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文昊只在原地停顿了几秒,就飞身跃起,来到木七的面前,隔着两步的距离,眼睛一动也不动的停留在木七脸上。

  木七被钟离文昊看得有些不自然了,伸手在脸上擦了了一些,疑惑的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钟离文昊点点头,木七信以为真,用手捏着袖子又要往脸上擦,钟离文昊伸手把木七的手握住:“丫头你真美,你脸上的美,是擦不去的。”

  木七听了钟离文昊的话才知道她在逗自己,嗔怒道:“钟离文昊你好生无聊。”嘴上说着,可是心里却是喜滋滋的,也不知道为何,她今日回到府上,个个都说她更漂亮了,就连刚才楚云奕也羡慕的向她讨要秘方。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滋润,木七心里想着,寻思着等会回去,要好好照照镜子才行。

  钟离文昊拉着木七往自己怀里靠,柔声道:“我是无聊,无聊得时时刻刻都想见你。”

  木七见钟离文昊顺势把自己的身子抱住,望了一眼四周,谨慎的说道:“你把我放开,这里是皇宫。”

  钟离文昊也并没有太放肆,只是轻轻的搂抱了木七一下,闻了下她身上特有的幽香,又在她头上烙下一吻,才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丫头,今夜等我。”

  木七听着钟离文昊的话,脸不争气的又红了,她都不知道这男人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这两日她在别院,除了第一日白日钟离文昊节制些,后面的时间她几乎就没出过屋子,都是给累的。

  本以为今日回城了,钟离文昊能消停一阵,没想到他这会又说出这番话来,木七有些不自然的把脸移开:“我还有事,先走了。”木七说完,都没看钟离文昊,低着头快步走开了,脑子想到夜里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她都有些后悔,这一夜折腾好几次,对钟离文昊的身体真的好么?

  木七走得很快,没一会身子就消失在钟离文昊的视线里,钟离文昊收起嘴角的笑容,对着不远处的大树,冷声道:“看够了?还不给本王出来。”

  钟离文昊的声音清晰传来,魏水灵听了身子一震,手因为害怕有些发抖,她没想到自己藏得如此隐蔽还是被发现了。

  “本王对女人一向没有耐心。”钟离文昊的声音更冷硬了几分。

  魏水灵听了,咬着唇,缓缓从大树后面站了出来,就见钟离文昊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般,身上散发着骇人的气息,和对木七时候的温柔相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虽然这样的钟离文昊让魏水灵有些害怕,可是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欠身行礼道:“见过睿王爷。”魏水灵很厌恶妇人的自称,特别是面对钟离文昊,这让她感觉到自卑、羞愧。

  就在魏水灵等着钟离文昊让她起身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道风凭空升起,紧接着脖子上就多了一把冰凉的长剑,比长剑更冷的是钟离文昊的话语:“你为何要跟踪木七?”

  魏水灵微微抬起头,看着冷漠的钟离文昊,心里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如果我说是我先经过这里,因为不想和木七遇上,才不得以躲在树后,王爷您信么?”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没有可能,可是这会见他如此的保护木七,魏水灵心里感觉又难过又悲哀。她喜欢了这个男人两年,可是这会这个男人却因为另外一个女人想要杀她,真讽刺,她魏水灵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钟离文昊望着魏水灵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一丝说谎的痕迹,可是看了一会魏水灵的眼眸还是平静的:“本王不希望还有下次,你应该知道下场。”钟离文昊冷冷的把剑抽回去,要不是杀了魏水灵,木七可能会难过,他手上的长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抹下去,他不允许任何人窥视木七,想要把木七至于险地。

  钟离文昊说完,甩着衣袖往木七离去的方向走去,魏水灵就那样愣愣的站着,面色惨白,眼神空洞。喃喃的说道:“木七你到底哪一点比我好,让这个男人如此珍视你。”魏水灵说着,眼前又出现了刚才钟离文昊对木七的温柔,眼里慢慢陇上了一抹恨意,这一切应该是她的,是木七抢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小姐,你没事吧。”婢女上前把魏水灵扶住。

  魏水灵缓了好一会,才恢复了一些:“我没事,扶我回去,娘亲该担心了。”魏水灵其实有事,经历刚才的事情,她只感觉身体里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连走路也找不到气力。

  再说木七到了梅林,等了一会,秋嬷嬷也就走来了,木七跟着秋嬷嬷一路去了勤政殿。

  这时皇上用了一口茶,正想让太监摆驾,皇后走了过来,望着皇上头上花白的长发说道:“皇上,臣妾有好几十年没给皇上梳过头了吧,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皇上当年的青丝仿佛还在臣妾眼前。”皇后说着,伸手拿起皇上的一缕长发,面上无限感慨,想当初她也是爱过他的。

  或许年纪大了,皇上也变得念旧,虽然当初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是很喜欢皇后,可是慢慢的也因为皇后的温柔,贤淑,对她多了一些好感。渐渐的也常去皇后的屋过上几夜,他依稀还记得,每日他早起,皇后都会亲自伺候他,皇后梳头的手艺更是最让他满意。只是时间过去太久,自从宏儿出世,这么美好的时光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以致让他这会想起,还是觉得有些恍惚。

  皇上叹了一口气说道:“朕知道皇后你心中有怨,可是朕也有朕的难处,宏儿……”

  “皇上不用再说了,臣妾今日再帮皇上梳一次头如何?”皇后把皇上的话打断,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再怎么忏悔也没用,她怕皇上提到宏儿,她会无法伪装下去。

  皇上以为皇后已经放下了,高兴的点头应道:“这样甚好,来福去拿梳子。”

  很快来福就把梳子拿来了,皇后接过梳子,伸手把皇上的发冠拿去,拿着梳子仔细的梳理着皇上的长发。或是皇后的力道用得刚好,皇上舒服的闭上了眼睛,由衷的赞道:“还是皇后的手艺好,朕好久都没有这般享受过了。”

  给读者的话:

  最近太任性了,好想好好码字,多多码字!晚点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