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定王带着暗卫逃出了孟城地界,便着人给皇上去信,皇上三日后收到此信,看到上面写到黄达和彦宏率部叛变,导致汉城、孟城一带落入钟离文昊的手上,皇上龙颜大怒,气得当场口吐鲜血。

  气急,不顾大臣们的劝阻,执意要调度江南的二十万水军,穿江而过,夺回汉城。只是皇上的圣旨还没送出,北面又传来急报,雇佣的佣兵军团忽然撤退,导致北疆士兵猛烈的反扑,楚云翔带领的大军,因为不习惯北边的气候,伤亡惨重。

  北方战事告急,皇上震怒之下终于找回了几分理智,听从了大臣们的建议,先平外再定内,暂停了江南水军的调度,还把已经派出围剿钟离文昊的十万大军调去支援北方。

  如此一来,孟城和石门关总算可以稍稍喘息,这也让远在南疆的钟离文昊和木七心安了许多。

  自从上次把身后的尾巴处理了没多久,钟离文昊和木七就与风情接上了线,如今已经进到了南疆京都的太阳城。

  在太阳城一间客栈的后院内,钟离文昊和木七面对面坐着,中间的一张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密信、折子。他们来到太阳已经两日了,这两日他们都待在屋内,仔细的研读着这些风情收集来的各种信息,就想有个充分的准备,再去探探南疆的皇宫。

  好不容易,木七把面前的信报看完了,抬头,伸手捏了捏脖子,望着钟离文昊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两日天天待在屋内,却比前几日赶路还要累。”

  钟离文昊听了,也抬起头,懒懒的伸了一下腰身,温柔道:“累了你就去床上歇会,我再看多一阵就去陪你。”

  木七摇头,拿起茶壶,斟了两杯热茶:“不用,我喝点茶就好。”

  “不然让下人给你准备沐浴水,用热水泡个澡,也能精神些许。”钟离文昊提议着。

  木七听了想想,应道:“也好,好几日没沐浴了,感觉身子粘腻得很。”

  很快,丫鬟就把沐浴的热水准备好了,木七走进去,把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才急忙把身上的衣裳除去。低头看着胸口的位置,就看到白皙的皮肤上,一团黑色的印记。

  木七看了面色一沉,刚开始发现的时候,胸口只有一个巴掌大的黑色印记,如今这印记明显的增大了许多,黑如墨色的皮肤,在往四面扩散着,木七很担心,不用多久黑色就会蔓延到她的脖颈上,到时候怕是怎么也瞒不住了。

  木七迈进了浴桶里,低头望着胸前碍眼的黑色,只感觉心里烦闷得很,拿过帕子用力的搓着,想要把这些被染黑的皮肤搓干净。皮肤上传来灼热的痛感,木七仿佛不知道痛般,更加用力的搓着。

  时间过去了许久,钟离文昊一直不见木七出来,有些不放心的走到浴间的外头,叫道:“丫头,你还好吧?”

  话音落了一阵,也没见屋内有回应,钟离文昊更是担心了,用力在门上拍着:“丫头,你怎么了?”

  停留了一会,还是没见到木七的回应,钟离文昊有些慌了,运气就想把木门推开,就听到屋内木七的声音传来:“我没事,刚才一不小心睡着了,你别进来,我这就穿衣裳出去。”

  木七说着紧紧的攒着手上的帕子,望着胸口不时在水里化开的血丝,心里惊骇不已。她刚才到底在做什么了,居然连皮肤也搓破了,要不是钟离文昊拍门声把她的心智唤回来,只怕她还会一直搓下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木七心里有些害怕,只怕她身上的黑印很不简单。

  想了一会,木七生怕被钟离文昊觉出端倪,换了一身衣裳走了出去,面上已经换了另外一幅表情。

  钟离文昊就站在门边,看到木七出来,伸手就要去拉她。钟离文昊的手刚碰到木七的手背,木七的胸口就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这让她本能的把钟离文昊的手推开。

  钟离文昊被木七的举动搞得一怔,疑惑的问道:“丫头你怎么了?可是我弄疼你了?”

  木七推完钟离文昊之后,也立马反应过来了,忙忍着痛,去拉钟离文昊,解释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你扶我回去歇会。”

  钟离文昊看着木七眉眼之间的倦色,没有怀疑其他,揽着木七的身子和他去了隔壁的厢房。

  木七背对着钟离文昊卷缩着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着,脑子里却一刻不停的想着各种可能。钟离文昊在身后抱着木七,望着她的后脑勺,有些狐疑,他总感觉这个丫头最近有些怪怪的。

  “铛铛铛铛”四更天的更钟响过,原本紧闭着双眼的木七,骤然张开眼睛,顿了一会,感受着身后钟离文昊均匀的呼吸声。木七装做不经意的转身,手掠过钟离文昊的口鼻处,一股淡淡的香气飘出。

  过了半刻钟,木七轻推了一下熟睡的钟离文昊,小声叫道:“文昊,文昊。”

  一连叫了两声,钟离文昊也没有清醒的迹象,木七小心翼翼的拉开钟离文昊搭在她腰上的手,坐起,下床,换了一身夜行衣,很快出了屋子。

  木七不知,她走后没多久,从屋里又出来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木七从客栈出来,使用轻功,在屋巷之间穿梭着,很快来到南面最大的一处宅子。木七飞上了屋顶,避开宅子各处的暗哨,很快来到一处院子,轻盈的飘落。

  她身子刚落地,暗处就传来几声厉喝:“什么人?”

  木七冷冷的应道:“我要见你们少主。”

  “敢问阁下可是木小姐?”

  “我是。”木七眉头轻抬,敢情杨丰顺一早就料到她会来。

  木七声落,从暗处走出一个穿着玄色衣衫的男子,对着木七恭敬道:“木小姐,我家少主正在前厅等候着您,请随我来。”

  木七点头:“劳烦带路。”

  男子带着木七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小道,接着上了一处回廊,又经过一处拱桥,穿过一片竹林,才到了杨丰顺院子的正屋。心想不愧是千百年来南疆的大族,这宅子可真大得可以,就光是杨丰顺的一个院子,就能让人走到迷路。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