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注定是让决明御医失望了,钟离文昊一出宫,就直接去了侯府。离院内,木七的书房在亮着灯,钟离文昊推门进去,闻到屋里飘荡着面香,心底一阵愉悦,这才像回家。

  木七见到钟离文昊进来,抬头望着他问道:“饿了吧,我刚给你煮了一碗面。”

  钟离文昊点头走近,面对着木七坐下:“谢谢娘子,为夫饿了一日了。”钟离文昊说着,探头在木七的额头亲了一口,正要把碗端起,木七把一张白纸递给钟离文昊,说道:“你在下面写上你的名字。”

  钟离文昊看着白纸有些疑惑:“为何要写名字?”

  木七把笔递过来,卖着关子说道:“你写了就知道了。”

  钟离文昊也没有多想,拿起笔在纸的下方,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又递还给木七:“娘子,这样可以了吗?”

  木七伸手把纸拿过,望了一眼点头道:“可以了,你吃面吧。”

  钟离文昊也真是饿狠了,端起面就吃了起来,浑然不知自己糊里糊涂的一个名字,把性福给卖了。

  等钟离文昊把面吃完,木七也把想写的东西写好了,看到钟离文昊把碗放下,木七把纸递过去:“你看看,这是我刚订的规矩,你已经在上头签名了,必须执行。”

  钟离文昊狐疑的望着木七的面色,还有那张写着黑字的纸,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里升腾,拒绝道:“你我还需要订什么规矩,以后我都听你的就是了。”钟离文昊抱着手,一副拒看的表情。

  木七把碗移开,把纸放到钟离文昊的面前:“那不同,白纸黑字才有约束力。”

  钟离文昊抬眼瞄了一下桌上的纸,只见上头居然写着同房次数,一个星期不能超过一次。钟离文昊看得眼睛差点没掉出来,一夜一次他都办不到,还一个星期一次,这是饿死他的节奏。

  “娘子,这规矩太苛刻了,为夫抗议。”钟离文昊说着把纸揉成一团,想要销毁证据。

  木七见了钟离文昊的动作也不阻止,而是把自己面前另外一张纸拿起,指着上面的名字说道:“睿王爷你看看上头,可是有你的签名的,此事你赖不得。”

  钟离文昊看着白纸下头,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有一种想改名的冲动,他的娘子太狡猾了,以后这名字可是万万不能乱签。

  耍赖不得,钟离文昊只好跟木七讨价还价:“娘子,这要求太苛刻了,为夫要求在数量上放宽到十次。”在钟离文昊看来,这十次已经是退让了,天知道和木七在一起的感觉有多美好。

  木七摇头,坚决的说道:“不行,制定这规矩,我也是为你好,在你身子没有大好之前,不许纵欲过度。”制定这样的规定也是今日和钟离文昊分开的时候,木七想到的,钟离文昊在床上的表现,完全不知餍足,她必须要对他身体着想。

  面对木七这样关心自己的身体,钟离文昊只感觉到一阵委屈,他有那么弱吗?这几日他几乎都没有睡,可是精神头却是比任何时候要好,在他看来欢爱就是能健体悦心的运动,哪里会影响到他的健康。

  “十次太多,那改八次也行。”钟离文昊苦着脸,心里怨恨自己为何手贱,吃面就吃面,签什么名字。

  木七望着钟离文昊面带笑容,坚决的摇头。

  钟离文昊见了,只能又伸出五指:“五次,不能再少了。”

  木七继续摇头:“此规定不会更改,你还是放弃吧,不过……”

  钟离文昊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忙问道:“不过什么?”

  木七视线停留在钟离文昊身上:“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看我心情,再看你表现,如果你表现不错,我心情又好的时候,或许我能奖励你……”木七说着停顿了一下。

  钟离文昊听得眉笑颜开,他就知道这丫头不会那么狠,忍心看他憋死。木七看着钟离文昊的笑容,继续说道:“或许我会奖励你一个亲吻。”

  钟离文昊听了木七的话,脸瞬时垮掉,一个亲吻如果放之前他一定会很高兴,可是如今他们已经再深入了一步,亲吻对于他来说,只相当于隔鞋挠痒,起不了实质性的作用。“娘子我抗议,这奖励必须改。”

  木七眉头轻佻:“好吧,既然你不稀罕,这奖励就取消吧。”

  钟离文昊听了一下子着急了,忙过来把木七抱住:“为夫要,为夫要还不行吗。”亲吻也比没得亲好啊,钟离文昊有些悲哀的想,明明他才是王爷,为何他在木七面前丧失了身份,只有服从的命。

  木七踮脚在钟离文昊的嘴上印了一吻,故作老成的说道:“这才乖。”

  钟离文昊憋屈得要命,抱着木七,身体就本能的起了反应,这要憋忍的日子,何时是个头?视线停留在纸上,钟离文昊灵机一动,伸手把木七整个身子抱离地面:“娘子时辰不早了,咱该歇息了。”

  木七望着一脸坏笑的钟离文昊,很庆幸自己灵醒,一回来就立了这样的规矩。“你可是想好了,一星期为七日,今日如果你要了,后面七日可就只能熬了。”

  钟离文昊俯身亲吻着木七的眉眼:“纸上又没写日期,没规定从今夜开始算。”钟离文昊也学聪明了,终于在劣势之下扳回了一局。

  木七暗暗懊恼,真是千算万算,把日期给漏了,让钟离文昊钻了空。“可……”

  木七话没说完,钟离文昊已经把木七抱回了寝室,把木七放到床上,狂热的亲吻,浑身带着**。木七原本还想和钟离文昊辩解一下,可是被钟离文昊这样一挑逗,脑子早已经不能思考。

  喘着气说道:“文昊,我要先去沐浴。”

  钟离文昊大手一览,把衣衫半解的木七抱起:“为夫帮你洗。”

  这一夜屋内一室旎漩不在话下,此刻的皇宫里却是乱糟糟的,只见南面的宫殿亮起了火光,滚滚的浓烟伴着刺鼻的味道,飘出了老远。

  养心殿内,皇上刚安寝,就被嘈杂声给扰醒,坐了起来对着寝宫外头伺候的太监问道:“外头发生了何事?”

  太监在门外恭敬的应道:“回皇上,椒阳殿起火,宫人们正在救火。”

  给读者的话:

  小狸这个月好好努力吧,在保持六千的基础上尽量多更,五更呵,老规矩,三更零点后送上!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