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一阵马蹄声嗒嗒而来,钟离文昊轻拍了一下木七的手臂,抬眸道:“来了。”说着伸手掀开帘子,就见远处尘土飞扬,依稀可以看到这些人身着锦衣卫的官服。

  很快,这些人便来到了离他们三丈远的地方,只见领头的锦衣卫翻身下马,对着钟离文昊的马车屈膝躬身道:“参见睿王爷,小的奉太子之命,恭迎睿王爷回宫。”

  钟离文昊缓缓抬手:“既然太子如此抬举本王,那本王便不客气了,前面开路。”

  “是,王爷。”

  马车继续行进着,小宝已经醒来,木七抓着小宝的一只脚丫在逗着。“这钟离子然有点意思,咱们刚到都城地界,这人就来了。”

  钟离文昊拿过一块帕子帮小宝擦着嘴角的口水,笑道:“如此岂不是更好,都不用我们的人保护。”

  钟离文昊自然能猜到钟离子然的心思,无非是想把他监视住,不让他带多余的人回京。只是他想得太简单了些,他钟离文昊想要带人回京,一般人还真的拦不住。

  东宫太子府

  钟离子然巍坐在高位上,身上穿着太子朝服,表情肃冷,手拨弄着拇指上的翡翠扳指,眼睛越过大门望向远处的天际。

  “人到什么地方了?”

  一个太监走上前,躬身应道:“回太子爷,刚才人来报,睿王已经到了城外一里处,半刻钟后便能进城。”

  钟离子然发出一声冷哼:“太子妃今在何处?”

  “太子妃和一众妇人在御花园赏花。”

  钟离子然面无表情的抬手:“退下。”

  手上拨弄扳指的动作更快了许多,钟离文昊不早不晚,偏偏这个时候回来,钟离子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想到魏水灵,自己的太子妃对他的旧情,钟离子然眼底闪过一丝冷意。不得不说,魏水灵这个女人是聪明的,凭借她的智谋,还有魏丞相的相助,他才走到了今日的地位。

  可是对于魏水灵,他又是心存芥蒂的,这个女人离他很近,可是他却怎么也看不到她那张冷漠的脸遮挡下的灵魂。

  他不喜欢这个让人看不透,充满着心计的女人,可是暂时他还离不开她。自从听说钟离文昊回来,他便开始感觉到不安。

  他身边有两个不确定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便是魏水灵。

  钟离子然眸光转动,忽然直起了身子,出了东宫。

  御花园内

  春日正是百花争艳的好时节,魏水灵站在摘星楼上,望着底下一群穿红着绿的妇人,眼里一闪而过的厌恶。

  返身坐回到桌子前,手在琴上拨弄了几下,凌乱的调子传出,显得她的心不在焉。

  “太子妃可是心烦下面这些人,奴婢这就让她们离开。”

  魏水灵收回手,摇头,缓缓闭上眼睛,淡淡的说道:“不必。”

  一年多了,听说钟离文昊要回来了,她还是不能抑制自己的心绪,脑海里总不时晃过他的面容。

  “你们听说了吗,睿王今日就到都城了,想必这会已经快要进城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听闻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安敏郡主。”

  “安敏郡主不就是安定侯府的木七吗?原来木七是跟睿王在一起,我还以为她真的被逍遥王掳去北疆了呢。”

  ……

  底下低低的议论声清晰传来,魏水灵的手慢慢收紧,木七你不应该回来的。

  与此同时,钟离子然也来到了养生殿,养生殿内充斥着药味,消瘦苍老的皇上紧闭着双目,躺在床榻上,来福公公在一边伺候着。

  看到钟离子然走进来,来福公公忙迎上去揖拜道:“洒家见过太子爷。”

  钟离子然点点头,向床榻走去:“今日皇爷爷可有醒来?”

  来福公公满脸忧愁:“皇上自大前日昏迷之后,便再也没有醒来。”

  “太医怎么说?”钟离子然站在床边,低头望着床榻上的皇上,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胸膛时有起伏,一定会让人认为他就是死人。

  “太医说皇上身子极其虚弱,服药后,这两日或许能醒来。”

  钟离子然摆手:“你下去吧,本宫在这里陪皇爷爷一会。”

  来福公公望了一眼皇上,又看看钟离子然,面上有些担忧,可是还是躬身退了出去。

  来福公公走后,整个寝殿就只剩下皇上和钟离子然两人。

  钟离子然拉过一把椅子在床榻边上坐下,望着昏迷的皇上说道:“皇爷爷孙儿也知道,你这样吊着命着实辛苦,只要你立下遗诏,传位于我,我保证给你一个痛快。”

  说着注意到皇上并没有睁眼的意思,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从小偏心于文昊,可是你这么偏爱他,他又是怎么回应你的。他抗旨,他欺君,他如今已经带着木七那个女人双宿双栖了,你还念着他什么?”

  钟离子然有些激动,顿了一下:“如今你病重,陪在你身边的只有我,只有我钟离子然。皇爷爷你说,我有哪点比不上钟离文昊那个病秧子的,我身子健康,我饱读诗书,我聪明睿智,我……”

  “你心胸狭隘,谋逆弑父,咳咳……”就在钟离子然说得正激动的时候,床榻上的皇上嘴巴微张着,虚弱的说道。

  几声咳嗽之后,皇上缓缓的睁开眼睛,用一双浑浊的眸子望着钟离子然。

  钟离子然一怔,显然没料到皇上这么快醒来,不过他也是稍稍楞了一下,嘴角轻挑:“既然皇爷爷你醒了,我也不想再耽搁时间了。”

  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空白的圣旨放到皇上的身上:“皇爷爷你时日无多了,未免东吴无君招来祸乱,你还是下旨传位于我吧。”

  “你做梦。”皇上怒瞪着钟离子然,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去说这几个字。

  钟离子然冷笑:“皇爷爷你可是以为没有你的圣旨,我就坐不上那个位置?”

  皇上把头转向一边,不去看钟离子然。

  钟离子然眸光渐冷:“皇爷爷你还是考虑一下吧,三日,三日后我希望看到一个令我满意的结果。”

  钟离子然说完,抬脚往外走:“来人,皇上醒了。”

  出了养生殿,钟离子然整张脸黑沉下来,这个老东西,他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他就是不下旨,如今钟离文昊回来了,他一定要在他有所行动之前,坐上皇位。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