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边一个瘦小的老者,显然没料到小二来这一手,看着地上的陶器碎片,老者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指着小二说道:“你,你……”

  小二无赖的笑着:“我什么我,就是一时失手而已,滚,快滚,耽搁我做生意,你去偷十个破陶瓶子也赔不起。”

  老者自知斗不过店小二,蹲在地上伸手捡着地上的碎片,满面哀伤。店小二趴在柜台上瞧着老者捡陶片,手上拿着刚嗑出来的瓜子壳,不时的往老者头上、面上扔,一副小人得志的乖张样。

  木七看到这里看不过去了,朝着老者走去,店小二听到脚步声,懒懒的瞄了一眼木七,漫不经心的说道:“本店今日不营业,想买陶器改天再来。”

  木七原本不想搭理这小人,听他这么说了,也就问道:“大门开着,为何不做生意?”

  小二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不做就不做,哪那么多废话,今日真是的,来的一个两个都是讨厌人。”

  “你们的掌柜的呢,叫你们掌柜的出来。”木七看着这样的店小二,就想把陶器行好好整顿一下。

  小二继续磕着瓜子:“都说了今日本店不做生意,你那么多事干嘛,掌柜的不在。”小二说完,又把一个瓜子壳吐到老者的头上:“老东西,捡快点。”

  木七望着老者一头花白的头发上,夹着三五个瓜子壳,愠怒的望着店小二:“现在马上给本小姐把掌柜的叫出来。”

  小二的原本不想动,可是看到木七来头不小的样子,也就挪了挪身子,晃悠悠的往后堂走去,一边走一边发牢骚:“真是麻烦,想嗑个瓜子也不给人闲。”

  小二的走了,木七蹲在地上,捡起了地上的一片大的碎片,只见碎片上居然出现了镂空的祥云纹。木七指着陶片上的花纹说道:“老伯,这陶器是你做的吗?”

  老者叹了一声气:“是老朽做的,这是西凉国最新的花样,可是小二不识货,还把好好的瓶子给砸了。”

  木七听了心喜道:“老伯,你手上还有这样的陶器吗?”

  老者听了木七的声音,把头抬起来,混浊的眸子多了一抹光亮:“小姐你可是想买?”

  木七点点头:“你手上有多少,我要多少。”

  老者欣喜的站了起来:“都在外头的车上,老朽这就给小姐你拿进来。”老者说着往外走,可是走了几步,又有些迟疑了,转头望着木七说道:“小姐,这是别人的店,不如你随老朽出去看吧。”老者一想到那凶狠的小二,就心有余悸。

  木七笑道:“你放心去拿吧,他不敢对我怎么着。”

  老者犹豫了几秒,看着木七衣品不凡,又有丫鬟伺候着,想她必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小二不敢对她怎么着,也就放心走了出去。没一会就端着一个盖满稻草的箩筐走了进来,老者小心翼翼的把稻草扒开,把里面的陶器拿出来。

  木七拿着一个黑色的茶壶看了一会,只见茶壶上了一层黑色的釉,表面光亮,和普通的茶壶不同,这个茶壶的手柄雕刻了缠枝的花样,拿在手上很有手感。木七抬头问道:“这也是你雕刻的吗?”

  老者讪笑道:“让小姐笑话了,都是老朽自己折磨的,费了些功夫,但卖得不好,都说那面不光滑。”老者说着推了一个灰色的镂空花瓶给木七:“小姐您还是看这个吧,这个雕空的,是西凉国的新花样,卖得很紧俏。”

  木七望了眼手上的茶壶,的确在黑陶上面雕刻看不出精致感,也无法上色,瞧着就像是一个劣制品。木七听了老者的推荐,又拿起镂空花瓶看着,只见这个花瓶底下看着和普通的花瓶无异,变化发生在中段,一路到瓶口,用刀雕刻着格菱纹。

  说实话,在这个朝代在灰陶雕刻着格菱纹是挺新颖的,可是对于木七这个现代人,接触过不少精致的瓷器,这灰陶在她看来实在太粗糙了。木七看不上这瓷器,可是却看上了制陶的老者,她之前也派人招了十几个会制陶的人,可是这些人只会做普通的样式,没有一人会做花色的。

  木七前两日还泄气的想,看来只能先制些普通的陶器了,没想到今日居然遇到一个老者连镂空雕刻也会,木七心里又燃起了希望。

  “你这老头,怎么还不走,居然还把生意做到店里来了,信不信我待会把你的破烂全砸了。”店小二一出来,就看到老者和木七站在一起赏着瓷器,对着小老头唬了一番。

  老头被小二的话吓得身子一震,拿着花瓶准备放回去,木七伸手把他的手拦住了:“老伯你别急,这些我全要了。”

  店小二听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没料到木七是个大客,赶忙对着木七笑脸相迎道:“小姐这老头那些都是偷来的破烂,你想买陶器,店里多的是,您喜欢哪一个,小的这就给你拿过来。”

  木七冷笑道:“刚才不是说今日不做生意吗?这会怎么又可以做了?”

  小二的忙赔不是:“刚才小的也是被这老头给扰的,怠慢了小姐,实在对不住了,这会你好好的瞧着,瞧好了,小的给你打折。”

  木七没有看陶器,而是看着小二身后:“掌柜的怎么还不出来?”

  小二望了眼身后,又神秘兮兮的说道:“不瞒小姐,小店移主了,掌柜的心情有些不好,昨夜多喝了两盅,小的去叫的时候,他才刚醒,这会正拾捣着,一会就来。”

  木七装作恍然:“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才你也不想做生意,这换新主子不好吗?”

  小二原本就想巴结木七,这会也扯开了话闸子:“好啥好,小的听说买下这店的是侯府的大小姐,你说一个女人家家的,那懂做生意,万一这店做不下去了,小的去哪混饭吃?不瞒小姐,小的这几日心里也七上八下的,要不是见你实在想买陶器,不然这生意小的也是不想做的。”

  木七挑眉:“女人就怎么不会做生意了,女人做生意说不定比男人更厉害。”

  小二听了木七的话又解释道:“瞧我这破嘴,小姐不是小的瞧不起女人,的确是女的就该像小姐您这般,逛逛街,绣绣花,做生意应该是男人们的事。”

  给读者的话:

  还在奋斗中,待会见!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