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乌力吉见自己的话被打断,微微皱眉,斜眼向皇上看去,只见皇上侧着头和皇后说话,压根没有想听他说话的意思。那乌力吉寻思了一会,也不动声色的坐在那,两人都像忘了刚才还在兴致勃勃的讨论联姻一事。

  很快太监把柳文昌四人带上来了,只见柳文昌头上套着圆形的木偶头像,画着憨态可掬的面容,其他三人或提着缸,或套着圈,面容绷着,手脚微微有些哆嗦。四人向皇上行了跪礼,认真的演了起来,不时抛缸接碗,倒也没有出岔。

  皇上不知是看腻了舞乐,还是久没出宫,鲜少看到如此接地气的表演,坐在高位上倒也看得津津有味,不时的开口叫好,让气氛达到了另外一个**。

  木七听着叫好声一片,也抬头望去,正好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木偶,在场子的周边转悠,不时的摆弄手上的蒲扇,摆出一些让人忍禁不俊的姿势,惹得贵女们娇笑连连。

  且说面具后面的柳文昌,看到在场有那么多贵女,也动了心思,不时的往女眷的席面望去。柳文昌一边转着一边望,就在他转了一圈想要放弃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贵女的面容和当日在悬崖底下的女人极其相像。虽然此刻那女人皮肤变白了,发型也换了,但他就有一种感觉,应该就是她。

  柳文昌望着木七的方向,手有一瞬忘了动作,木七看到木偶在望自己这边,手停在了半空,望着木偶的眼神多了一抹探究。

  柳文昌接触到木七的视线,心头猛的一震,是她,一定是她,人的面容可以改变,可是眼神变不了,这个女人的眼神会说话,会让人生寒,柳文昌记得很真切。

  停顿了一小会,柳文昌又继续跳动起来,心里很庆幸这会他脸上罩着面具,不然以这女人的聪敏,他该要暴露了。

  木七望着晃动着走开的木偶,眼里有一抹沉思,难道面具底下的人认识自己?

  皇上看了一会杂耍,仿佛才恍然记起那乌力吉想要联姻的事,转头望着那乌力吉的方向问道:“逍遥王刚才说要帮太子甄选太子妃,心中可有人选了。”

  那乌力吉点点头:“有的,还望皇上恩准。”

  皇上眼睛装作不经意的望了木七一眼,说道:“哦,朕倒想听听是何人如此有福气,能入得了逍遥王的眼?”

  那乌力吉施然起身,对着皇上躬身道:“此女是将门之后,姿容出众,才华横溢,可以堪当我北疆太子妃,此女是安……”

  “好。”不等那乌力吉把话说完,皇上望着底下拍手大叫一声好,生生把那乌力吉的话打断。

  那乌力吉面色有些阴沉,底下的北疆官员更是个个都黑着脸,东吴皇帝如今的态度,根本就是不把北疆国放在眼里。

  皇上看了一会,仿佛才回过神来,转头望着那乌力吉问道:“今夜的杂耍甚是精彩,逍遥王请继续往下说。”

  一抹冰寒在那乌力吉眼里一闪而过,东吴皇帝两次三番的不让他把话说全,他要是再继续往下说,他东吴使者可真就成耍杂耍的了。缓缓开口道:“本王刚才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此女还是有些不足,本王还想再观察一阵,等确定了再向皇上明说。”

  皇上听了呵呵的笑道:“也好,择选太子妃,理当谨慎。”

  钟离文昊听了皇上的话,心头微微一松,木七这个丫头可是把他担心坏了。钟离文昊放心了,可是底下的官员、女眷们心可就瑞瑞不安了,特别是那些浸淫官场的老手,很明显的感觉出皇上变卦了,只怕最后和亲的对象有变。

  这样的发现,让家中有适婚年龄女儿的官员心里惶惶不安,在北疆使者在都城的这些日子,都城里掀起了一阵定亲潮,当然这是后话。

  这场宫宴本来就是为北疆使者挑选和亲对象而设,如今人选未定,北疆使者也因为皇上的态度,面上难堪,宴会进行到一半,就因为那乌力吉的告辞草草宣布结束。

  众人陆续散去,宛怜玉也带着护卫离开,路上一直提醒护卫警醒些,今夜她好几次对上表哥冰凉的眼眸,在他的眼里,宛怜玉看不到任何温情的东西,这让她真的确定表哥是会杀了她的。

  宛怜玉担心钟离文昊会在她回去的路上出手,所以特意带了很多护卫,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的往宫殿走去,直到进到守卫深严的宫殿,宛怜玉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太可怕了,明日她要见一下大伯,与他商讨一下对策才行。

  宛怜玉想着事,一边往寝宫走去,鼻尖依稀闻到一丝丝异样的香气,开始她并没有意识到有何不妥,直到她走到妆台前,那香气变得越是浓重,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为了避免被人加害,宫里并没有点香,衣裳也不用熏香,这香气存在的很不正常。

  一个念头闪过,宛怜玉忙伸手捏着鼻子屏息往外跑,还不等她跑到前厅,身子就扑通一声瘫软在地。

  宛怜玉手脚挣扎着要爬起,可是手脚软软的使不上任何力气,她只得张嘴大声喊叫道:“来人啊,救命,救命。”

  奈何宫殿太大,寝宫之外还有一个大厅,不管宛怜玉如何呼喊,门外的侍卫都听不真切。宛怜玉望着倒在地上的绿儿,心底升起一阵绝望,悲伤的缀泣道:“表哥,你为何如此心狠,玉儿只是想留在都城,玉儿有什么错?”

  宛怜玉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意识越来越恍惚,迷糊中她仿佛听到一阵慌乱的声音:“救火,快救火。”手动了动,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睿王府内,决明御医惶惶不安的在大门口走来走去,眼睛不时的往外张望,王爷自从中秋传信回樊城把玉儿从龙门山庄除名,已经有好几日了,他一直想要向王爷求情,可是自打中秋晚宴之后,王爷就没有回过王府。

  也不知道为何,决明御医今日眼皮一直在跳,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很强烈,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把王爷等到,玉儿进宫这么多日,如果没有了龙门山庄和王爷的庇护,以后可就危险了。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