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七点头应道:“就是蛇王蛊,如今蛇王蛊即将出世,族长可还觉得此事与药毒族无关?”毒蛊两族,互相克制才能维持南疆的平衡,如今巫蛊独大,药毒族如果没有制衡的法子,只怕到时蛇王蛊一出,就是药毒族灭族之时。

  族长听了面色煞白,喃喃道:“怎么可能?巫蛊族几百年来,并无神女出世,不可能有人能养成蛇王蛊的,不可能的。”族长不敢相信的在自言自语。

  木七望着族长的样子,冷笑:“有什么不可能?药毒族几十年来衰退不前,可是巫蛊族这些年却逐步做大,如今连南疆皇室都不能与之抗衡,如今的巫蛊族早已经不同当年,族长还是早些认清现实的好。”

  族长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指着木七说道:“老夫知道了,你一定是来挑拨离间的,好让我南疆内乱,你东吴乘虚攻之。”

  木七听了轻笑两声:“族长真是好想象力,我东吴国富民强,要你一个小小的南疆有何用?如果我国有意吞并,也必然是攻击西凉这等有陶器,北疆有战马的大国,南疆这蛮夷之地,我们还真看不上眼。”

  族长想想也觉得在理,心里的震撼慢慢平复:“你说的可是真的,巫蛊族真的养出了蛇王蛊?”

  木七摇头:“我不确定此人是不是巫蛊族的族人,所以特意想向族长求证,却是不知族长如此避忌。”

  族长皱着眉头犹豫着,此事关乎药毒族的声誉,如果此事传出去,被族人们知晓,只怕他们这些嫡系,会遭到族人们的攻击,到时候只怕不等巫蛊族出手,他们药毒族就先乱了。

  族长在顾忌着,木七见了语气再加重了几分:“想必族长近阵时间也觉察到了,南疆混进了许多生面的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可以畅通无阻的出入皇宫和巫蛊族,据我的人调查,这些人是红莲魔教的,而他们的教主,就是我说的那个女人。”

  族长沉思了片刻,终于开口问道:“那女人如今在何处,老夫想要去会会她。”

  “族长只怕近期见不到她了,她前阵消失在了青城山,而蛇王蛊就在青城山里,想必那女人再次出现,便是蛇王蛊现世之时。”木七不是故意恐吓他,而是昨日他们收到樊城的来信,说青城山里,这几日经常有受惊的猛兽蹿出来,木七看了信觉得很不妙。

  “这么快。”族长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而后眼帘又耷拉下来,族长沉思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此乃我药毒族丑事,本应不向外人提及,只是如今看来此事只怕也隐瞒不下去了,我便同你说了吧。”

  族长说着,拿起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大口烧酒,才继续说道:“想必顺儿已经向你提及,我那不成器的兄长,其实说他性恶不成器,都是假的。我的兄长不管是药毒医理,都在我之上,本来他会是药毒族的下一任族长,我父亲当时年迈,早已经动了让位的心思。只是不曾想,我兄长当时认识了一个巫蛊族的女子,还执意不理祖训,要娶那女子为妻,我父亲失望之下,便把族长之位传与我,还把我兄长关了起来。”

  药毒族的祖训,木七倒是听杨丰顺提起过,第一条就是不能与巫蛊族联姻,违者不仅要被逐出药毒族,而且还连累三代,不能担任族中要职。如今想来,族长如此忌讳此事,应该就是担心他们药毒族嫡系要因此事牵连被贬。

  “你们先祖为何要下此祖训?”

  族长拿起酒壶,饮了一大口酒,幽幽的说道:“其实药毒族和巫蛊族上千年前,本是一家,只是后来因为蛇王蛊,酿出了祸事,族内遭了天谴。好不容易巫蛊族恢复了元气,当时的族长,因为不想千百年后,子孙后代因为贪念再生出祸事,便让巫蛊族分家,分出了药毒族一派。

  巫蛊族养蛊,药毒族掌管毒药,两族相互制约,维系南疆的和平,因为不想两族再次合并,所以老祖宗特意立了规矩,不让两族通婚。这规矩千百年来也没有出过岔子,直到我兄长触犯了族规。

  我父亲是一个很严厉的人,见我兄长屡教不改,便生出了要把他处死的心思,我兄长当时被那女人迷惑了心智,又因为我做了族长,对他造成了打击。一天夜里,他偷走了仙药毒纲、阴阳圣花和族长令,逃出地牢。我父亲命我带人去搜寻,才发现他已经带着那女人离开了南疆。

  我带着人一路追到东吴国的都城,之后就再也没有他们二人的消息。”

  木七听了说道:“也难怪你们的人找不到他们,那女人不久后就做了东吴皇上的女人。”

  族长听了不解道:“她不是和我兄长在一起吗?为何又做了东吴皇上的女人?”

  木七摇头:“我也不知,对了,这族长令,我是在青城山一具骸骨上找到的,那骸骨风化得严重,看样子也死了有些年头了。”

  族长听了气愤的一拳砸在桌上:“我父亲说得对,那女人就是一个妖媚的主,怎么可能甘心跟着我兄长亡命天涯,只怕我兄长离开南疆没多久,就遭了那女人的毒手。”

  “那女人只怕不久就会带着蛇王蛊出世,族长你有何打算?”木七平心的问着,药毒族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她很希望在药毒族能找到对付小灰的法子。

  族长听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仙药毒纲倒是有克制蛊虫的法子,只是如今仙药毒纲也早已经失踪,老夫只怕也是有心无力啊。”

  木七听了有些失望:“难道就没有别的手抄本吗?”

  族长摇头:“仙药毒纲极宝贝,平常都藏在密室内,身为族长也是每年只能读阅一次,如此绝世奇书,自然不可有手抄本存世。”族长说着满脸遗憾,他也是刚当上族长之时,他父亲准许他读阅过一次,只是他愚笨,看了一日,也只是依稀记住了一些个方子。

  木七大失所望,可是还是不甘心道:“难道除了仙药毒纲,贵族就没有别的奇书了?”

  族长想了片刻,还是摇头道:“仙药毒纲记载了千百年来的奇药古方,我族没有任何书籍能与此书相提并论。”

  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听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木七话锋一转:“据闻族长对天下奇毒颇有研究,我想问族长,可知道有何毒能使人皮肤发黑,逐日扩散,脉象却查验不出有异。”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