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七刚才听着声音,发现小老头刚吹的笛子和以往他吹来控制蛇群的骨笛很不同,声音更尖更利,听着让人很不舒服。木七指着笛子问小老头:“这又是什么?”

  小老头把笛子放到木七手上让她自己瞧,他歇了一会,喘息够了,才说道:“老儿前些日子听到老巫婆用笛声控制毒物,老儿自己也琢磨了一阵,就弄出了这么个玩意,还顶些用处,之前老儿一吹,小灰就能安静小来,刚才费了些功夫,可能是小灰折腾久了些。”小老头记忆中的前些日子,其实已经是两个多月之前了,他这阵子一直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过了多久。

  木七把小笛子放在手上看了一会,她不熟音律,不太懂这些玩意,只看到上头有两个一大一小的洞。木七把小笛子放回小老头手上,问道:“老头,小灰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这样的?”

  小老头面上有些复杂,眼里躲闪着:“也没,没多久,就是今夜你们人多了些,吓到它了。”小老头知道小灰在一点点改变,可是对于这个唯一的亲人和伙伴,他舍不得它离开。

  “你这臭老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小灰现在已经有了刀枪不入之身,最迟下个月圆之夜就能长成蛇王蛊。”白慕老头刚才被风影保护着,一直观察着小灰,看得他满脸骇色,他看过不少秘书,里面有蛇王蛊的描写,之前一直觉得有些扯淡。

  这会亲眼看了,再想到书上写,蛇王蛊一出,城墙倒塌,房屋尽摧,人身成段,不出半日,整城尽毁,真是没有半句夸大的言辞,如今小灰还没真正长成蛇王蛊,就已经如此强悍了,等它真正成蛊的那一天,这天下,只怕无人能挡得了它。

  小老头听了也面色大变,他一直以为自己不给小灰再吃那些东西,小灰就不会继续变坏。“你这死老头,你休得乱说,小灰乖得很,才不会变成怪物。”

  白慕老头冷笑,指着身后身上都有挂彩的雇佣兵说道:“乖,可真是乖得很,你自己数数,二十个雇佣兵,这会还剩几个?”

  小老头抬眼望着白慕老头身后,只见站着的雇佣兵只有八人,以为自己看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继续望去,还是八人。心里有些发虚,可是还是嘴硬道:“你别蒙老儿,你们本来就这么多人?”小老头有力气的时候,都会用笛子控制住小灰,他没力气的时候都是昏睡着,并没有亲眼看到小灰那骇人的一面。

  木七知道小老头不想接受,指着小灰的肚子说道:“你看那突出的位置,那里面就有一个佣兵被吞了下去。”小灰吞下去的佣兵还来不及消化,这会它的肚子鼓囊囊的。

  小老头看着小灰肚子那明显的突起,有些难以接受,继续辩解道:“那也是你们先惹了它。”

  木七面对这么一个顽固的小老头也有些无言了,叫风影把小老头扶起,带小老头去洞口望了一眼外头。小老头看着地上横流的毒水,一地的碎石,断木,手颤抖的抬起,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小灰没有这样大的力气?”

  小老头已经好久没出过洞口了,这会看着山谷,只感觉很恍惚,这还是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吗,石头碎了,大树倒了,早已经没有了他熟悉的模样。

  木七走过来,望着外头幽幽的说道:“小灰没有,蛇王蛊有。”木七最能体会小老头的心情,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她也不会舍得把小灰毁了。小灰不是一条普通的蟒蛇,它懂事,会听人话,和小老头一起,帮过他们很多,不管是私心还是大义它都不该死。可是它现在是一条准蛇王蛊,如果它不死,这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丧命?

  小老头挣脱风影搀扶的手,蹒跚着往小灰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站定了身子,背对着木七问道:“真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木七明明知道小老头看不见,可是还是点点头:“小灰力气太大了,一旦成蛊,没人能控制得住它。”

  木七没有正面回答小老头,但小老头也明白了木七的意思,身子晃了两下,沉声道:“老儿想跟小灰,再处些时间。”小老头心里暗暗有了决定,既然都活不了,就一起死好了,下到地底下也有个伴。

  木七没想到小老头这么快就应下了,望着小灰,其实她也希望等它醒了和它好好告别。“好,小灰现在的身子刀枪不入,只能等到天亮。”

  小老头背对着木七点点头,没人瞧得见他的表情。小老头走到小灰边上,望了一眼,也坐了下来躺在小灰边上,侧着身子,一双细瘦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灰的头,像是在爱抚一个孩子。

  好一会后,才轻声说道:“小灰啊,还记得老儿遇到你的时候吗?老儿想你是记不得咯,算算也有好几十年了,那时候老儿也这般大,你也这般大,没想到几十年后,你我还是这般大,只是都老咯。”

  小老头说着拍拍小灰的头,小灰的眼皮动了一下,可是没有睁开,小老头继续说道:“那时候老儿饿狠了,看着小狼崽叼着一只野兔就去抢,结果被母狼发现了,追着老儿跑,老儿跑着跑着就绊倒了,要不是小灰你出现,老儿早被狼吃肚子里,那还能偷活了这么久……”

  小老头躺在小灰身侧小声的絮叨着,木七没有打扰,怕小老头身子受不住,捡起掉在一旁的被子帮小老头盖上。

  小老头刚才吹的笛声,不仅对小灰有用,就连外头那些毒物也消失了。风影不知道什么出了山洞,就在大家都默声望着小老头和小灰,听着他絮叨的时候,风影把满身是血的风流抱了回来,手上还拿着一把已经弯掉的长剑。

  白慕老头指挥着风影把风流放到小老头的床铺上,仔细的帮风流检查着,越检查,面色越是凝重,好一会才说道:“内伤太重了,体内大出血,老夫只能喂他止血的药粉,活不活得成,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白慕老头说完,拿过风影手上的长剑,看了一眼说道:“要不是剑帮他挡了大半的力,只怕他这会早没气了。”白慕老头说着摇摇头,蛇王蛊太强大了。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