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面男子像早有防备,身子往后移了一大步,用袖子把毒粉挡掉:“狡猾,狡猾得很,真是个有趣的丫头。”

  “刺客,抓刺客。”像是给足了刺客逃跑的时间,反应慢了半拍的店小二终于扯着嗓子在院子里大声叫了起来。

  听着动静,银面男子终于收起了调戏,伸手把木七手上的面具抢了过来:“丫头给个东西你耍耍,有缘再续。”银面男子说话的同时,把一个黑色的牌子扔给木七,转身就跳出了窗外。

  木七伸手接住,也从大门走了出去,听着楼梯处咚咚的响动,木七转身推开了隔壁客房的门。这会几乎所有的小二都出动了,专门有人盯着客栈的房顶,她显然无法原路返回了。

  客房里的格局基本都一样,能藏人的地方不多,木七一眼就瞄中了床底。就在她钻进床底的时候,衣裳不小心带倒了放在地上的一个酒瓶,发出啪的一声响,屋子里瞬间弥漫着酒味。木七伸手从散落了一地的衣裳,捡了一件扔过去,盖住瓶子。

  “谁?”木七的动作刚完成,就听到床上传来一声男人厉喝。

  接着是一个女人迷迷糊糊的声音:“爷,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也不答话,转身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匕首,下了床警惕的望着四周。床上的女人这会总算清醒了,伸手抱住被子捂住身子,惶恐的说道:“爷,别走,奴家怕。”

  就在这时,男子的脚终于碰到了倒地的酒瓶,随着酒瓶滚动,又发出啪啪响,男人一手把酒瓶捡起,一手拿着一件红色的鸳鸯肚兜。淫笑道:“原来是你这小妖精的东西搞的怪。”

  女人看着男子手上的肚兜,一脸娇媚:“爷,你好讨厌。”女人的声音都能娇出水来,听得床底下的木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要滚床单的节奏吗?

  女人的声音成功的引起了男子的**,只见男子又跳到了床上,伸手拉扯着女人的被子,双手胡乱的摸着,惹得女人娇笑连连。一会后,娇笑变成了娇喘,那污秽的声音,直击木七耳膜,让她不得不把耳朵捂上,眼睛紧张的望着床脚,心里祈祷着,这床可千万别塌了。

  随着床的晃动,屋内的呻吟声更大了,几乎把门外的敲门声给盖过了。好在店小二还算执着淡定,一直敲到屋内的人停下为止。“吵什么吵?没见天没亮吗?”男人的语气很不好。

  门外传来小二的声音:“这位爷,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小店刚才进了刺客,不知道你屋有没有情况?如果方便,还望爷让小的们进去搜查一下。”

  “爷不能停,奴家还要嘛。”木七在床底可以清晰的听到床上女人欲求不满的邀欢声,心里一松,只要这个男人还是男人,就拒绝不了这样的请求。

  女人声落,只见原本已经停止晃动的床,又恢复了节奏,男人隐忍的声音传来:“滚,快滚,有刺客去别处找去。”男人说完动情的对着床上的女人说道:“小妖精,真浪,爷今个就让瞧瞧爷的厉害。”说完床晃动得更是厉害了。

  木七自动把床上的声音给屏蔽了,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只见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人已经逃了,去外头找找。”接着听到零零碎碎的脚步声。

  木七判断着声音走远了,也就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趁着屋内两人卖力的做着运动,她灵巧的出了客房,把满屋的激情关在屋内。

  等木七回到客房,风月和风花还没有醒,木七把夜行衣换下,换回了原来的里衣。正想把夜行衣塞进包袱里,就听到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木七顺着声音望去,就见地上躺着刚才那银面男子给的黑色牌子。

  木七弯腰把牌子捡起,只见黑色的木牌辨不出什么材质,像木又不似木,上头写着一个大大的龙字,木七灵光一闪,龙,难道是龙门山庄,想到刚才那男子自称本庄主,木七更是多了几分确定。

  当时想要构建自己的势力,木七有特意向胡万三打听了江湖上的各个派系,知道了这龙门山庄是近几年才崛起的,而且还只用了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坐稳了江湖霸主的地位,一跃成为天下第一山庄。只是这龙门山庄很神秘,没人知道这山庄的具体位置,更没人见过这龙门庄主。

  木七看着手上的牌子,在思索着对方的意思,是警告,还是把她的小命给定了?木七反复摩挲着手上的牌子,想了一会,也就没什么想法了,管他什么第一山庄,第二山庄的,想要她木七的命都不容易。

  木七把牌子和夜行衣一起塞进了包袱里,看着窗外蒙蒙的亮光,也就躺回了床上。

  再醒来已经巳时了,木七看着无事人一样在屋内走动的风月和风花,知道昨夜的事算是瞒了过去。想到藏宝图没到手,木七隐隐有些遗憾,不过这张不得,还有其他的七张,知道下落就好,总有法子的。

  屋内风花和风月在伺候着木七洗漱,屋外风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了门外:“木小姐,爷说叫你用完早膳,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木七扬扬唇,她想去的地方,看来是那些武器能造出来了,木七愉悦的应道:“我不饿,现在就可以走。”木七绝对是个急性子,一想到那些武器,她就想看看,以这个时代的工艺,能做得几成。

  “小姐你还是吃点吧,这一去要三四天才能回来。”

  木七没料到会这样远,还以为这樊城是钟离文昊的地盘,这兵工厂就在某处宅子呢,看来是她低估了钟离文昊缜密的心思。“好,你等我一下。”

  这会已经过了用早膳的时间,木七只能移步到大厅用膳。或是四更天的时候发生了事,这日大厅里很安静,木七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刚坐下就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射来。

  木七抬头望去,就见被他下药的四个汉子,坐在不远处,其他三人都有些恹恹的没精神,那头目看着无碍,眼睛没任何顾忌的望着木七。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