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文昊心情好的时候也不喜欢人触碰,更别说这会心情不好了,冰凉的说道:“松开。”

  宛怜玉原本还想赖着钟离文昊,第一次搂抱男人,她才发现这钟感觉奇好。即使钟离文昊身上一身的湿气,还沾着泥土,沾得她身上有些脏,宛怜玉还是不想松开。哽咽着撒娇道:“表哥你不许凶玉儿。”那声音可怜到是个男人都会心软。

  可是偏偏钟离文昊是个例外,除了木七,在别的女人身上他从来就不会运用怜香惜玉这个词。惹恼了钟离文昊,后果总是很严重,只见钟离文昊忽然运功,瞬间就把宛怜玉震开了。

  宛怜玉一点防备都没有,身子就被震开,打到了栏杆处,一口鲜血从嘴里溢出。钟离文昊看也没看身后,转身就进了客房,风流在后面看着,又急又气,这宛小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爷都叫她松手了,她偏不松,这下惹得爷生气,又动了内功,这么折腾下去,爷的身子真没法要了。

  宛怜玉怔怔的看着合上的木门,直到这会她也不敢相信,钟离文昊居然这么冷漠的运功把她震开了。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表哥一直让着她,从来就没有对她发过脾气,更不会对她动武。宛怜玉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她只觉得胸口被震得生痛,可是这痛半分也比上她的心痛。

  绿儿听到动静,跑了出来,就见自家小姐瘫在地上,旁边还有一摊鲜血,绿儿伸手捂着嘴巴,才没让自己惊叫出声。宛怜玉看到绿儿,虚弱的说道:“扶我回屋。”

  第二日天空终于放晴了,可是木七却病倒了,她本以为睡前吃了白慕神医的药,第二天便又会无事人一样。却不想白慕神医的药也不是神仙药,她伤寒入体,加上心绪不宁,一夜间就病倒了,直到第二日子时,木七都在发着高热。

  胡杏花也早已经被人接了过来,木七本打算让她照顾巧玉的,只是这会巧玉因为风影给的补药,人已经脱险。胡杏花也就上来帮照顾木七,不得不说胡杏花还是有一些本事的,木七的病来得很凶,庆安城内很多大夫来看过了都有些束手无策。

  胡杏花却是半分也没有慌乱,不仅亲力给木七熬药喂药,更是一闲下来就用烧酒擦洗木七的身子和手脚给她降温。子时刚过,木七的高热终于退了一些,比大夫们预期的第二日,提早了一夜。木七高热退下,原本担心的众人,终于得以把心放回肚子里去。

  “咳咳。”木七对面的客房里,这日也不时的传出咳嗽声。风流望着身体很虚弱,却依然在屋里走来走去的主子,忧心忡忡,心里想着爷这样,只怕到时候木小姐没好,他就倒下了。

  “白慕老头到哪了?”钟离文昊走了几步,又出声问道。

  风流数着手指,这个问题爷今日已经问了十遍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以爷以往的性子,一个问题绝对不会问第二遍。“应该已经到庆安城境内了。”

  “太慢了,你却把人接过来。”木七一直高热不退,钟离文昊真恨不得跑过去一刻不离的守着。

  风流站着没动,爷的身边也离不开人,他走了,爷怎么办?风流踌躇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忽然听到窗户外头传来轻敲声,风流快速的走了过去,把窗户打开,就见风影闪身进来。

  不待风流开口,钟离文昊率先问道:“木七现在怎么样了?”

  风影行礼都没行完,只得又把身子直起来回答钟离文昊的问题:“回禀爷,主子的烧退了,刚才还喝了些粥,大夫也来看过了,说无碍了。”风影不是间谍,实在被风流给求的,他向人家要了一颗药丸,自然也得还个人情。

  钟离文昊听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才放心的回床上躺着,木七没事了,没事就好。钟离文昊这样想着,没一会也睡着了,他的身子也很虚,靠着意志在硬撑着。

  这样又过了一日,木七烧退了,人也没大碍了,闻着巧玉也醒了过来,木七也就放心了。听春花说她昏睡的一天一夜,一直是胡杏花在照顾她,木七也就叫春花把胡杏花叫了过来。

  没一会春花就把胡杏花叫来了,胡杏花望着醒来的木七有些拘谨,屈膝行礼道:“木小姐安。”这会胡杏花已经知道了木七的真实身份,更是比原来规矩了几分。

  木七斜靠在床上,摆摆手道:“出门在外,别整那些虚礼。听说是你一直在照顾我,也是因为你的法子,我的烧才退得这么快,看来老赖头说的不假,你的确也会些医理。”

  胡杏花赶忙又躬身道:“拙妇不才,用了一些乡野土方,是小姐你有佛祖庇佑,贵人多福,才好得快。”

  木七淡淡的笑道:“我从来就不信那些,你也别谦虚了,我此次叫你过来,是……”

  “小姐,赖大夫来了。”木七没说完,门外就传来春花的声音。

  胡杏花一听到赖大夫来了,虽然并不确定是哪一个赖大夫,可是身子还是一震。忙出声道:“小姐你忙,拙妇先退下了。”胡杏花说完不等木七吩咐,就想往门外走。

  木七出声把她叫住:“是老赖头来了,总要面对的,你待着别走。”木七说完对着门外叫道:“让他进来。”

  胡杏花见木七不给她走,只能低着头退到了角落里,双手紧握着,木七远远看着,也能发现,她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一会,门就被推开了,只见春花领着老赖头走了进来,老赖头先对木七福了福身,才出声道:“小姐,老夫这就给你把脉。”老赖头很规矩,一进了屋就低着头,并不敢四处张望,自然也发现不了胡杏花。

  木七点点头,把手伸出了床榻之外,春花把一块丝帕蒙到木七的手腕处,老赖头这才伸手帮木七把脉。老赖头给木七把脉很仔细,好一会后,才把手松开,说道:“小姐你是连番奔波没有调养好,加上心气郁结,又淋了雨,引起了风寒,还引发了高热。这病看着凶险,其实来得快去得也快,小姐只有喝药调养两日也就无碍了。”

  木七把手缩了回去:“那你就开方子吧。”木七说完对着角落里的胡杏花说道:“胡杏花你帮伺候笔墨。”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