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声音不是钟离文昊的磁性韵味,身上也没有木七所熟悉的药香。木七把身子从男人怀里移开,就见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出现在她面前。银色面具把男人的鼻子以上都遮住了,露出下巴的皮肤,男人的皮肤是健康的蜜色,和钟离文昊的皙白完全不同。

  “你不是钟离文昊,你是谁?”木七压低声音说道。

  银面男子闪着一双比星光还要明亮的眸子:“丫头你确定要和本庄子说话,而不是瞧瞧底下的热闹?”男子的语气带着玩世不恭。

  木七戒备的离着银面男子三丈远,对她来说,下面的情况要注意,上面的人也要防。这一刻她有些后悔把风月和风花给迷晕了,和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盯上相比,木七还是更愿意和钟离文昊合作。

  即使这个银面男子敌我不分,可是木七还是不甘心,自己忙碌了半宿就这样被截胡。抽开瓦砾看着底下的情况,下面的五个黑衣人,早已经和四人帮的头目缠斗在了一起。木七看着头目的一招一式都非常厉害,即使他是一个人,对付五个黑衣人也丝毫没有吃力。

  木七只感觉到背脊传来一阵冷意,看来这头目不简单,不仅功夫了得,连毒也识得,要不是刚才被银面男子抱了上来,她真不确定自己面对这样的对手能不能全身而退。

  木七抬头望着银面男子,银面男子也正好望过来,嘴角上扬着:“丫头,要不你再给他们来点猛点?”

  银面男子的意思木七懂,下头打斗得难分难舍,照着趋势看来,打到天亮也未必能停。木七抽出怀里的毒粉对着打斗的六人撒去,她的动作刚起,就明显的望到头目身子一僵,瞬间抬头望上来。

  头目虽然感觉到了屋顶上有人下毒,可是他一个人面对着五个高手,也不能再做防备,只是一边打斗着,一边往门口走去。人在运功的时候,毒发的速度比平时会高两倍以上。木七望着下面的人渐渐的体力不支,身体在摇晃着,便知道时机来了,身子快速的有了反应,同一时间银面男子也有了动作。

  木七这会已经顾不得有声响,她在和银面男子在比着速度,只见木七身子往下滑去,带下了一片瓦砾,眼看着要坠空的时候,只见她双手反转,握住了搭盖屋顶的木条,身子几乎是瞬间冲破了窗户进到屋内。

  头目这会已经倒下,顺着着窗户的动静望去,眼前迷糊间看到一个黑影,待他想把人看清的时候,终于抵挡不住毒药的发作,双眼闭了起来。

  木七快速的冲到头目的边上,双手在他身上摸索着,这时银面男子也悠然的走了进来,望着木七的动作摇头浅笑:“小丫头果真是嫩了点。”说完,只见银面男子也蹲了下来,在头目的同伙上摸索着。

  木七知道她现在只能赌了,她也知道如果这四人有藏宝图,不在头目身子就在那三个人的身上,可是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只能选择最有可能的头目下手。

  木七把头目寻了个遍,甚至把他的鞋子也脱了,也没有找到藏宝图,而这时银面男子也搜到了第二个人,只见他用脚踢着大刀,大刀就飞了起来。银面男子反手握住刀柄,瞧了一眼,就见他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从刀柄弹出一个黑色的东西来。

  银面男子嘴角带着笑意,冲着木七晃了晃手上的黑色牛皮:“丫头,对不住了。”

  木看着银面男子那欠抽的表情,被人截胡的感觉可真称不上爽,可是她又无法自不量力的上去夺。这银面男子到现在还没有展现他的势力,可是就冲他能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她身后,木七就确定这人她绝对不是对手。

  “你到底是何人?”

  银面男子嘴角的笑意一直在散开:“丫头对长辈说话要用敬语,不然显得很没礼貌。”

  木七也用脚把脚边长剑踢了起来,握在手上,用衣袖擦拭着上面的血迹。就在银面男子注意着木七手上的动作的时候,木七的身子忽然动了,往银面男子的方向刺去,银面男子躲了两下,并没有反击,嘴上却是轻松的说着:“丫头,玩剑可不好,不小心可会伤着自个。”

  木七的剑又快又狠,渐渐的银面男子应付起来有些吃力,身子退到了门边。用两指夹着长剑,声音也冷了几分:“丫头,刀剑无眼,你确定要玩?”

  木七手更是用力了几分,一滴血便从银面男子的手上滴了下来:“要么受死,要么把藏宝图拿出来。”

  银面男子冷笑:“好狂妄的丫头,本庄主喜欢。”银面男子说着运气想要把长剑逼开,却见木七一只玉手迅速的在他眼前掠过,随着银光闪动,男子脸上的银色面具就出现在了木七手上。

  木七看着眼前的面容出众,却没有半分和钟离文昊相像的男子,疑惑道:“你不是钟离文昊。”

  银面男子也不急着把木七手上的面具抢回来,只是面上带着邪笑问道:“丫头,满意你看到的吗?如果不满意还可以给你看更多哦?”说着银面男子就要扯身上的衣裳,十足的登徒子,就在他拉扯把腰带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钟离文昊是个什么东西,他比本庄主还要厉害吗?”

  “不关你事。”木七原本一直怀疑这男人是钟离文昊,可是这会看过了,她能确定他真的不是他,也就死心了,抬脚就要往门口走去。

  刚走两步就被银面男子拦了下来:“丫头,看了本庄主就想走,你不觉得这会让本庄主很没面子。”银面男子说着伸手搭在了木七的肩上。

  木七冷笑:“面子都是给人看的,我还没向你讨要污了我的眼的损失。”木七说话间,动手想把男人放在肩膀上的手打掉,却不想男人的手如有千斤重,她用力也不能拨动分毫。

  银面男子轻笑出声:“这么说来倒是本庄主的不是了,那本庄主把丫头你带回去好好补偿如何?”

  “不好。”木七说话的同时,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毒粉向银面男子袭去。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