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主子,药毒族族长来了,此刻正在大厅等着。”风情的声音,透过木门传来。

  木七和钟离文昊抬头,相似对望一眼,钟离文昊望着木七笑道:“丫头,你只怕今日不去药毒族都不成了。”

  木七也是笑笑:“族长如此有心,我们做小辈的怎么都得买他一个面子。”木七说着站了起来:“你既然有事,我一个人过去就成了。”

  钟离文昊点头应道:“也好,我想去接应一下,这样吧,你把风情带上,多带一些人,这样也能安心些。”

  “好,都听你的,我过去了。”木七说着,就要转身出门。

  钟离文昊望着木七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顿消,在木七快要踏到门口的时候,钟离文昊出声叫道:“丫头,你当心些,有事记得回来禀我。”

  木七把头转回来,望着钟离文昊笑道:“你放心,没事的,如今药毒族还想从我们身上知道仙药毒纲的下落,不可能对我出手的,倒是你,如今红莲教已经知道我们进了太阳城,你凡事小心些。”

  “我会的。”钟离文昊点头,动了动嘴,最后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望着被木七关上的木门发愣。

  木七出了书房,在回廊上走了小半刻钟,才来到前厅,一踏进去,就看到坐在屋内的老者。只见老者在白色的须发的遮掩下苍老的面容,小小的眼睛浑浊一片,面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

  如果不是先前听杨丰顺说过,他爷爷才六十几岁,木七一定会以为他比孔老爷子还要年迈,如此老态龙钟,的确很难想象他才花甲之年。

  族长感受到木七打量的目光,出声道:“老夫常年试药毒,久而久之就成了这幅模样,阁下可是木小姐?”

  木七也不敢托大,走近前去,对着族长微微欠身道:“正是在下,木七见过族长。”

  族长蹙眉望着木七,眼前的女子如此年青,怎么看都不像执有圣物之人。“听说木小姐手上有一件宝贝,可否给老夫细瞧一二。”

  木七点头应着:“族长想看,自然是可以的。”说着从衣兜里把玉佩取出,递到族长面前:“路上偶拾的,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宝贝。”

  族长一看到玉佩,精神为之一振,手激动得微微有些颤抖,双手把玉佩接过,仔细的瞧着,最后激动的出声道:“是了,这就是我药毒族丢失的宝贝。”

  木七望着族长那激动的模样,缓缓的说道:“族长可是看好了?”

  族长这才反应过来,虽然有些不舍,可是还是把玉佩递回到木七手上:“想必木小姐已经知道,此乃我药毒族至宝,不知木小姐可否愿意把此物还与老夫,老夫定会命药毒族送上重酬。”

  杨丰顺把一路发生的事情,都跟族长说了一遍,族长对木七和钟离文昊这两人的势力也有些顾忌。虽然他们如今就在南疆的地盘上,可是他也清楚,以如今药毒族的势力,如果想要明抢此物,只怕不一定会是他们的对手。

  加上如今巫蛊族已经做大,族长也一直盼着能拉拢一些势力,助他们重振药毒族。听了自己孙儿的一些描述,族长认为这两个年轻人,会有很大的作为,如果可以他不希望与他们二人交恶。

  当然如果他们两人拒不交出至宝,他药毒族即使已经没落,也会硬抢到底。

  族长的心思,木七虽然不能完全猜透,但也能猜到七七八八,应道:“族长放心,既然我拿着此物来到南疆,就是准备物归原主,只是在归还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希望族长能帮我。”

  族长躬身道:“木小姐请讲。”

  木七望了一眼屋子:“族长不是要请我去药毒族一聚吗?只怕外头的人,如今等久了。”木七不想在钟离文昊控制的范围,说出自己身子的怪异,主动出声提出要去药毒族。

  “都是老夫一时激动,把此事给忘了,木小姐请。”说着同木七一起出了大厅。

  “爷,主子和族长去药毒族了。”就在木七上马车的同时,钟离文昊的书房外头有暗卫来报。

  屋内,此刻钟离文昊站在窗边,眼睛望着远处,淡淡的应道:“知道了,保护好木七。”

  “是,主子。”暗卫应声离开,暗卫走后没多久,钟离文昊也离开了书房。

  药毒族大宅的主院,族长迎木七坐到主位之上,屏退了左右,才开口问道:“木小姐请说,要如何才能把族长令还我?”

  木七并不急着提出要求,而是开口问道:“贵族四十几年前,可有女子失踪?”

  族长听了,面上一惊,可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没有。”

  “可是我在东吴认识了一位老妇,如今已经查明是南疆人,毒术了得,如果她不是药毒族的人,那南疆还有那一个族人,懂得如此之多的毒术?”木七一边说,一边注意着族长的神色,她如今可以确定这个老头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族长面色变了又变,可是还是双唇紧闭着。

  木七继续试探着问道:“据闻族长的兄长,四十几年前偷了仙药毒纲和贵族至宝逃离了药毒族,他可是和巫蛊族的女子私奔了。”

  “一派胡言。”族长听了木七的话,腾的站起,勃然大怒道。

  木七并没有因为族长的反应被惊到,而是慢条斯理的拿过桌上的一杯茶,轻啜着:“族长可知我们为何要来南疆?”

  族长被木七激怒,话语有些不喜道:“你们来南疆又与我何干。”有一些丑事,被深埋了几十年,族长虽然很迫切的想知道那人的下落,可是还是不打算把这等丑事,说与一个外人听。

  木七把茶杯放下:“如果我说我此行来南疆是讨药的,而且还是关乎对付人面蛊的药,族长可是还觉得此事与你无关?”

  族长听了木七的话大骇:“人面蛊,你说的可是能幻化人面,有着不死之身,力大无穷的蛇王蛊?”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