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城内靠近城墙的一处偏僻的院落,一个老头把耳朵靠在墙上,仔细的听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走了过来,喊道:“老头子,吃早饭了。”

  老头就那样听着不动,一会后皱着眉头,喃喃道:“奇怪了,这墙怎么会动,还会响。”

  老婆婆听了不信道:“你这老头八成又是犯糊涂了。”说着也走了过来,把脸贴在墙上听着,半分钟后,又把脸从墙上移开,把手放在老头的额头上,关心道:“老头你没烧吧,这明明就是一堵墙,怎么可能有响动,快快,去用早膳,待会凉了。”

  老头见自己老伴不信,又听了小半会,发现那些奇怪的声音又消失了,皱着眉头说道:“奇怪了,刚才明明听到了的。”说着就想趴到地上去听,老婆婆见了忙把他拉住:“你个死老头,脏不脏,快起来,吃早饭去。”说着不由分说把老头拉去了隔壁的厨房。

  老头心不在焉的扒拉了几口稀粥,又跑回屋子里听着,不时的在墙上拍拍,地上跺跺,老婆婆见了,直摇头:“这老头疯了,铁定是疯了。”

  石门城的街道上,钟离文昊和木七带着一千人在逐家逐户的排查。木七如今已经换上了一身盔甲,以钟离文昊副将的身份与他骑马并行着,木七看着士兵在一户户的盘查人丁,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你说石门关天险,易守难攻,南疆国会不会早有打算?”

  钟离文昊让马停下望着木七问道:“你是说他们可能还有别的密道进来?”

  木七点点头:“如果南疆早有攻占东吴的想法,就一定有别的打算,一定不甘心被一个小小的石门关挡在关外。”

  钟离文昊沉思了片刻:“据说两百年前,天下大乱的时候,南疆也想趁乱进关,可是被石门关的守将挡在关外,一耽搁就是半年,眼看着动乱就要平息,而南疆分不到一杯羹。心急的南疆的将军便命人想要挖一条密道,从山下穿城而过,只是没挖出多远就放弃了,因为石门关的地质特殊,山下都是岩石,铁锹根本挖不动。”

  “两百年前他们挖不动,不代表两百年后,没有办法,我看还是谨慎一些好。”木七抬头望着远处巍峨的大山,眼眸幽亮。

  钟离文昊想了一下,也觉得有道理,木七都能制出如此厉害的武器,南疆也不一定两百年后没有能人出现。“你有什么想法?”

  木七想了一下,应道:“我带一队人去各处查看,你继续带队盘查人口。”

  钟离文昊有些犹豫,如今他们身在与南疆一门之隔的石门关,这里看似平静,可是暗里隐藏着很多危机,加上到现在定王和袭贵人还没出手,他很担心木七会发生意外,一次的失去之痛,已经让他害怕不已,他不允许木七再发生第二次意外。

  钟离文昊没说话,可是木七看着他那凝重的面色,就知道他心里的担忧:“你放心,我如今已经不是之前的木七了,一般人都近不得我的身,何况如今石门各处遍布我们的人,只要我那边一有什么动静,他们就能赶来,出不了大事。”

  钟离文昊想想也是:“好,你去吧,小心些。”

  木七得到钟离文昊的允许,点了一百人的小队,往另外的方向走去。钟离文昊看着木七的背影,把风流唤了出来:“你带人过去保护木七。”

  风流有些犹豫:“属下走了,那主子您……”

  钟离文昊淡淡的应道:“本王没那么容易死,你去吧,要是木七有什么闪失,你提头回来见我。”

  木七带着一小队人马,来到城东的位置,让士兵在各处勘察,有没有塌陷或者异响。木七自己也跳下了马,研究着地形,想象着如果有密道,出口大概会在什么位置?

  就在木七站在一处院子前思索的时候,只见一扇老旧的木门,从里打开了,一个老头探头出来,往外头张望着。见到木七他们各处翻找,疑惑的问道:“官爷,可是啥子东西丢了?”

  木七摇头:“不是丢东西。”木七说着有继续问道:“老伯,你可是常住此处?”密道只是她怀疑有可能存在的东西,并不想说出来,引起百姓的恐慌。

  老伯点点头:“官爷可是要喝水?”

  木七摆手:“不用,我想问一下老伯,这阵子可有感觉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

  老伯听了,首先想到今早在墙上听到的异响,开口道:“怪异,倒是有一些,今……”

  还不等老伯说完,一个老婆婆走了出来,伸手用力的拉扯了一下老伯的衣尾,骂道:“你个老东西,要疯你在自个家里疯就好了,可别误了官爷。”

  说完又向着木七歉意的笑着赔罪道:“官爷不好意思,我家老头这几日得了疯病,老是胡言乱语,给你添麻烦了。”说着把老头子拉进了屋内,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木七也不以为意,笑笑,又去了别处。

  院子内,老头因为被老婆子一再的说自己得了疯病很不满:“你这老太婆,嘴里怎么都说不出点好的,我疯,我哪里疯了?”

  老婆子也不甘示弱,扯着嗓子说道:“嚷嚷嚷,要不是我把你拉住,你这会早没命嚷了。”说着指着门口道:“你也不想想,人家官爷是什么身份,人家有差事在身,你说什么墙动,地动的,等人家进来听了,到时真没有,你可想过后果?”

  老头听了老婆子一分析,也有些后怕了,想想也是,要真是自己老了耳朵不中使了,告诉官爷,只会给自家惹事。想明白的老头子,这下也无心听墙了,进屋抱了一杆烟枪出来,坐在台阶上抽着。

  毫无意外,木七和钟离文昊这一日的搜索,一无所获,夜里钟离文昊本以为木七能安心了,却不想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木七,又坐了起来,不安的说道:“我这眉头直跳,总感觉这几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钟离文昊坐起来,把木七拉入怀中,叹气道:“丫头,对不起,让你跟我受累了。”

  木七靠在钟离文昊的怀里,摇头:“我没事,但愿是我想多了。”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