而为。可是这会他很享受有人认得他,这样他可以气气不给他摸巨蟒的小老头,有蟒蛇王了不起啊,老朽还是名闻天下的神医呢。白慕老头那高高扬起的下巴,显然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