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老头口中那另外一个不怕死的,木七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冷淡的说道:“他是他,我是我,如果神医知道我如今是什么个情况还望如实告知。”

  白慕老头没有急着回答木头而是好奇的问道:“怎么了,小两口吵架了?”白慕老头虽然没见过钟离文昊和木七一起,可是也能从他的态度猜出两个人的关系,钟离文昊那古怪的脾性,白慕老头还没见他真正在意过什么东西。

  这会知道他对木七有点意思,白慕老头只觉得有趣,只是可惜了钟离文昊那病,一想到这茬,白慕老头又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

  “谁跟他是小两口,神医你别乱说话。”木七把头别过去,当你真正想放开一个人的时候,就真的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哪怕是被人拿来开玩笑。

  白慕老头摆摆手:“别神医,神医的叫,把老夫都叫老了。”

  木七拉过一个椅子坐下:“不叫神医叫什么,叫疯子?”

  白慕摇摇头:“就叫老头也行。”白慕可没忘记木七叫小老头,叫得可亲了。

  木七听了直想翻白眼,你确定老头不是比神医更显老,想到白慕老头的特殊嗜好,木七也不想跟他在称谓上纠结了,反正一个老头也是叫,两个也是叫。“老头,你可知道的我身体是因何故?”

  白慕老头听了木七的话总算变得认真起来:“你刚才可是练内功了?”

  木七点点头:“练了,就是练完了,感觉很不好。”这是木七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以前她每次练完天元心法都感觉神清气爽。

  白慕老头捋了一下胡子点头说道:“这就对了,你是内息阻滞,如果硬要强行冲破,后果不堪设想,最轻也会经脉尽断,成为废人。”

  木七听了面色一变,她一直以为只要努力冲破就好,却不想后果这样严重。木七主动的把手伸过去:“老头你帮我看看,我现在的心法练到第三重就无法往下练了,是什么个原因?”

  白慕老头摇摇头,并没有帮木七把脉:“老夫是医者,只会医人皮肉,哪懂这些?不过看在你叫老夫老头的份上,老夫可以给你推荐个人,或许他能给你解惑。”

  “那人是谁?”木七有些心急,经历过两次刺杀,她真的也想学武功自保。

  白慕老头也不卖关子:“他是慧通大师,不过此刻人在护国寺。”

  木七听说慧通大师在护国寺,面上有些失望,在竹林偶遇的高人也在护国寺,这慧通大师也在护国寺,看来她真的是急不来了。“对了,老头你怎么也来庆安城了?”木七这才记起问这个问题。

  白慕老头听了木七这话,想到一夜的颠簸,又不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文昊那死小子,心急火燎的要老夫赶来帮你瞧病,老夫还以为是来帮你收尸呢,却不想一个两个好得很。”白慕老头一边说,不忘一边观察木七的面色。

  木七听了一怔,居然是钟离文昊叫过来给她看病的,木七心底又有了些松动,难道钟离文昊说那些话都是违心的?

  只是这个想法一闪过,木七又摇头否定了,他或许只是不想自己这样死了,让他心中有些愧罢了。

  白慕观察着木七的表情:“丫头,你没有什么话要问老夫吗?”

  木七一愣,很快就明白白慕老头的意思,如果换两天前,她一定会问钟离文昊的身体情况,可是现在她不想问了,好或不好,都与她无关了。

  木七笑笑:“倒是让老头你给提醒了,我的确想向你求一些东西,你最近有没有研制出什么毒药,给我点。”木七早从小老头那听说,白慕老头使毒比他还厉害,木七也就动了讨要的心思,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白慕听了有些失望,还以为木七会关心一下钟离文昊的身体,如果两人有意,他这老头也不介意帮撮合一下。只是这会看来,木七并没有什么心思,白慕老头也只能放弃了,文昊那身体,他帮了只是害了人家姑娘家。

  “罢了,不问也罢吧。老头的药哪是那么好要的,不给,不给。”白慕老头说着也就背着双手往门口走去。

  木七看着白慕老头的背影,心里暗喜,看来有戏。别看白慕老头明面上是拒绝了,只是他拒绝得越干脆,就表示他已经应下了。

  木七猜到没错,当日白慕老头就派人给木七送来了几包毒粉,只是和憨大的贴心不同,白慕老头没有附任何与毒粉有关的说明。

  木七知道白慕老头的心思,不过这也难不倒她,她在侯府掏了那么多老鼠窝,也不是白掏的,这些毒粉的毒性她有办法摸清楚。

  夜里,木七派人去捉了一笼子的田鼠放进客房内,休养的这两日,都躲在屋内研究着毒粉,足不出户。忙是忙了些,不过心情还算不错,木七一忙起来就没有时间思考其他。

  木七心情不差,可是都城里有人心情就糟糕了,钟离子仁派了五十个高手去刺杀木七,可是几日过去了,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他就知道这些人八成是折了。

  钟离子仁气愤得把书房的东西都砸了一遍:“废物,都是废物,五十个人还搞不定一个女人。”钟离子仁忘了,不仅五十个人搞不定木七一个女人,他几千的私兵也攻不下只有一百多土匪的黑虎寨。

  耻辱,总是很容易被人选择性的遗忘。

  站在一边的幕帘垂着头,这个幕帘是新人,之前被吓尿的幕僚连夜逃了。是新人总想逮着机会表现一下,见钟离子仁把东西砸得差不多,气也快消了,幕僚赶忙走过去献计:“世子爷,小的有一计,不知可行不可行?”

  钟离子仁现在已经不想活捉木七这样的天真事了,只想弄死她:“说。”

  幕僚走到钟离子仁耳边耳语了几句,钟离子仁听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就不信幸运之神一直眷顾着木七。

  同样是夜里,城外定王的别院,定王和袭贵人已经从青城山回到了别院,同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已经快烧成炭的柳督统。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