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文昊始终黑着脸,对着副将下令道:“你调集八千士兵,防守此处,不准任何人出入。”

  “是,王爷。”副将应着,忙跑去调兵。

  木七看到钟离文昊真的生气了,上前出声道:“王爷,那属下该干些什么呢?”

  钟离文昊板着脸:“你随本王回总兵府。”想到木七刚才的冒险行为,钟离文昊这会心跳还没恢复,那么多箭射过来,木七万一有个好歹,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保持冷静。

  木七感觉到钟离文昊身上的低气压,也不敢再出声了,默默跟着他往回走。正要上马,就见一匹快骑跑来,钟离文昊和木七站定,就见一个信兵从马上跳下,对着钟离文昊躬身禀报道:“王爷,南疆进攻了。”

  钟离文昊眼神幽冷,可真是好计谋,猛的翻身上马,和木七一同去了石门关。还没踏进石门关,就听到关外喊杀声震天,他们干脆弃马,直接上了石门关的城楼。只见在守将的指挥下,士兵们有序的进行着还击,虽然众人都没有慌乱,可是还是不时有士兵死伤。

  木七望着这样的场景,眉头紧锁,如今不过才开战,就有这样大的伤亡,如果到时两边夹击,他们这点人,只怕撑不了多少时日。

  钟离文昊在各处巡查,木七也不闲着,看到士兵并不是很熟练的使用连弩。走过去,说道:“我来。”说着把弩箭对准南疆的战车射去,一边讲解道:“连弩是用来对付重兵器的,你们记着,不能让战车和投石器接近。”

  木七一边说,一边在士兵的协助下,连连发射,南疆的战车在领教了连弩的威力后,节节败退。士兵也在遭受到密集的箭攻之后,改变了策略,纷纷拿出盾牌在前头挡着,一字排开,往前攻进。

  城楼上的士兵把箭换成火箭,朝着盾牌射去,没一会南疆士兵就传来哀嚎声,队形开始慢慢溃散。城楼上的士兵趁乱,把箭射得更密,南疆士兵在死伤无数之后,终于下令撤退。

  木七站在城楼上,望着关外横七竖八的尸体,心情复杂难表,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古代人真正的战争,即使前世她也见过无数死人,可是远没有今日的场面震撼,她只想说,战争太残酷了,不管放在哪一个年代,都给人们带来无尽的灾难。

  城下有不少于五千人倒地,这就意味有五千个家庭,要承受丧夫,丧子之痛。

  钟离文昊从远处走来,看到木七站在城楼上往下看,也低头看了一眼,以为木七被这样的场面吓到了,忙走过去柔声道:“别看了,我们回去吧。”

  木七点点头,开口道:“让人出城清理战场,把人都埋了吧。”

  钟离文昊一怔,他们都习惯让战败的一方暴尸城下,以此彰显自己的胜利,这要帮忙把敌人埋了,是从来没有过的先例,火烧都倒经常。钟离文昊虽然有些不理解,但也应了,对着身后的将领下令道:“派人出去清理战场,在城外找处地方把人给埋了。”

  将领听了也是愣愣的,直到钟离文昊命他快去,才从惊诧中恢复心神。

  回到总兵府,木七给钟离斟了一杯茶,又给自己也斟了一杯,待把茶水喝尽才说道:“可是对我的建议不理解?”

  钟离文昊也不否认,点头道:“的确没有这样的先例。”

  木七拿起茶壶,又给钟离文昊斟了一杯茶,缓缓说道:“事都是人做出来的,让敌人的尸体暴尸,或者灰飞烟灭,只会更加的激发仇恨。从古到今,不少帝皇想一统天下,可是最后即便统一了,还是内乱不断,这是为何?

  就是因为这些在战场上埋下的祸根,我从不认为光靠武力能赢得天下,这天下最大的财富,就是那些百姓,战争把人心离散了,就算在强权下暂时被镇压,可是最终他们还是会跳出来反抗。

  人死为大,纵使他们有错,可是最大的错还是他们的将领,皇帝,我们不该再继续积攒仇恨。”

  钟离文昊认真的听着,待木七说完,点头道:“像,像极了。”

  木七被钟离文昊的话,搞得有些莫名其妙,看到钟离文昊一直盯着她的脸看,摸着脸疑惑的问道:“像什么?”

  钟离文昊把木七的手拉过:“像凤星,慧通大师说你下来是要解救天下的,如今听你这番话,的确有点那个意思。虽然祖辈都没有这样的规矩,不过我觉得你说得在理,战争不该只是积累仇恨。”

  木七反手把钟离文昊的手握住:“你能明白就好,自古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是恒古不变的定律,但愿皇上能一统天下,下一任郡主也足够贤明,让这片疮痍的大陆得以修养生息。”

  钟离文昊拍着木七的手,保证道:“会的,大不了这太平盛世我给你。”

  木七被钟离文昊的话逗笑了:“你可是认真的?”

  钟离文昊也不回答木七,反问道:“你想要吗?”

  木七听了这个问题,一时也难以回答,她相信她只要说想,钟离文昊就一定会做,可是如今她和钟离文昊一样都没有想好,江山太重,她怕他们需要背负太多。两人沉默了片刻,木七出声道:“离石门关最近有驻兵的是什么地方?”

  钟离文昊把书桌上的地图摊开:“在汉城,离此处两百里,是木家军的一支驻兵,有兵十万。”

  木七听了,喜道:“两百里,不用五日就能赶到,你快给皇上写奏折请示。”

  钟离文昊应道:“好。”

  “我帮你磨墨。”木七说着撩起袖子,坐到砚台前。

  两日后,御书房内,皇上面色铁青的把奏折一摔,怒道:“果真是朕的好孙儿,出兵打仗,还把女人带在身侧,骄纵自大,误判战情,让石门关陷入险境,好,真是好极了。”说着,气得猛烈的咳嗽起来。

  站在下首的定王见了,忙站出来劝慰道:“父王息怒,怕是这些都是旁人的谣传,文昊虽然年轻了些,可是也是一个极有分寸的孩子。”

  皇上止住咳嗽,怒哼道:“朕当日就是觉得他有分寸,才把如此大任交给他,没想到他如此不成气候。”皇上说着顿了一下,望着定王说道:“朕命你速带两万轻骑前去支援,把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替换掉。”

  “是,父王。”定王低着头掩住眼底的得意,出了皇宫,定王坐在马车内,从怀中把另外一份奏折拿出,点燃,望着渐渐变大的火光,定王幽幽的说道:“钟离文昊凭你也想跟本王斗,本王嫌嫩。”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