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时,木七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坐在窗前,长发披散在身后,她不时把手伸进发间晃动着,挥散着里层的水汽。

  天气舒适的时候,她就喜欢用这样自然的方式把头发弄干。

  忽然,屋内的空气有一丝波动,木七继续用手梳理着长发,轻声道:“文昊,你怎么来了?”

  当你很熟悉一个人,对他身上几不可闻的气息也是敏感的,木七就是这样,钟离文昊一进到屋内,她就感觉到是他了。

  钟离文昊望着木七的背影,满面温柔,走到木七身后,熟练的把十指插进木七的发间,轻柔的梳理着。

  “想着你睡不着,就来了。”

  木七把手收会,感受着头顶钟离文昊指尖的温柔,舒服得闭上了眼睛:“管姨不是说我们不能见面吗?”

  钟离文昊闻着木七发梢传来的幽香,深吸了一口气:“她是说下聘当日不能见面,可是如今已经是子时,已经算第二日了。”钟离文昊没说,他其实是一直熬到子时的。

  “就你贫。”木七说着不顾头上的湿发,仰头靠在钟离文昊身子,抬眼望着他刀削似的下巴,其实她也是有感觉的,她就知道钟离文昊今夜一定会来,所以她才坐在窗前等他。

  钟离文昊伸手摸到木七的脸上:“丫头,我真不恨不得马上就把你娶进府。”

  木七把他的手抓住:“那你就娶啊。”木七这会也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见不到钟离文昊会这般无趣,她当初就该跟他回睿王府。

  不过一想到,如果自己住进了睿王府,成亲的时候,钟离文昊要是为了省事直接把她抱回房,又觉得亏得慌。

  一辈子才一次,还是隆重些好,她不虚荣,却也只是一个女人。

  看着木七撒娇的模样,钟离文昊差点没把她抱起,放到床上。担心木七的脖子扭到,钟离文昊把木七的头扶起,又轻柔的梳理着她的湿发。

  “我听说你今晚见庆晚生了。”

  木七点头,把缘由说了一遍。

  钟离文昊听了,提醒道:“老头说皇爷爷的身子不好,最多只能撑一个月。”

  木七皱眉:“这么严重,如此他们如果想要成亲,岂不是要尽早。”如果国丧,楚云奕的亲事要往后推三年,到时就二十出头了,这个年纪在古代可是老姑娘了,管氏怕是真要愁白头了。

  “是这个意思。”

  木七想了一下说道:“我明天去一趟将军府,同他们说说。”打好了主意,木七又把风影和巧玉的事跟钟离文昊说了,和她预想的一般,钟离文昊只是让她自己做主。

  第二日,木七原本是打算去将军府的,可是宫里来人,请她进宫,木七只得写了两封信让巧玉给送过去。

  马车上,钟离文昊抱着小宝,木七靠在一旁:“你说如果皇上还是不喜欢我和小宝怎么办?”

  木七一直都是不甚在意别人想法的人,可是如今同小宝进宫,心中不免有些忐忑,皇上是小宝的曾爷爷,内心深处,木七还是希望他能接受小宝的。

  钟离文昊把木七的手拉过,笑道:“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安敏郡主,这会开始害怕一位老人了?”

  木七咬了下唇瓣:“怎么说他都是你皇爷爷。”

  钟离文昊把木七的手握紧:“丫头你放心,如今的皇爷爷已经不是当日的他了,何况还有我呢,我不会让你和小宝受半点委屈的。”

  不知是因为钟离文昊的保证,还是越来越接近皇宫的缘故,木七的心情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养生殿内,皇上低头看着桌上的奏折,却是不时抬起头往外望,来福公公见了,转身出了养生殿。

  没一会又走了回来,站在皇上边上,帮他把茶水倒上:“皇上,洒家刚才问过了,睿王爷他们已经过了宫门,再过半刻钟便到。”

  皇上几不可见的点点头,低头看着奏折,脑子里却是出现了一个孩童的模样,听闻那孩子像极了文昊,长大了一定也会像他爹一般聪明。

  皇上想着,嘴角上扬,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

  来福低头正好看到皇上的笑容,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把茶水洒在桌面上,一年多了,他第一次看到皇上笑。

  一刻钟,皇上感觉就像过了一年那般漫长,看到缓缓走来样貌出众的男女,皇上不得不承认,木七这个女人是配得上他孙儿的。

  想到她手底下不仅有一支神勇的雇佣兵,还有陶瓷厂,皇上甚至认为,只有这样的木七,才助得他的孙儿守住了东吴的江山。

  很奇怪,听到文昊跟他说起木七的这些事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会怒不可揭的,结果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是朕错看了她。

  平淡的语气,不仅文昊听着有些不习惯,连他自己也有些不相信,原来一个人把事情看开,居然是可以这样轻松的。

  木七从进来,就感觉到皇上打量的目光,头低垂着,和钟离文昊走到案几下,半丈远的地方,正要行跪礼。

  却听到皇上苍老的声音响起:“都是自家人,就不必拘礼了。”

  木七侧身望了一眼钟离文昊,看来皇上真的同他说的一般,和以往不同了。皇上不让跪拜,木七倾身行礼道:“臣女木七,给皇上请安。”

  皇上视线在木七身上停留了一会,缓缓开口道:“平身,今日这大殿之上,没有皇上,只有祖孙,长者,赐坐。”

  木七直起身子,抬起头,大方的向皇上看去。

  待看到案几后面的皇上的时候,木七几乎以为自己见到的是另外一个人,只见龙椅上的老人,面颊干瘦,肤色蜡黄,一件龙袍松垮垮的披在身上,最明显的是曾经一身的威严气势,如今早已经消失无踪,唯一让人感觉深刻的就是那垂暮的老态。

  皇上感觉到木七的打量,也不出声,望向钟离文昊怀中的小宝:“这就是天佑吧,来,抱过来给曾爷爷瞧瞧。”

  不知是不是血缘的缘故,小宝看到皇上在望他,居然高兴的笑了,那笑容让皇上心底那点不舒服,一下子消失了。

  一辈子算计太多,到老了反而想通透了,人活一世最重要的还是一个情字,夫妻之情,骨肉亲情,只是如今一切都晚了,儿孙死的死、散的散,就连皇后也对怨念极深,都是报应!

  

章节目录

腹黑佣兵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小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小狸并收藏腹黑佣兵王妃最新章节