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卫国看到木七也很排斥,拉过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了起来。胡杏花见他这样很是不好意思,拉扯着被子,却不想赖卫国的力气也不小,她拉扯了几下,硬是没能把被子拉开。

  胡杏花有些生气的用手照着赖卫国撅起的屁股用力拍了几下:“你这死孩子,有没有礼貌,快起来,起来,家里有客人在呢。”

  木七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制止道:“别打了,我来吧。”木七说着走过去,坐到铺着缀满补丁粗布的床上。说是床,其实就是几个木板搭起来半米高的大通铺,床底下堆满了杂物。

  胡杏花看到木七身上衣裳的料子,赶忙从一边的衣兜里,寻了一块干净的帕子出来,摊在床上,诺诺的说道:“小姐,坐这个,这个干净。”

  木七也不拒绝,看胡杏花这个样子,如果她不让她做点啥,她都惶惶不安的。木七不去拉扯蒙着赖卫国的被褥,只是坐边上说道:“我不会强行带你们走,也不是劝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知道的事实。”木七话落,就见原来被楸得紧紧的被子,松了一些,显然赖卫国在听。

  木七又继续说道:“你爹不是去哪里享福了,他是把自己卖了,换了五十两银子。”

  木七刚说完五十两银子,赖卫国一下子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脸上挂着泪水,激动的说道:“谁要他的狗屁银子,他把那银子留下来把娘害惨了,谁要他的银子,我们不要他的银子。”赖卫国一边大声说着,一边用力的抹着泪。

  木七一怔,这银子背后难道还有什么故事,转头想询问胡杏花,只见胡杏花捂着脸,坐在小板凳上也嘤嘤的哭了起来。

  木七见一时也问不清楚,见赖卫国很激动只能厉声说道:“是非对错,有怒有怨,你见了你爹,向他撒去,我现在只是告诉你事实,你听是不听?”

  赖卫国没什么反应,倒是胡杏花站了起来,擦着眼泪道:“卫国,娘没事,好好的听话。”

  赖卫国也不应,别扭的把头转到一边,背对着木七,胡杏花想过去拉,木七出声道:“我就这样说,你爹当时带着你们吃苦,觉得很愧疚,把自己给卖了,想给你们留点钱,能过好一点的日子,自己去当了私兵。私兵被人养在千丈高的悬崖底下,常年不见太阳,你爹在下头做军医,一个人管两万多私兵。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你有什么想问的,只能亲自去问他。”

  胡杏花听了木七的话,泣不成声,赖卫国手用力的扯着被子,克制着情绪。木七没再在屋里待,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赖喜儿年纪小,想事情很单纯,一直在沉浸在她爹还活着的喜悦中,一直拉着巧玉在追问她爹的情况。

  巧玉看到木七出来,赶忙走了过去:“小姐没事吧?”

  木七摇摇头:“没事,我们先回去。”看情况这胡杏花一时也说不通赖卫国,这会时辰也不早了,木七带的人不多,不想走夜路,只能先回城里。

  只是木七刚出院子没多远,胡杏花就追了出来,在身后大声叫道:“小姐,你等等。”

  木七停住,转身问道:“可还有事?”

  胡杏花跪在地上:“求小姐帮忙把卫国和喜儿带去给老赖头。”原来胡杏花以为木七他们走了,就不再回来了,也就急急忙忙追了出来。

  “那你呢?”木七没有漏听,胡杏花只提到把一双儿女带给老赖头。

  胡杏花咬咬唇像下了很大决心:“我不走,我就留在这里生活,孩子们不能没有爹,我知道小姐你一定是好人,求你行行好,把他们兄妹带过去。”

  这离木七此行的目的差很远,刚才见了赖卫国的太度,木七以为只要他别扭劲过了,就一定会跟他们走,却不想胡杏花居然也不想走,这倒是大大出乎了木七的意料。“老赖头很想你,空下来就拿着一把梳子在一边发呆。再说了你也知道你不去,他们也不会跟我走。”

  胡杏花眼里一抹痛楚在扩大,可是还是咬牙说道:“我不去了,我一定可以说服孩子们跟你们走的。”

  木七不是圣母,她的雇佣兵军团也不是收容院,她之所以来找胡杏花也是看到了她的价值,现在胡杏花不愿走,只让她把两个孩子带回去,这显然不是木七此行的目的。“你是有什么难处走不了?有难处,你和我说,我可以帮你解决。”

  胡杏花把头低下去,不让木七看她的脸:“没,没有,这里很好,我不想走了。”

  胡杏花的理由太牵强了,那么爱儿女、夫君的人会不想全家团聚,谁听了也不会信?木七这会更是确定老赖头离开的这两三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坦白,都不信任我,我如何帮你把一双儿女带回去,到时候老赖头问我怎么他娘子没带来,我怎么跟他说?”

  胡杏花把心一横:“你就说我死了。”

  木七有些没有耐心了,她最讨厌开解这种油盐不进的人,很浪费时间不说,心里还要带着气。“你现在不是好好活着,我不会说违心话,要走你们一起走,要留下我就都不管了,反正我只是答应帮老赖头看看你们好不好,现在人我已经看到了,也好回去给他传话了。”

  木七说完对着巧玉说道:“我们走。”木七这会是真的生气了。

  胡杏花见木七真的转身走了,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快步上前跪在木七面前:“是小的不识抬举,惹怒了小姐,还请小姐赎罪,还望小姐给个机会,让我道出实情。”胡杏花为了一双儿女是豁出去了,即使过往有多伤痛,这会她也要去揭开。

  木七看了眼天色:“好,我只给你半刻钟。”

  胡杏花站了起来:“够了,小姐请随我来。”胡杏花说完走在前头,木七跟在她身后,往不远处的一处土坡走去。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难闻的臭味,越走臭味越浓,巧玉有些生气了,冲着胡杏花的叫道:“你到底要带我家小姐去看什么,可别让什么污秽的东西辱了小姐的眼。”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